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承欢山庄-第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您下载的文件来自txt。nokiacn/ 由QYOUQU 为你制作。
【…TXT论坛】…立志要做最新最全的txt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论坛!


































    
  














  

 

 











  承欢山庄
  作者:小楼飞花

  第 1 章

  1 神侯府的寿宴
  今天是诸葛先生六十岁的大寿。
  神侯府摆了整整三十桌的酒席。次席只能摆到花园中去。而且在大街上还摆了流水席。京中与神侯府有交情的不少都是市井之徒,不惯上酒席,反而是吃流水席还习惯些。除了这些,还在侧门设了粥摊施粥。
  总而言之,这天神侯府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神侯府自从建成,就没有这么热闹过。
  诸葛先生也收到了不少礼物。足足堆了一屋子,可惜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礼物贵重了,诸葛先生不免要拒收,以避收受贿赂之嫌。
  今天最忙的不是诸葛先生,而是无情。
  他又要招待宾客,又要处理突发事件,还要提防有人来捣乱。实在是心力交瘁,还好有他的几个师弟帮忙,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夜已经深了,客人们也都走了。
  但今天还有不少事要处理。比如要给来帮忙的厨子、仆人开发工钱,派人整理送来的礼物等等。
  事实上,事情自会找上门来了的。
  无情正要去帐房的时候,仆人前来报告:“有人在门口放下一个大箱子,说是给老爷的礼物。”
  无情道:“送礼的人呢?”
  “放下东西就走了。”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无情点了点头,道:“我去看看。”
  无情在前厅看到箱子的时候,意识到这个仆人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这个箱子是木制的、呈黑色,的确很大,但不是一般的大。长约丈余,高有三尺。简直是一个棺材。
  无情开始皱眉的时候,铁手收到消息,也来了:“大师兄。”
  无情点了点头:“二师弟。”
  铁手看了看箱子,道:“这就是送来给世叔的礼物?”他眼光一闪,把手放到箱子上。
  无情摇了摇头,示意铁手放下手,道:“阁下躲在箱子里不气闷吗?”
  这样的箱子,这种送箱的方式。箱中若没有古怪反倒奇了。何况箱中传出的细微的呼吸声,一定是有人埋伏其中。
  箱子中没有反应。
  无情冷冷地道:“阁下还不出来,恕成某促驾了。”
  箱子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声响。
  无情手一弹,射出一枚火磷弹,箱子顿时烧了起来。
  铁手全神戒备,预防箱中人卒起发难。
  无情的脸色突然一变,斥道:“后退!”,顿时滑出丈余。
  铁手拎起在周围的两个仆人向后跳出丈半。
  “轰”的一声,箱子炸开了,什么东西直冲云霄——
  一朵灿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
  红色的烟花在空中停留了好久才慢慢消散。
  “到了吗?我怎么睡着了?”箱子的残骸中,传出一个声音,接着,有个人从箱子里跳出来:“老大,好久不见了,想我吗?”
  无情一听到这个声音,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下来。
  烟花的烟雾散开,眼前站着个年轻的男子,大概二十岁左右,肤色黑黑的,五官端正,就是表情永远也不会端正,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穷开心。”无情扬起一丝微笑。
  穷开心笑着道:“老大,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真是驻颜有术。我可是为你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 ”
  无情知道他这一说起来有没完了,于是对铁手道:“这是我从前的属下,穷开心。他是大石公的关门弟子。”
  穷开心忙蹭到无情身边:“什么叫以前的手下?我可是接到命令,调返京城才赶回来的。这个烟花好看吗?这是我为了庆祝我们的重逢,特地找人做的。”
  铁手笑了笑,打断他,拱手道:“久仰大名。”
  穷开心立刻变得愁眉苦脸,道:“是吗?我这么有名吗?”
  无情淡淡一笑,对铁手道:“开心是做卧底的。”
  铁手忙道:“在下失言了。”一个卧底如果很有名,那么他也没有卧底的价值了。不过这个卧底也够奇怪的,居然以这种方式出场。虽说不上惊天地,泣鬼神,不过也太张扬了。那里象是做卧底的样子?
  无情猜到了他的心思,心道:他这回还算好的。他上次扮成女人,才真是……夸张。
  穷开心笑道:“铁二爷客气了,我开玩笑的。”
  又有一人疾步赶来,剽悍而坚毅,是冷血。
  冷血看了眼前的情况有些迷惑,但还是道:“世叔问,是不是开心来了。请他到小花厅去。”
  穷开心笑道:“在下就是穷开心了。这位是冷血冷四爷吧,久仰大名。”
  冷血道:“不敢当。”他上下打量穷开心,这个人嬉皮笑脸的,没半份正经,象个说相声的。怪不得世叔一看到烟火就笑了。
  穷开心看到冷血有些轻视的眼神,笑道:“我是专门来给先生说相声的,说的好,还请冷四爷多多打赏。”
  冷血一楞,怎么他有读心术吗?怎么猜得到我的心思。
  穷开心看着冷血的样子,暗自好笑,果然猜中了。十个人看到我,九个以为我是说相声的,还有一个以为我是说书的。很难猜吗?做为卧底,察言观色可是基本功。再者,你冷血的心思会比老大更难猜吗?
  无情见冷血受窘,道:“开心,快去见世叔吧。”
  “是。”穷开心笑着,也不用人带路,熟门熟路地穿过小径,往花厅去了。
  无情微摇了摇头,道:“二师弟、四师弟,开心生性好玩爱闹。你们别见怪。随他去好了。”
  铁手忙道:“师兄说这话就见外了。”
  冷血道:“他是干什么的?没听说过啊。”
  “他是大石公的弟子,一直都是卧底,和我合作过柳临风一案。后来被派往金国,一别经年,没有消息。想不到今天会回来。”无情回忆起和穷开心的共处,多半是被他作弄,偏偏又不能对他生气。也算一大奇人了吧。
  铁手笑了笑,这个穷开心果然不寻常。没见无情对那个手下这样。
  他们三个随穷开心之后到花厅的时候,穷开心正给诸葛先生拜寿:“开心恭祝先生福如温柔,寿比蔡京。”
  众人皆是一楞,不禁好笑。虽然比喻得不伦不类,不过温柔温大小姐的福气的确不错,在家的时候,有个好父亲照顾她,即使离家出走,也会遇到王小石这样的人。真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至于蔡京,正应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多少江湖好汉,武林高手暗杀他,甚至包括无情,可他至今还活得好好的,在相位上逍遥,翻手成云,覆手成雨。
  诸葛先生哈哈一笑,道:“起来吧,见过你师父了吗?”
  “还没有,晚辈急着赶来为先生拜寿,刚到京城。”
  诸葛先生点了点头:“正好,他往别处访友去了,不在京城。”他随即指着一直站在一边的追命道:“游夏和凌弃你都见过了,这是追命——崔略商。”
  穷开心对追命拱了拱手:“久仰大名了,以后我们可要多亲近亲近。总是被人说我像崔三爷,好不容易见到三爷,一定要好好请教请教。”
  追命略见沧桑的脸上,浮现出倦懒的笑容:“不敢当。该是我向你学习才是。这么绝妙的祝寿词,我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出的。”
  穷开心笑了起来,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锦盒,对诸葛先生道:“先生,这是关外的上好人参。给您添寿,您念在开心这么有孝心的份上,别再派我去金国了。那儿天天吃羊肉,吃得我身上都有骚味了。”
  诸葛先生一笑,道:“调你回来,还派你跟着崖余。”
  穷开心看着无情,笑道:“那太好了,老大待我那是温柔体贴又大方,就连我老婆都没这么好。”
  “开心世叔!!”四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消息,跑了进来。
  他们一起拉住晃:“开心世叔,你到那里去了,我们都好想你啊!”
  “是啊,你有没有想我们?”
  “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啊!”
  “你上次送我们的蹴鞠已经被我们踢坏了,你还有没有新的?”
  穷开心被他们拉得左摇右晃,道:“小子们,别拉了,这是我新做的衣服,才穿过一次而已。”
  四小很有默契地拉地更起劲了:“开心世叔!开心世叔!”
  “好了,好了,给你们带礼物了,不过我先赶过来,行李还没到,到了再给你们。”穷开心话还未完,衣服被四小用力一拉,拉下了下来,露出肩膀。
  他的左肩上有一块奇怪的疤痕,这是穷开心幼时的一段惨痛的经历,他曾被卖到一个叫承欢山庄的地方做娈童,并在肩上纹上了标记。后来用毒药点去了,留下这个疤痕。
  四小见衣服被拉了下来,一起吐舌做了个鬼脸,放开手。
  穷开心拉起衣服,一人给了一个暴栗:“你们四个!你们开心世叔的玉体也是你们随便看得的?”
  诸葛先生笑道:“好了,别玩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家今天都辛苦了,都去休息吧。”

