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佐野洋 弄假成真的姻緣-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字排开;而且几乎所有窗户都紧关着。
     〃真是典型的女佣公寓啊。〃木扬看着窗户说。
     〃方什么这么说呢?〃中井反问道。
     〃这么热的天;关着窗户是不正常的。这说明,住户都上夜班去了,晚上不在
家。〃 〃确实如此;还是你有眼力。〃中井笑着说。
    其实;他并没觉得大热;而木场却已是汗流满面;中井想;也许木场是根据气温来判断
住户职业的。
    他们是在酒巴间了解到大场末子的住处后;直接来这里的;虽然他们觉得大场末子有
可能不在家;还是期待着能获取一些线索。
    这一带的公寓都是中国式的名称;有的叫〃明芳庄〃也有的叫〃香兰庄〃。。。
中井和木场推开了〃香兰庄〃的大门,进门右侧是木屐箱;左侧有一个小视窗;视窗
上挂着一个小牌;小牌上写着〃收发室〃。这栋公寓好象是学生宿舍;收发室里
传出电视的声音;显然公寓里有管理人员。
    中井轻叩小视窗;里面有动静;接着视窗打开了;出现一个五十开外的妇女。
     〃您有什么事?〃
    她的脸上流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这里住着一个名叫大场末子的吧?〃 〃大场不在了?〃 〃去上
班了?〃 〃不;她已经不在这里了。〃那个妇女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中井和木常 〃
就是说;她不在这里住了?〃 〃你们是大场的熟人吗?〃妇女没有回答中井;而是反问
了一句。
     〃是的。那么;她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知道;就连搬走没搬走我都不
知道。。。。。。〃 〃这话有点怪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也正想知道这究
竟是怎么回事;东西放在这;人却随随便便地走了。〃 〃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中
井咳嗽了一声间道。
     〃啊。。。。。。已经离开半年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就悄悄走了。〃 〃那么;
你们没有寻找她吗?〃中井带有几分责备的语气说;东西放在这里;人走了;这是一种
不正常状态。而这个女人却满不在乎;中井是想提醒她。
     〃不过;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说得简单点;人家要是有了情人,就直接跑到情
人那里睡觉去了;这类情况也是常有的。〃 〃是这样。那么;如果跟情人走了;
衣服也带走吗?〃 〃那可不一定;这些事你们不了解。比如说:如果哪个公司的董事照顾她;
一般不用原来的服装用品;全套都得重新购置。〃中井对这次调查一无所获感到不耐烦了。

     〃那么也就是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是的;因为我们没办法知道。
〃 〃那么;她的行李呢?〃中井想:要是查一查她的行李;也许能得到一些
蛛丝马迹。

     〃当时,搬进来的时候有协议;如果四个月之内不交房费;或下落不明;其行李
就由我们处理。不过;她的行李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是这样。。。。。。〃中井顿
时感到目瞪口呆;他简直不能想像世上还有如此随便的天地。
     〃同她家里人联系过吗?〃
     〃没有办法联系呀;我们查过居民登记表;而她没有登过记。〃 〃她留下
的东西里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呢?〃 〃不会有的;本来她就是从家出走的。你们要是她
的熟人;我倒想问问你们。〃最后;她轻蔑地笑了。 〃走吧。〃一直保持沉默的木
场催促着中井。他不时擦着汗;看来他是想出去吹吹凉风。二他们俩来到一家茶馆。这家
茶馆的墙壁贴着糊墙纸;室内备有冷风装置。中井不需要冷风;之所以来这家茶馆;主要是
