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巴士司机的蜜月-第3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本特把火柴盒分布在房间的各个角落,说:“请求您别做这样的比较。我已经伺候老爷二十年了,他是难得一见的性情和蔼的人。”

“你又没嫁给他,本特。你可以提前一个月告退。”

“我希望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好,拉德尔夫人。伺候二十年,据我所知,他从来没跟我说过一句重话,也没做过什么不公正的事。”他的声音明显暴露出他有点激动。他把一个粉盒放在古董架上,然后充满爱意地把宽松运动夹克叠起来,搭在胳膊上。

“你很幸运。”拉德尔夫人说,“可怜的诺阿克斯先生就没这么走运了,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他是一个坏脾气、吝啬、粗鲁、可怜的老绅士。”

“绅士,拉德尔夫人,对我来说是个灵活的词。老爷他——”

“你瞧!怎么样!”拉德尔夫人打断他的话,“如果没有爱,年轻的梦怎么实现啊?”

本特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你指的是谁,拉德尔夫人?”他问道。

“怎么了,当然是那个弗兰克·克拉奇利了!”

“哦!”本特的气消了,“克拉奇利?他是你的备选?”

“去你的,本特先生!我?当然不是!是艾吉·特威特敦,跟在他屁股后面像养了一只小猫的老猫。”

“真的吗?”

“在她那个年纪!老来俏!真让我恶心。如果她知道了我了解的事情——看那里!”

这个有趣的爆料被克拉奇利的到来打断了。

“晚上好,”他向大家打了一个招呼,“今晚有什么特殊的指示吗?我跑过来,心想也许还有什么事要我做。这一两个小时里,汉考克先生不需要我帮忙。”

“老爷说汽车该清洗了。但是现在车出去了。”

“啊!”克拉奇利说,明显地表示,八卦可能会变得毫无节制,“他们今天过得很愉快。”

他本来想坐下,看到本特的眼神,于是假装不在意地靠在椅子边上。

“你听说葬礼定在哪天了吗?”拉德尔夫人问。

“明天十一点半。”

“早就该举行了——他都躺在那里一个多星期了。我想,不会有多少人流泪的。也许有一两个还能忍受诺阿克斯先生的人,如果不算放过他的我的话。”

“看来审讯的时候也没得到更多的信息。”克拉奇利观察到。

本特到古董架前挑选酒杯。

“隐瞒起来,”拉德尔夫人说,“这就是他们想要的,试图说明塞伦和他之间没什么。那个柯克,当特德·普多克问他们所有问题的时候,他表现得很高兴。”

“在我看来,他们那个部分进展速度过陕。”

“不想让任何人怀疑一个警察会参与进来。当我开始说话的时候,你看到那个验尸官是怎么让我闭嘴的。啊!但是,报社记者倒是很想知道。”

“我可以问一下,你跟他们交流你的看法了吗?”

“我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本特先生。我正要讲话的时候,老爷就出现了,他们就都扑向他了。他和他的太太明天就都上报纸了。他们也给我和夫人合了一张影。你很高兴在报纸上见到你的朋友们吧?”

“老爷最隐秘的感情的伤痛不会给我带来满足感。”本特责备地说。

“啊!如果我告诉他们我是怎么看待乔·塞伦的,他们会让我上头条呢。我想他们让那个年轻人逍遥法外了。我们可能都会被杀死在床上。当我看见可怜的诺阿克斯先生的尸体时,我就对自己说:‘乔·塞伦都在这里做了什么——他是最后一个见到活人的吗?”

“这么说,你已经知道,罪行是上个星期三晚上犯下的了?”

