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巴士司机的蜜月-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恼焯奖玖欤砩暇吞嫠业搅耍棺约旱F鹪鹑巍>」苡姓庑┬÷榉常颐腔故亲际背鱿衷谑ヌ常业盟担嵌既梦腋械浇景痢I僖⒖〉耐獗碚媸俏扌缚苫鳎谖矣∠笾校蝗吮日飧鲂∩鹗扛曛铝恕

夫人也没让我们过多等待,她浑身金灿灿的,好看极了,手里还捧着一束菊花。她并不漂亮,但是很惹眼,我相信她的眼里只有老爷,没有其他男人。她由大学来的四位女士陪同,她们没穿女傧相的衣服,但是个个整洁雍容。整个仪式的过程中老爷都很严肃。

之后我们一起回到老夫人宅邸的招待会上。新夫人对客人的态度非常令人愉悦,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坦诚友好的。当然老爷一定会选择一个贵妇风度的女人为妻。我和她之间一定不会有任何不悦。

招待会结束后,我随新郎新娘从后门离开了.把报社记者关在小休息室里。现在,亲爱的母亲,我必须告诉你……

莉蒂希娅·马丁小姐——牛津什鲁斯伯里学院院长



琼·爱德华兹小姐——同一基金会科学讲师及导师

亲爱的泰迪:

我们参加了婚礼,这可是学院历史上的重要日子!利德盖特小姐、德·范恩小姐、小切尔派瑞克和我是女傧相,学监老爷把新娘交给新郎。不,我亲爱的,我们并没有穿得多么别出心裁。我个人以为,如果我们穿学院的礼服可能看起来更整齐,但是新娘认为,如果报纸的头条登出这样的新闻,“可怜的彼得”会非常苦恼的。于是,我们把最好的衣服都穿出来了,我还穿了新买的皮草。我们齐心合力把德…范恩小姐的头发盘起来、固定住。

丹佛一家都在。老夫人是个极可爱的人,看起来像个娇小的十八世纪的女侯爵。公爵夫人很难对付,怒气冲冲,像扑克牌一样僵硬。她总想用气势压倒学监老爷,真滑稽。可是一点都没有改变,相反,倒是她在小礼拜室里被学监老爷搞得惊慌失措。她走向新郎.伸出手表示祝贺。他坚定地吻了她的手.接着说了些什么,就没人知道了。然后他亲吻了我们所有的人。(勇敢的男人!)利德盖特小姐也热情真心地予以回应。此后,男傧相(英俊的圣·乔治少爷)走进来.大家又开始互相拥抱,我们不得不再次把德·范恩小姐的头发固定好。新郎送给每个女傧相一只可爱的水晶瓶子,还有一套刻花玻璃器皿(雪利酒宴上用的,难得他如此费心!)学监得到一张二百五十英镑的奖学金支票,真的很大方啊。

哎呀,我都激动得忘了说新娘了。我从没想到哈丽雅特·范内能如此引入注目。在我的印象里,她还是那个笨手笨脚、头发蓬乱的一年级生,瘦骨嶙峋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昨天她就像从画框里走出来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他们互相做出承诺的方式也棒极了,好像一切都与他人无关,其他人根本不存在似的。他是我见过的唯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打算做什么的新郎。

回城的路上——哦!对了,温西勋爵坚决不听门德尔松回和罗恩格林。,我们被巴赫的音乐折磨死了。公爵被他乖戾的夫人搞得筋疲力尽,只好把她交给我来取悦了。他很英俊.却有着乡绅的愚蠢,如果不是去掉了臃肿、刮掉了胡子.来到了当代.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亨利八世。他有点忧虑地问我是否认为“那个女孩”对他的兄弟真心。我说我敢肯定是真的。他又掏心窝子地跟我说,他从来没搞懂彼得是怎样一个人,也从来没想到他会安定下来,他希望一切都顺利。在他思维的深处,我想潜藏着某种怀疑.他的兄弟彼得也许还有一点什么东西他自己也没弄明白,如果一个人不用去考虑事业问题,也许是好的东西。