由于同情好出汗的木常 〃真叫我吃了一惊;租房竟然这样随便。〃中井用麦杆
吸着桔子汁说。
     〃啊;其实都是那么回事;你住的地方又如何呢?难道你租房的时候,还让人家看你
的居民登记和户口誊本么?〃 〃那倒是;没有那么多麻烦手续。〃 〃这不就结了。
尤其是这个女人又不是公寓的房东;只不过是管理员而已,也是雇来的;没心去那样认真
地调查每个人的身份。〃 〃嗯。。。。。。〃中井吸了一口桔子汁;桔子汁很清淡;糖
份较少;可能是从水果里直接提取的。 〃这么一说;如果大场末子死于事故;也就没
有办法通知家里人了?〃 〃很有可能;不过;你说的这类情况是罕见的。〃
木场的桔子汁已经喝完了;他正在舔杯里的冰块。
    不过;虽说是罕见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中井一边用麦杆搅拌着杯里的桔子汁;一边想;
独自一人在东京生活;如果遇到不测身亡;死后也不会有人认领。他们死后可能埋在大石
碑下;也可能理在无主坟的某一个角落。不管死后埋在什么地方;他们在死前那一瞬间都
想把死讯告诉自己亲人。
     〃啊。。。。。。〃
    中井突然心生一念。
     〃据说她的行李中也没有一点线索。〃 〃是的;这里难道有什么问
题吗?〃 〃你不觉得这事有点怪吗?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上,总会以某种方式和社会发
生联系的。虽然她离开了自已的家;总不能没有一点线索吧;比如;笔记本的哪一页上写
着原籍;或是全家合影的后面写着地址。。。。〃 〃不过;据说她可是从家里出走的。
〃 〃尽管是出走的,总得有朋友;熟人的电话号码和住址吧;总得有一两封信吧;如
果从这些线索查起。。。。。。〃 〃那么。。。。。。〃木场流露出不解的神色;他接着问: 
〃你是说那个管理员隐瞒了这件事?〃 〃当然;这样考虑也是应该的。不
过我想管理员是不会故意撒谎的。莫如说;大场末子把所有线索都断绝后才离开公寓的。
如果确实这样;那么对大场末子这一行为该作何解释呢?〃 〃自己清除线索?那么;她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木场费解地皱起了眉头。
     〃以防后来被人查到。〃
     〃那么;她和犯罪有关?〃
     〃是否与犯罪有关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我总觉得;她想把自己的全部足迹都消除干净。
〃中井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把这件事考虑得象小说一样离奇,也许由于中井本人神不知、
鬼不觉地被卷入了这一事件中;是他本人小说般的经历才使他这样考虑的。
     〃你为什么这样断言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中井不耐烦地回答说。两个人满怀热情特意来到上野;却落个两手空空;一无所获;
他为此十分遗憾。
    这样下去;调查工作简直无法进行!虽然派大河顺一跟踪人事部长和久田,究竟能有
多大效果呢?中井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
    中井一口气喝完桔子汁;杯里只剩了冰块;他使劲晃了晃玻璃杯,杯里发出一阵撞击
的声音。
    中井想;从那时候到现在没过多长时间。他还记得;那天雨过天睛,川添高子约他出
去;他还说过此时是最好的季节;而现在的感觉却象杯里的冰块一样冷了。看来人对气候
的感觉主要取决于主观情绪。
     〃回去吧!〃木场说。
     〃是的;你不要回去太晚了;不然夫人会有意见的。〃中井和他开了个玩笑。就
在他讲话的一瞬间;那个〃红黄色彩〃又闯入他的脑海;那是仁部伦子的色彩。
    他刚刚对木场讲完〃夫人〃二字;仁部伦子的身影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中井使劲摇了摇头;推门出了茶馆。

    三
    三天过去了;中井周围毫无变化。大河顺一也没有得到什么重要情报。



    这段时间里;中井考虑出妥善处理户口的办法;就是去地方法院民事部上诉那个伪造
的结婚申请是无效的;如果没有人设置障碍;不到一个月就能圆满解决。