  礼物

  2 礼物
  第二天,阳光明媚,清风习习。
  穷开心迎着阳光伸了个懒腰。今天真是个适合出游的好日子。不如找个理由拉老大出去玩吧。他老待在屋子里,怪不得皮肤这么惨白、惨白的,晒晒太阳,也好有点健康色。
  他这么想着,已经到了无情的书房。
  无情已经在工作了,何梵看着他笑,先道:“开心世叔,早!”
  白可儿笑道:“开心世叔,卯都点过了你才来,要吃限棒了。”
  穷开心笑了笑,和四小搞好关系有利于在无情生气的时候有个缓冲。但坏处是,这几个小家伙越来越没规矩了。
  他给了白可儿一个暴栗,道:“阿三和老四呢?”
  白可儿摸着头,做了个鬼脸,道:“公子让他们点视礼物去了。”
  穷开心笑:“那可是个美差啊!老大,我要做点什么?”
  无情头也没抬,道:“不急,你才回来,休息几天好了。”
  穷开心笑着趴在书桌边,道:“不要紧,我看到老大你,就是最好的休息了。”
  无情沾了沾墨,淡淡道:“幺儿,把少女失踪的案卷拿给开心看。小”
  “知道了。”白可儿和何梵一起贼笑。
  穷开心忙道:“小眉要去那儿?”
  白可儿从书橱里抱出案卷,笑道:“开心世叔,你没时间管那些了吧。这些案卷够你看三天的了。”
  穷开心看到白可儿抱出的案卷已经堆得很高,好象还没有停住的样子,立刻哀叫:“老大,我好象有点头痛,大概是昨天着凉了,我去找个大夫看看。”
  无情淡淡一笑,顿如冰雪消融,万物回春,一朵莲花破冰而出。
  此时,陈日月捧着个盒子和叶告走了进来。“公子,开心世叔。”
  无情点了点头,道:“礼物都检查过了吗?”
  叶告道:“所有的礼物都拆开来看了,只有这个东西好奇怪。”
  陈日月把盒子放在桌上,道:“公子、开心世叔你看看。”
  他打开盒子,里面装了二十个茶团,呈花瓣状。(注:北宋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