“呃,当然我——不,我不能,不能那么说——这样吧,本特先生,你不是想从一个女人的嘴里撬开点什么吧——我——”

“我想,”本特说,“你最好小心一点。”

“说得对。”克拉奇利同意他的看法,“你总是胡乱猜测,你在给自己找麻烦。”

“好啊,”拉德尔夫人反驳着,往门口退去,“我不能忍受有人对诺阿克斯先生心存特别大的怨恨。不像我不想提到的某些人,为了他们的四十英镑。”

克拉奇利瞪着往后退的她。

“全能的上帝啊,这根舌头!我想知道她自己的唾沫是不是能毒死她?污秽的老鹦鹉!”

本特没说话,拾起彼得的宽松运动夹克和散落在其他地方的衣物,向楼上走去。克拉奇利收回他警惕的眼神,考虑到礼仪规范,慢慢走到炉边。

“哦!”拉德尔夫人说。她拿进来一盏点亮的灯,把它放在房间另一头的桌子上,微笑着对克拉奇利说:“在黄昏中等待亲吻吗?”

“你什么意思?”克拉奇利闷闷不乐地问。

“艾吉·特威特敦正骑着自行车从山上下来。”

“上帝!”年轻人朝窗外匆忙地看了一眼,“就是她。”他揉了揉后脑勺,咒骂了一句。

“你是怎么回应女人的祈祷的?”拉德尔夫人说。

“现在,听着,玛莎。波莉才是我的女人。你知道的。我和艾吉·特威特敦没有任何关系。”

“你和她没有关系——但是她和你也许有关系。”拉德尔夫人精辟地回答,接着不等他回答就走了出去。本特从楼上走下来,发现克拉奇利正若有所思地拿起拨火棍。

“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逗留吗?你的工作在外边。如果你想等老爷,可以在车库里等。”

“听着,本特先生,”克拉奇利诚恳地说,“让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吧。艾吉·特威特敦就在这附近,如果她看见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有点——”

他意味深长地摸着自己的额头。

“哼!”本特说。他走到窗前看到特威特敦小姐在门前下了车。她把帽子弄直,在挂在车把上的篮子里翻找着什么。本特立刻拉上窗帘。“好的,但是你不能待太长时间。老爷和夫人马上就回来了。怎么了,拉德尔夫人?”

“我已经像你说的那样把盘子摆好了,本特先生。”那个驯服却自以为是的女人说。本特皱皱眉。她的围裙角里卷着什么东西,她一边说话,一边摩擦着那个东西。他感觉教会拉德尔夫人厅堂礼仪需要很长时间。

“我又找到一个蔬菜盘——不过是个破的。”

“很好。你可以把这些杯子拿出去,洗一洗。好像也没有多少醒酒瓶了。”

“别担心,本特先生,我会尽快把那些瓶子洗干净的。”

“瓶子?”本特说,“什么瓶子?”他的大脑里立刻产生可怕的怀疑,“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什么,”拉德尔夫人说,“你带过来的一个又旧又脏的瓶子。”她得意扬扬地展示着战利品,“都这个样子了。到处是白涂料。”

本特感到天旋地转,他抓住椅子的边角。

“我的上帝!”

“你不能把那样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是不是?”

“女人!”本特大喊着,把瓶子从她手里夺过来,“那是一八九六年的科伯恩。”

“哦,是吗?”拉德尔夫人迷惑地问,“那就对了!我也觉得是喝的东西。”

本特非常艰难地控制着自己。已经为了安全起见把箱子放在食品储藏室了。警察出入地下室,但是根据英格兰的法律,食品储藏室是私人所有。他用颤抖的声音说:

“我相信,你没有碰过其他的瓶子!”

“就是把它们打开包装放好了。”拉德尔夫人高兴地向他保证,“那些箱子就比较方便用于引火了。”

“该死!”本特大喊道。面具立刻脱落了,他像一只埋伏在灌木丛中,牙齿和爪子都发红的老虎一样跳了过来。“该死!你能相信吗?这是老爷最好的酒。”他把颤抖的双手举向空中,“你这个肮脏的多管闲事的老婊子!你这个无知的东西,到处乱插一杠子的老家伙!谁让你去食物储藏室乱摸乱碰了?”

