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巴士司机的蜜月-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帕菲特是飞镖运动员?”彼得高兴地问。

“曾经是冠军。现在也玩得不错。”

“啊!这就是他所说的力量,怪不得。他站在那里黑得像夜晚,凶猛得像复仇之神,骇人得像地狱,摇晃起来像只可怕的飞镖。”

“哈哈!”柯克大叫着,好像毫无防备地被人胳肢了,“太好了。听见了吗,乔?上次他扫烟囱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够黑。摇晃起来像只可怕的飞镖——我一定要告诉他。糟糕的是,我不认为他读过弥尔顿。凶猛得像——唉,可怜的老汤姆·帕菲特!”

警督在回到他的调查前一直重复着这个玩笑。

“我们要立刻见到帕菲特。你把古达克先生带回去了吗?”

“是的,”克拉奇利不耐烦地说,他对约翰·弥尔顿不感兴趣,“十点半或者再晚一点我把他送回家。然后我骑自行车回到帕格福德。到的时候刚刚十一点,我就上床睡觉了。”

“你在四IIJL睡觉?汉考克的修车厂?”

“对。和他们另一个老伙计威廉斯一起,你可以问他。”

柯克刚想询问有关威廉斯的细节,却看到满脸烟灰的帕菲特先生从门缝里探进头来。

“对不起,”帕菲特先生说,“我对烟囱顶管无能为力。可以用枪吗,老爷?或者我在天黑之前用梯子试试?”

柯克本想开口谴责这个冒失鬼,转而又忍住了。“他站在那里黑得像夜晚。”他欢快地嘟哝着。这种引用语句的方式让他非常喜欢。

“哦,亲爱的,”哈丽雅特扫了一眼彼得,“我们是不是留到明天再说?”

“我不介意告诉您,夫人,”扫烟囱的人说,“本特先生说,他要在那个讨厌的油炉上做晚饭。”

“我最好跟本特谈谈。”哈丽雅特说。她感觉自己看不得本特再受折磨了。另外,这些男人没有她在场可能会进展得更好。她往外走的时候,听到柯克把帕菲特叫进房间。

“等一下,”柯克说,“克拉奇利说他上星期三晚上从六点半开始一直在唱诗班练习,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是这样的,柯克先生。我们都在那里。从六点半到七点半。收获赞美诗。‘他的宽恕仍然持续,永远忠诚,永远肯定。”发现他的声音没有平时响亮,帕菲特清了清嗓子。“吞烟灰,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永远忠诚,永远肯定。’这是相当正确的。”

“你也在‘皮克’看见我了,是吗?”克拉奇利说。

“当然了。我又不是瞎子。你把我放在那里,然后带牧师去教区礼堂。不到五分钟你又回来吃晚饭。你吃了面包和奶酪。又喝了四个半品脱的啤酒,我数过了。我估计你这几天衰竭了。”

“克拉奇利一直在那里吗?”柯克问。

“一直到关门,十点。然后我们绕了一圈,又去接古达克先生。扑克牌游戏十点结束,我们不得不等了十分钟,他又和老穆迪小姐聊了会儿天。女人真是唠叨!然后才跟我们回来的。就是这样,对不对,弗兰克?”

“完全正确。”

“还有,”帕菲特先生使了个眼色,“如果你想问我什么问题,可以向金妮求证我什么时间到家的。乔治也可以。我一到家就告诉乔治比赛的情况,金妮因此非常恼火。她要生第四个孩子了,这让她的脾气变得很糟糕,总想吵架。我跟她说,埋怨她爹有什么用,我猜她是在生乔治的气。”

“很好。”警督说,“这就是我想知道的。”

“好,”帕菲特先生说,“那我就去找梯子了。”

他立刻退出,柯克又转向克拉奇利。

“唔,很明白了。看来你离开的时候大概是六点二十——晚上就没回来。你让死者独自留在房子里,后门上闩上锁,前门也锁上了——据你所知。那么窗户呢?”

