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承欢山庄-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他走出小楼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云破月出,夜空中散发着雨后的清新。
  他哼起了小调。
  这天晚上,穷开心几乎没有睡,眼前总是晃过那如同用白玉雕成的肩膀和他清冷的容颜。
  一直到天亮,他才朦胧睡去。
  可穷开心才入睡的时候却被惊天动地的敲门声惊醒了。
  白可儿的声音已经带着哭声了:“开心世叔,不好了!公子他……他……”
  “他什么?!”穷开心衣服也没穿,打开门。
  白可儿几乎要哭出来了:“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早上公子他没醒,我们一看,公子好烫,而且我们怎么叫都叫不醒他……我……我们……”
  “先生呢?”
  “世公他……一早就上朝去了!”
  穷开心眉一挑:昨晚那么大的一场雨,还有他的哮喘……
  他抓起一件衣服,道:“我去请大夫,你别怕。”他不待白可儿回答就飞了出去。
  老大,你千万不要有事,不然的话,我就百死莫赎了。
  他冲出神侯府的时候,撞上了一辆牛车,把那头牛撞了个踉跄。
  他匆匆说道:“对不住!”正要走,只听牛车内一个淡定温柔的声音道:“开心公子,出了什么事?”
  穷开心跳了起来:“若胭姑娘!来的正好!老大他病的不轻,烦你去看看!”他跳上车,拉了若胭就走。
  若胭被他硬生生拉到小楼,几乎喘不过气来。
  无情躺在床上,依然白衣如雪,可脸已经烧得通红,呼吸又急又快,双眼紧闭。
  四小围在边上,个个都要哭出来了。
  若胭去摸他的额头,着手滚烫,几乎要烧起来了。
  她皱眉,一手掀开盖在无情身上厚厚的被子,转头对四小道:“把窗子打开!找冷水来给他敷额头!有酒吗?越醇的越好,用酒给他擦身子。”
  四小一下子楞住了。穷开心急道:“没听见吗?快去!”
  “是!是!”四小这才回过神。
  若胭对穷开心道:“开心公子,你的脚程快,到东篱苑去,那里有冰,就说神侯府要用,他们一定会给你的。”
  “好!”穷开心答应,看了无情一眼,道:“老大就拜托你了。”
  若胭微笑,她的微笑有一种镇定人心的作用:“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东篱苑的管事一听是神侯府要用,立刻叫人打开冰库,这些冰都是冬天的时候从湖上拉来的,供夏天用。每一块冰都像箱子这么大。
  东篱苑的小二拿了凿子和榔头要砸冰。穷开心抢过榔头,运足力气在冰上一砸,只听一声巨响,冰块顿时如爆竹一般炸开。
  东篱苑的人只来得及听到穷开心说了声多谢,就不见了人。
  许久,砸冰的小二才“妈呀”一声,坐倒在地上。
  管事也脸色发白,好半天才道:“神侯府这么着急,想必这点不够,你们两个送一整块去。快点!”
  穷开心回到小楼的时候,四小正手忙脚乱地用酒给无情擦身。若胭正给无情把脉。若胭的侍女也在一边帮忙。
  见到穷开心,若胭忙站了起来,拿了块布,包起冰,让四小放在无情的头上。
  穷开心的心几乎要狂跳出胸口:“老大怎么样了?”
  “哮喘未愈再加上风寒入骨,病得不轻,就怕现在他再犯哮喘。”若胭道:“我现在给他降温,希望能有用。”
  若胭话音未落,无情的脸色突然变了,猛睁开双眼,急喘了起来,他抓住胸口,几乎要把衣服撕开。
  若胭的脸色也变了,抓住无情的脉门,随即转头道:“开心,把他扶起来!”
  穷开心扶起无情,觉得他瘦弱的身体如同一具风箱,正在不断的扯动,而且越来越激烈,似乎马上就要扯破了。
  若胭转头叫侍女拿了个药瓶来。
  若胭拿着药瓶,神色很严肃,道:“这是公子让我送来治哮喘的药,现在我们只能赌一下了。”说罢,就要灌到无情的嘴里。
  陈日月拉住她的手,急道:“不能这样,公子会呛死的。”
  若胭道:“这样下去,他也会死的!”她甩开陈日月的手,把一瓶药汁一口气灌了下去。
  大多数的药被无情喷了出来,随即他剧烈地呛咳起来。
  “公子!!!”
  无情脸色发青,突然一挺身,如折断的芦苇,倒入穷开心的怀中,一动不动……
  穷开心抱着双眼紧闭的无情,顿时手足冰冷,心跳也一下子停了。
  充斥屋内的急促呼吸声一下子停了……
  死般的寂静……
  “公……公子……他……他……他死了……”何梵第一个哭了出来。
  哭声在屋内回荡着,打破了寂静。
  “没有!!”若胭把着无情的脉搏,对穷开心道:“开心,让他躺平。度口气给他。”
  穷开心依言,放下无情,低下头,无情无色而苍白的唇……
  老大!!!醒过来!!!!
  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唇比无情的还冷。
  “再来一次!抬起他的脖子!”
  无情没有任何反应。
  “再来!”
  老大!!!!不要死!!!!
  “再来!!!”
  老大!!!!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
  无情轻咳了一声,恢复了呼吸。
  “开心世叔万岁!!!”四小一起欢呼了起来。
  无情的呼吸平复了很多,似乎是药起效了。
  东篱苑的人用骡车送来了一大块冰,放在无情的房里降温。
  若胭给无情把脉,露出了微笑:“他的体温开始下降了!”