    他在考虑这个方案的时候,又感到一阵空虚;这种空虚是本能的;它和自己要从事的
调查工作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因为在他内心某个角落里似乎产生了与仁部伦子结合
的欲望。
    不过,他可以断言;即使他希望与仁部伦子结合;也决非因为她是巴安化妆品公司会
长的孙女。假如她不是仁部会长的孙女,而是另外一个人;那么上次那份结婚申报表也
许就不用变更了。这件事;他反来复去想过许多次。
    就在第三天夜里;他的屋子里又有人来访;来访者就是仁部伦子。
    刚一进屋;她就说屋子里有一股男人的臭味;说着就把窗户打开了,就跟到自己家一
样随便。
     〃好久不见了;您好吗?〃
    中井寒喧了一句;讲出这句话。连他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啊?才过了三天;就说好久不见了?〃 〃那倒是;不过;我却觉得过了很长
时间。〃 〃这是什么意思?为了让我爱听吗?〃 〃不是;不过;今天找我有什么
事?〃 〃啊;上次提到的协商寓婚那件事;怎么样了?下决心了吗? 〃仁部伦子仍同上次一样;
一坐下;她那健美的大腿便从短裙里袒露出来,中井赶忙移开了视线。
     〃啊;还是那件事吗?我想;上诉法院是最理想的;不过据说需要一个月时
间。〃 〃是吗?不过;即使上诉法院;麻烦事也不少;被员警叫去问这问那;什么'
这是谁搞的恶作剧呀?';'有没有线索呀?'我讨厌被员警询问。〃听她的语气;就跟
唾弃什么一样;如果在屋外;这话也许随痰吐出去。
     〃为什么讨厌员警调查情况呢?不管是谁干的,我也决不允许有人在自己的户
口上演恶作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倒是希望员警调查清楚。〃通过几天来的调
查和推理,中井对作案人有所估计,但是却没有抓到真凭实据;只是局限在推理范围;要
想进一步查明真相;需要借助专家…员警的一臂之力。到那时候;员警为调查〃不
如实记载公正证书〃的罪犯,很可能把他叫去当重要证明人;当证明人也没办法;毫
无理由拒绝员警传讯。
     〃我讨厌员警。〃仁部伦子激动地说。
     〃这是为什么?难道你有些事对员警不太方便吗?〃中井心里产生一种预感;这
种预感使他的心紧张地跳动起来;然而,他并不打算把这种预感说出来。
    仁部伦子抬起头;当她和中井的视线碰在一起时;她又避开了;这样;她只能以眨眼控
制某种心情。
     〃中井先生。〃
    片刻;她站起身来一直走到窗前;向窗外望去;她的动作就跟演戏那样神秘。
     〃什么事?〃
     〃讨厌我吗?〃
    她头也不回地问道。
     〃不讨厌。〃
    中井想点一支香,一连划了两根火柴却老是点不着。
     〃那就是喜欢了?〃
     〃。。。。。。〃
    中井没有吱声;因为他不知道怎样倒答才好。说真的;中井确实不讨厌她。如果有人
问中井是喜欢还是讨厌;而且二者必居其一的话;那么中井准回答:喜欢。
    但是;他此时却不能这样说;因为她身上未知的东西太多了。
     〃啊?是喜欢吧?〃
    仁部伦子重复着这个问题,她的问法虽然有些强加于人,却让人感到一种激情。
     〃啊;喜欢;不过。。。。。。〃
     〃啊;我明白了。〃
    说完她就使劲关上了窗户;接着;便转过身来一下子扑到中井的怀里。
    中井慌了;他赶忙掐灭了香烟。
     〃这是怎么回事?你首先。。。。。。〃
     〃啊;中井先生;你说喜欢了;既然喜欢我;这样不很好吗?〃霎时;仁部伦子全身
的重量都压在了盘腿坐着的中井身上。他本想躲开她;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感觉到了裹在
她那层薄薄的上衣里面的富有弹性的身体。她的眼睛紧盯着中井;目光炽热地燃烧着;充
满了纯洁的爱的欲望。他陶醉了;他的意识开始混乱;一股气味扑面而来;那是她头发和
香水的混合香味。
    中井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他主动亲吻她。仁部伦子把中井的手拉到自己胸前;
她的嘴唇是积极的;却又意外的安详。中井儿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