“我去的时候就是关着的。你也能看见是防盗的。诺阿克斯先生呼吸不到什么新鲜空气。”

“嗯!”彼得说,“他看起来很小心。顺便问一句,警督先生,您在尸体上发现前门的钥匙了吗?”

“这是那串钥匙。”柯克说。

彼得从口袋里拿出特威特敦小姐的那把钥匙,又看了看那串钥匙,找出对应的一把。他把它们并排放在手心里,用放大镜认真地检查了一下,最后全部交给柯克,说:“给你,我看没什么。”

柯克安静而仔细地检查了这些钥匙后问克拉奇利:

“这个星期你回到这里过吗?”

“没有,我星期三才来这里。汉考克先生说,星期三的十一点以后是我自由支配的时间,还有星期日,当然。但是星期日我不在这儿,我去伦敦见一个姑娘了。”

“你是伦敦人吗?”彼得问。

“不是,老爷。但是我在那里工作过,有朋友。”

彼得点点头。

“你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给我们了吗?想不起来有没有什么人那个晚上来见过诺阿克斯先生?有没有什么人对他心存仇恨?”

“我能想到很多人。”克拉奇利强调说,“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很特别的。”

柯克刚想做出解散的手势,这时彼得又抛出一个问题。

“你知道诺阿克斯先生一段时间以前丢过一个钱包的事情吗?”

柯克、克拉奇利和塞伦都盯着他。彼得嘿嘿一笑。

“不,我没有千里眼。拉德尔夫人对此很清楚。你能告诉我们什么吗?”

“我只知道他乱作一团。他说,钱包里大约有十英镑。如果他像我一样损失四十英镑——”

“那么,”柯克问,“乔,我们有什么关于那件事情的消息?”

“没有,先生,除了那个钱包没找到。我们认为他肯定是在路上掉的。”

“都一样,”克拉奇利插话说,“他有了新门锁,窗户也安了防盗装置,那是两年前,你问问拉德尔夫人。”

“两年前,”柯克说,“这跟现在这件事情好像没什么关系。”

“这解释了为什么他这么谨慎地把自己锁起来。”彼得说。

“哦,是的,当然。”警督赞同说,“就先到这儿吧,克拉奇利。不过我们可能随时需要你。”

“我今天一天都在这里,”克拉奇利说,“我要去花园工作了。”

柯克看着门在他身后关上。

“看起来好像不是他。他和帕菲特能为双方不在现场作证。”

“帕菲特?帕菲特是他自己不在现场的最好证明。你看看他就知道了。一个有着崇高灵魂和平静幽默的人不需要钝器或者氢酸。贺拉斯∞——温西的解释。”

“帕菲特的话足可以为克拉奇利免去责任,虽然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不一定发生了什么。医生只是说:‘死了一个星期。’设想克拉奇利是第二天干的——”

“不太可能。拉德尔夫人早晨来的时候进不来。”

“这是真的。我们要核对一下帕格福德的威廉斯是否在现场。他也可能回到这里,在十一点钟之后行凶。”

“也许吧。不过你要记着,诺阿克斯先生还没有上床。也许更早一点——比如,六点钟,他离开前?”

“这和蜡烛不吻合。”

“我忘了。但是你知道,你可以六点钟的时候点燃蜡烛,做出不在现场的假象。”

“我想可以。”柯克非常同意这个说法。他显然并不习惯应付这么捉摸不定的罪犯。他沉思了一会儿说:

“但是鸡蛋和可可饮料昵?”

“我知道那也可以作假。我知道有一个凶犯自己睡了两张床,吃了两份早餐,为了看起来逼真。”

“吉尔伯特和沙利文。”警督有点不抱希望地说。

“主要是吉尔伯特干的。如果克拉奇利真的这么做了,就是那时候干的,因为我不认为老诺阿克斯先生天黑后会放他进来。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昵?除非克拉奇利自己有钥匙。”

“啊!”柯克沉重的身体在椅子上转来转去,看着彼得的脸。

“您在钥匙上找什么,老爷?”