  四小一下子坐倒了地上,陈日月先忍不住哭了起来,其他三个也哭了起来,四人顿时抱做一团,一起痛哭。
  ……
  穷开心默默退出了房间,走到阳光下。
  好明媚的阳光,好个清朗的秋天,好个美好的早晨。
  阳光有些刺眼,连视线都模糊了呢!
  “真是个不招人疼的孩子,是吗?”若胭的声音从身后穿来。
  穷开心回过头:“若胭姑娘,是你。”
  若胭见他的眼微微泛红,微笑道:“不管自己的身体多差,也不管别人有多担心,偏偏还要帮助别人,让人的心永远都悬在那里。我家公子也是这样。”
  穷开心微笑:“老大都是这个样子的啊!”
  “你很担心他的,为什么每次关心的话到了嘴边都成了玩笑?”
  穷开心看着面前这个温婉而聪慧的女子,保持着微笑。
  “因为太关心他了,害怕他拒绝,所以就用玩笑掩饰是吗?”
  “不,” 穷开心无奈的笑:“因为他是个骄傲的人,他不需要别人的关心。”
  “开心,你害怕吗?害怕有一天不能再关心他?”若胭道。
  穷开心一楞,然后笑:“不会的,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他伸了个懒腰,道:“你也累了,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
  看着穷开心远去的背影,若胭低声自语:“可我害怕……害怕有一天,我不能再照顾我家公子,不能再关心他,不能再为他治病。”

  承欢山庄

  傍晚,无情的病情稳定,送走了若胭,穷开心才筋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房里。
  房中已经坐了一个人,头角峥嵘,体格就像块石头。
  穷开心立刻笑了起来道:“师父,你怎么来了?想徒弟了?”
  桌上放着酒菜。穷开心坐了下来,拿了筷子开始吃菜,一边还道:“师父,你真是疼徒弟,徒弟正好饿了。”
  大石公笑:“难得看到你的好胃口,我听说你最近都没吃什么东西?”
  穷开心笑:“师父,你还不知道?徒弟我这种酒囊饭袋只怕没有东西吃!”
  大石公笑:“无情没事了?一亲芳泽的感觉如何?”
  穷开心立刻噎住,抓起酒壶灌了好几口酒,勉强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道:“师父,你可别乱说,被老大听到我会被射成刺猬的!”
  大石公慈爱地看着他:“你每次见到无情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会看不出来吗?”
  “师父……你……”穷开心说不出话来。
  “我还记得诸葛第一次带你来,他对我说,你是个可造之才,只是难以克服自卑,让你和无情一起学武,对你不好。所以让我来教导你。我看到你一直以无情为目标而努力着,我很高兴。可你一旦和无情合作,你所有的聪明都不知道那里去了。你害怕无情知道你喜欢他会看不起你是吗?”
  穷开心苦笑:“好了,好了,师父,我认输,你真是什么都知道。我开始以为是这样的,不过后来我发现想怜惜他的人并不是我一个。我也就不在意了。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知道我是从承欢山庄出来的。”
  大石公顿了顿,道:“是我告诉无情的。”
  穷开心差点跳起来:“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差点……差点就为这个去跳河!”
  大石公笑:“傻小子,无情这样高傲的人,知道你小时侯的事只会更关心你,不会嫌弃你的。”
  穷开心苦笑:“师父,你老人家……你……这算帮徒弟吗?”
  大石公喝了杯酒道:“我早对你说过,礼教岂为我辈而设!喜欢一个人,可以不论他的种族,他的国籍,他的出身,他的外貌,当然也包括他的性别!”大石公笑道:“所以,不管你喜欢谁!喜欢的话就去做吧!”
  无情依靠在床上,披着厚厚的白狐裘,脸色还有些苍白,他从堆积如山的卷宗上,取了最上面的一卷,看了起来。
  四小围在他身边,一会给他倒杯水,一会儿又给他加个靠垫,就是没人敢叫他休息一下。
  穷开心走进来的时候,他们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他,穷开心笑了笑,道:“你们四个小子,在这儿烦不烦?都给我出去。”
  四小急道:“开心世叔,你看公子他……”
  穷开心笑:“废话……我不来看老大,难道是看你们四个?好了,都出去。我有话和老大说。”
  四小嘟着嘴,一个个走了出去。
  无情没有放下卷宗,甚至没有抬头看穷开心,道:“有话说吧!”
  穷开心道:“老大,你身体才刚好,不要太辛苦了。若是劳复了可就伤神了。”
  无情不语。
  穷开心突然笑了起来:“知道说了你也不会听,还是忍不住要说。我是来报告承欢山庄案子的进度的。”
  无情放下手中的卷宗,看着他。
  老大,难道只有我处于危险,或者是公事,才能引得你的关注吗?明明是关心的,却偏要做出冷冷的样子。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就拒绝接受,是吗?师父说不管喜欢谁,喜欢的话就去做吧!可是面对这样的你,即使有千言万语又怎么能说出口?
  穷开心的笑容中带着酸涩,道:“正如老大你所料,诱拐少女的可能就是承欢山庄。那些少女失踪后,家里都留下过香味。我一直都有所怀疑,前段日子又发生了这样的案子,我去那个女孩家,她家里有一股异香,那是承欢山庄才有的奇香,叫做春梦。这种奇香会让人浑身酥软……即使……即使是贞洁烈女也会变成……变成……荡妇。”穷开心闭上了双眼,伴随那种沁入心脾的异香,度过了多少个疯狂的夜晚,还有多少……他握紧了拳头,深吸了一口气:“这种奇香还有一个特点,一旦闻过几次,就很难摆脱。必须日日闻它,日日狂欢。承欢山庄就是依靠这个东西来控制山庄里的人。”
  “没有办法摆脱吗?”
  “有,只有一个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