老夫人家的招待会真有意思——头一次有婚礼提供这么充足的食物和饮品。没有达成愿望的就属那些报社记者了,他们闻风而来,挤挤插插在门前排成两个方阵,然后被关在小屋子里,他们被告知勋爵很快就会接见他们。最终“勋爵”确实来了,但不是温西勋爵,而是威尔沃特勋爵。这位英国外交部官员发表了一番重要讲话,对阿比西尼亚。的现状进行了条分缕析的陈述。对此.记者们不敢不听。他结束演讲的时候,我们的勋爵和夫人已经偷偷从后门溜走了,留给他们一屋子的结婚礼物和吃剩的蛋糕。老夫人和蔼地看着他们离开。他们很幸福地走掉了.没留下任何蜜月所在地的照片和信息。事实上,我只相信老夫人,只有她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就是这样。我衷心祝福他们。德·范恩小姐认为两个人都太聪明了。我告诉她别这么悲观。我知道很多笨得像猫头鹰一样的夫妻一点都不幸福。我们不能这么轻易地下结论,你说是吗?

你永远的

莉蒂希娅·马丁

霍诺丽亚·卢卡斯达——丹佛公爵遗孀日记摘录

五月二十日

彼得今天早晨打来电话,特别激动,可爱的小东西说他和哈丽雅特确实订婚了。但是荒唐的外交部派他马上去罗马,吃完早饭就得动身。他们这么做好像是故意的。一边是幸福,一边是恼怒,他听起来那么心烦意乱。我要拼命地抓住哈丽雅特,让她明白她是受欢迎的。这个可怜的孩子要面对我们所有的人,这对她来说很难,她什么事情都不确定,甚至包括她自己。我给她在牛津的地址寄了封信,告诉她,她让彼得幸福也让我快乐。如果她来这里,我会去见她。亲爱的彼得!我希望,我祈祷,她可以用他需要的方式爱他。见面就知道了。

五月二十一日

下午茶后,富兰克林通告“范内小姐驾到”的时候,我正在读《星光闪耀》。(内容很压抑,和我从书名上猜想的不一样。我脑海里一定还唱着圣诞颂歌,现在想起来可能与圣墓有关系——我得问问彼得,也许他知道。)太吃惊,太高兴了。我一下子跳了起来,忘了膝盖上还睡着亚哈随鲁.它感觉被侮辱了。她看起来跟我印象中的判若两人。当然那是五年半以前了,在那么一个沉闷的老城堡里没人能保持最佳状态。她径直走向我,好像面对行刑队一样,用她奇怪的低沉嗓音唐突地说:“您的那封信充满了慈爱。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想还是亲自来一趟比较好。您真的不介意我和彼得在一起吗?我深爱着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然后我说:“请继续爱他吧,他也非常需要你的爱,他是我所有的孩子中最可爱的一个.虽然做父母的不应该这样说。但是现在我可以很高兴地把这些话讲给你听。”我亲吻了她,亚哈随鲁很生气地跳到她腿上乱抓一气.我向她道歉,把亚哈随鲁打跑,然后我们坐在沙发上,她说:“您知道吗.从牛津来的路上我就一直自言自语.如果我们的会面一切顺利,我就找到可以跟我聊彼得的人了。否则……这是唯一使我却步的原因。”可怜的孩子,这就是她想要的一切。她还很茫然,显然.一切都发生在星期日的晚上,他们半夜都没睡,在一个平底船里热烈地接吻,可怜的小家伙们,然后他必须离开,什么都没安排。如果他没把刻有印章的戒指在最后一刻匆忙地套在她手上,也许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拒绝了他这么多年,突然一下子这样,好像泉水喷发一样.她也一时不知所措。自从童年开始.她就不记得曾如此幸福过,她感觉内心一下子空了。我想她的肚子一定也是空的.她不吃也不睡,一直在谈论从那个星期日开始的事情。我让富兰克林拿点雪利酒和饼干来,留她吃晚饭。我们一直不停地聊彼得,我仿佛听到彼得在我耳边说:“母亲.亲爱的,你们是在狂欢吗?”哈丽雅特瞥见大卫·贝利兹给彼得拍的照片.彼得本人很不喜欢,我问她怎么样。她说:“嗯.是一个不错的英国绅士.不过既不是疯子.也不是诗人或情人,对吗?”我同意她的看法。(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围绕这些事情聊天,除了取悦大卫之外。)她拿出家庭相册,还好没有死死盯住彼得婴儿时在小毯子里拼命踢腿的照片,我无法忍受太母性的年轻女人,虽然彼得小的时候头发毛茸茸一丛一丛的,确实很滑稽.但是现在已经好了,何必要勾起回忆呢?她立即发现了被彼得分别称做“小淘气”和“丢失的和弦”的两张照片,她说:“一定是了解他的人拍的——是本特吗?”她指着右边第二个人。然后,她承认,她对本特深感内疚,希望他的感情不会受到伤害,因为如果他说出来,彼得会很伤心的。我坦诚地告诉她.这一切都看她的了.我肯定本特不会离开,除非撵他走。哈丽雅特说:“您不要以为我会那样做。我不希望彼得失去什么。”她看起来很哀伤,我们都掉了两滴眼泪。突然,我们都意识到两个人为本特流泪这件事很滑稽.如果本特知道了,肯定会很吃惊的。我们立刻振奋精神高兴起来,我把照片递给她,问她有什么计划,既然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说彼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她也要尽快完成手头的那本书.到时候就有钱做衣服了。她让我给她推荐一个合适的裁缝。如果那个裁缝很有想法,她会付可观的酬劳。可我劝她要d……t,“点,我可不知道写书的人是怎么回事。我是如此的愚笨无知,千万别触犯了她的骄傲。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安心的晚上。晚上睡觉前,和彼得通了一个热情的电话。希望罗马不那么闷热。炎热的天气他可适应不了。