“齿凹里面的蜡。”

“哦!”柯克说。

“如果是复制的钥匙,”彼得说,“也是在这两年复制的。很难寻找线索,但不是不可能。特别是当一个人在伦敦有朋友的时候。”

柯克挠挠头。

“如果是克拉奇利做的,为什么他会损失那些钱?这是我弄不明白的。这样说不通啊。”

“你说得很对,这是这个案件最让人困惑的地方,不管凶手是谁。但也找不到其他什么动机。”

“这很滑稽。”柯克说。

“顺便说一句,如果诺阿克斯先生携款潜逃,谁有可能来要?”

“啊!”警督的脸一下子亮了起来,“我知道了。我们在厨房的老桌子里找到一份遗嘱。”他从口袋里掏出来,展开,并递过来,“付完我的债务后——”

“愤世嫉俗的下流坯!还有这么多遗产留给别人。”

“‘所有的财务留给我的侄女,唯一的亲属,阿格尼丝t特威特敦。’这让你吃惊了?”

“根本没有,为什么我要吃惊?”柯克虽然看起来很迟钝,却看到彼得眉头一皱,于是乘胜追击。

“这个犹太人,麦克布赖德开始泄密的时候,特威特敦小姐说什么了?”

“嗯——晤!”彼得说,“她突然发脾气——自然地。”

“自然地。对她来说是个小小的打击,是吗?”

“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谁见证了立遗嘱的过程,顺便问一下?”

“西蒙·古达克和约翰·杰利菲尔德。他是帕格福德的医生。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你们的人发现尸体的时候,特威特敦小姐说什么了?”

“她尖叫了一会儿,然后开始歇斯底里。”

“除了尖叫,她还说了些什么?”

彼得有点不情愿。理论上来说,他可以像吊死一个男人那样吊死一个女人,但是特威特敦小姐狂乱地倒在哈丽雅特怀里的场景还是困扰着他。他开始和柯克有同感,结婚对于一个年轻的警官来说是一种障碍。

“听我说,老爷,”柯克睁着他那双温柔但是不驯服的牛眼睛说,“我从其他人那里听说了一些事情。”

“那你为什么不问他们?”彼得说。

“我会的。乔,把麦克布赖德先生叫进来。老爷,您是绅士,有自己的感情。我都知道,这也给您带来光荣。但我是个警官,我不能纵容自己的感情。那是上层社会的特权。”

“该死的上层社会!”彼得说。这比他想象中的更刺痛他。

“现在,我们问问麦克布赖德。”柯克兴高采烈地说,“他没有阶层。如果我问您,您说了真话可能伤害您自己。但是我从他那里问出真话,对他毫发无伤。”

“我明白了。”彼得说,“无痛的榨取是一种特权。”

他走到壁炉前,不快地踢着木头。

麦克布赖德先生欣然走了进来。他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越早了事,我就越早赶回城去。他已经给了警方财务状况的细节,此刻的他像被拴在警用皮带上的灰狗。

“哦,麦克布赖德先生,还有一件事。您是否碰巧注意到发现尸体对诺阿克斯先生的家人和朋友有什么影响?”

“哦,”麦克布赖德先生说,“他们很不安。谁又能不这样呢?”(这个等待别人回答的愚蠢问题。)

“记住他们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了吗?”

“啊!”麦克布赖德先生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哦,那个园丁小伙子脸变得煞白。那位老先生很不安。他的侄女发疯了一样——但是她没像其他人那么吃惊,是不是?”

他求助彼得。彼得躲开他锋利的眼神,走到窗边,凝视着窗外的大丽花。

“这是什么意思?”

“仆人进来说他找到诺阿克斯先生的时候,她马上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