“真的吗,本特先生!”拉德尔夫人说。

q陕去!”克拉奇利别有意味地说,“门口有人。”

“从这里滚出去!”本特毫不介意地怒吼道,“在我把你的皮揭下来之前!”

“呃,我肯定。我怎么知道呢?”

“滚!”

拉德尔夫人退身出去,却带着尊严。

“什么样子!”

“以后确保你的平足走好,玛莎。”克拉奇利说,露齿而笑。拉德尔夫人出现在门口。

“此后人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拉德尔夫人说完离开了。

本特把那瓶被侮辱的酒抱在怀里摇晃着,好像在给它举行哀悼礼。

“所有的酒!所有的酒!一共八瓶!都给摇坏了!老爷把它们放在车后,开车的时候那么小心,那么轻柔,就好像唯恐惊醒睡梦中的孩子。”

“呃,”克拉奇利说,“从它今天下午来帕格福德的路况判断,那可是个奇迹。我和那辆老出租车都快被扔出公路了。”

“两个星期之内,一滴都不能喝了——他还想晚饭后来一杯呢!”

“呃,”克拉奇利又说,带着旁观者清的口吻,“反正他很不走运!”

本特大喊一声:

“这个房子被诅咒了!”

他转过身的时候,房门被用力推开,特威特敦小姐走了进来,听到这一段发泄后,她尖叫着退到一边。

“特威特敦小姐来了。”拉德尔夫人迫不及待地多嘴道。

“哦,亲爱的!”可怜的女人气喘吁吁地说,“请您原谅我,呃,彼得夫人在家吗?我给她带来了一个……哦,我想,他们出去了……拉德尔夫人真蠢……也许……”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一个男人,接着又看另一个男人。本特振作精神,重新戴上面具,这无情的变身让特威特敦小姐很不自在。

“如果您不觉得麻烦,本特先生,是否可以告诉彼得夫人,我给她带了几只自己家鸡下的蛋?”

“当然,特威特敦小姐。”失礼已成事实,无法补救了。作为依附于这所房子的管家,他谦卑而仁慈地接过特威特敦小姐手中的篮子。

“暗黄色的奥品顿鸡,”特威特敦小姐解释道,“它们——它们下的蛋是漂亮的棕色,不是吗?我想,也许——”

“夫人一定很感谢你的关心,你可以等一下吗?”

“哦,谢谢……我不知道……”

“他们很快就回来了,从牧师家里。”

“哦!”特威特敦小姐说,“是的。”她很无助地坐在本特让给她的椅子上,“我只是想把这个篮子给拉德尔夫人,但是她看起来好像很不痛快。”

克拉奇利短促地笑了几声。一两次尝试着溜走,但是本特和特威特敦小姐挡在他和门之间。本特好像很高兴趁这个机会解释。

“我刚才很不痛快,特威特敦小姐。拉德尔夫人猛烈地摇晃老爷的好酒,本来好好地摆在那里的。”

“哦,好可怕!”虽然她没听懂,还是抓住这个灾难表示同情,“弄坏了吗?我相信‘猪与哨声’应该有很多好酒——只是太贵了——四先令六便士才能买一瓶,而且,还不能卖空瓶。”

“我恐怕,这次可不止这么多。”本特说。

“如果他们想喝我酿的欧洲防风草酒,我很高兴——”

“哼!”克拉奇利说,他突然用拇指指着本特怀里的瓶子,“那个了不起的东西能有多少钱?”

本特再也无法忍受。转身就走。

“这一打值两百零四先令!”

“天哪!”克拉奇利喊道。特威特敦小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打什么?”

“酒瓶!”本特说。他气急败坏地走出去,耷拉着肩膀,坚定地关上门。特威特敦小姐用手指迅速地算了算,然后沮丧地转向一脸嘲笑的克拉奇利,不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