五月二十四日

哈丽雅特来喝茶。海伦走进来,我向她介绍哈丽雅特的时候,她表现得粗鲁而厌烦。她说:“哦,是吗?彼得在哪JD?又跑到国外去了?他可真是莫名其妙!”我们继续聊城里,聊乡下,什么都涉及了。“你认识某某吗,范内小姐?不知道?他们可是彼得多年的老朋友了。…你打猎吗,范内小姐?不?太可惜了!我真的希望彼得不要放弃这个爱好,出去散散心对他有好处。”哈丽雅特非常敏感地用“不”和“当然”回答每一个问题,没有解释.也没有道歉,因为它们通常是很危险的。(好一个迪斯雷利。!)我问哈丽雅特那本书进展如何,彼得的建议是否起作用。海伦说:“哦,对了,你是作家.是不是?”好像她从没听说过一样,还问了书名,好从图书馆借阅。哈丽雅特非常严肃地说:“你真好,不过请允许我给你寄一本。出版商答应给我六本。”终于有点儿脾气了,不过我不责怪她。海伦走后.我替海伦向她道歉。还说,我很高兴我的二儿子是为了爱结婚的。恐,iD我的词汇无可救药地老套,尽管我读书精挑细选。(必须记得问富兰克林我是怎么读《星光闪耀》的。)

六月一日

彼得来信说,他想从麦克马斯那里买下位于奥德利广场的倍尔切斯特家的房子,然后布置一下。感谢上帝,相对于镀铬管子,哈丽雅特更喜欢十八世纪风格的优雅。哈丽雅特吃惊于房间的大小,但是还好.她没吵嚷着为彼得装扮一个家。我跟她解释,准备房子,把新娘请进门应该是彼得分内的事——现在的特权显然只限于贵族和神职人员,他们不能选择自己的住处,可怜的人们,房子往往对他们来说太大了。哈丽雅特指出.在王室.一般由新娘负责选择印花棉布。但我说.这就像家庭妇女的义务是写在廉价的文件上一样。幸运的是,彼得的妻子没有这些义务。一定要给他们找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