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如何谋杀你的丈夫-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虽然愉悦的感觉遍布全身,我却只能闷声不响。老天!我当然不能「鼓励」这家伙,对吧?那会使我更没有机会睡觉!

我曾经是那种伪装有高潮的女人,如今竟然假装什么也感觉不到!

不过,我不必掩饰太久,愉快的感觉迅速消失,因为洛伊像个迟到的上班族,把我的阴核当电梯按钮猛按。

按、按、按,按,先生,爬台梯吧!反正这部电梯只停一喽,而且亟需维修很久了!

我整个人惨不忍睹,擦着药水好把头虱卵赶尽杀绝的头发用浴帽罩着,如果这还不够挫,我还穿了飞机上送的让你脱下鞋、穿着睡觉的那种直通通的棉袜,以及松垮垮的法兰绒睡衣。

据说,女人穿法兰绒睡衣,功用就像士兵在地下防空洞的入口埋设地雷,自杀的效果是一样的!

这种房事倦怠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性何时开始成了义务?

我记得我曾经很喜欢我们依偎在床上、相互爱抚的感觉。曾几何时,把家具弄得震天价响、把床头板从墙上拔出来、压坏床垫、闪到腰而必须去整脊的放纵年代,竟已悄悄离我们远去,如今只剩欷殻в牖衬畹姆荩

洛伊已进入规律的节奏,并发出习惯性的呼噜声。所有已婚人士都如此筋疲力尽地跳着这种性爱森巴吗?事情何时开始恶化的?

是从妻子当上母亲开始吧!至少,我的性生活因为生孩子而受到严重的影响。这跟产科医生为了撑开阴道、照例切开的那五公分有很大的关系。

有人或许花时间去上课、学习怎样呼吸,或把孩子生入水中、生产时有悠扬的竖琴音乐帮忙,但归根究底,生孩子依旧是医生用膝盖压住你的胸口、分开你的大腿,把烤肉又似的金属用具插进身体的苦差事。

而仿佛这样的创伤还不够,胸前衬衫的乳渍还没有干,你丈夫已经想搞那些无聊事,伤口才刚缝线的女人当然不想要,这还用说吗?

我记得洛伊也曾想跟我讨论我那日益下降的性欲,而我只想讨论产后的痔疮。在那段时间,丈夫的性欲已经不在我的雷达上,我已沉入母亲与婴儿那让令人心烦意乱的悲惨世界中。

婴儿成了母亲的最爱,「偶尔」看到你的老伴时,你会想着,这个整天在「我和我的心肝宝贝」身边晃来晃去、浑身毛茸茸的家伙是谁啊?

洛伊仍在敲打,如果这是个DIY作品,我已经是一座隔有音响柜、连放电视的位置都有拉门的书架了!不知洛伊看着我用汉娜送我的指甲锉开始推指甲的假皮时,是否猜得到我其实没在享受什么?

听到他的气势正逐渐加强,我打心底松了口气。

洛伊的过程其实都完全一样——一连串的呻吟,渐强而成断断续续的小呻吟,而后升高到一个巨大的、泄气似的声音,与震幅增加的最后波涛,接着是几分钟之后的如雷鼾声。

我侧躺着,视线飘向从卧室门下渗进来的走廊夜灯灯光,心里在想:或许我该努力一些,弄件薄纱睡衣、要医生开女性威而刚给我,甚至采取主动?毕竟,山不转人转。

这时,洛伊颓然躺了下来,毯子完全被他卷走,北极般冰冷的空气覆盖我的全身。

我沉重地承认,洁思果真一针见血!

想起她若知道时一定很得意,我乱不甘心的,但在逐渐入睡前,我决定不要告诉她,当女性在争取「性自由」时,她们争取的,应该是不用跟丈夫做爱的自由!

4 杀人不见血的外遇

「被你说中了,我们的性生活很烂!」

我一早就给好朋友打电话,一听到洁思的声音,还是忍不住说出我的心酸。

「婚姻除了烂,还能有什么?」她的声音因为宿醉而含混不清。

「只是我向来不肯承认,」我继续说:「你还好吗?晚宴后来的情况怎样?去『尼加而刚』瀑布(注7)度蜜月的事,你找史督仔对质了吗?」

「我气呼呼地回到卧室。你能相信吗?他居然跟上来,说他想做爱!说我骂完他之后,他该死的兴奋!」

「你怎么说?」

「我说他的确该死!」

我大笑。「但你究竟有没有问他为什么吃威而刚?」

「他说是为了我吃的,说他私下实验,但一直达不到效果。不过,现在剂量已经调对了。」

「你相信吗?」

电话线那头停顿一下。「你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吗?」

「那么明显?」

「侦探应该出马了!」

「女〇〇七打算怎么做?」

「记得我们为了庆祝结婚周年,本来要去斯里兰卡吧?」

著名的人道医生大卫·史督兰从来只到灾难现场度假——刚果、阿尔及利亚、苏丹、缅甸、南亚海啸受创最重的印尼亚齐。然而,这些灾难现场是女性度假的恶梦,但史督仔是那种只在抵达疟蚊与恐怖分子出没的丛林或战场,才高兴得起来的人,所以,洁思终于不再跟他出门。

有一年,史督仔宣布他们要去迪士尼乐园。

洁思半信半疑地问:「迪士尼乐园?真的?」她后来才发现,迪士尼乐园所在的佛罗里达州仍有死刑,戒备森严、专门囚禁死刑犯的康维尔监狱就在园区附近。

大卫去替「废除死刑」示威运动者提供医疗服务时,她再次带着年幼的乔许困在众多游乐设施之间。对一个母亲来说,这等于也被判了死刑。

当时,她打电报给我——请求大赦,亟需帮助。

「斯里兰卡?」

「嗯,大卫想要一边喝凤梨奶霜鸡尾酒,一边治疗海啸幸存者。后来他因为伦敦的工作太忙,取消了,但是,他坚持要我去。」

「你要去?」

「表面上说我要去……凯西,下星期几个晚上你会很忙吗?」

「我什么时候不忙?虽然只是坐在镜前拔除太长的脸毛。有什么事?」

「我要假装去机场,然后躲到你家,接着查清楚这位济世良医趁我不在家时到哪些人家出诊。你愿意帮我吗?」

我的心沉得比铁达尼号更深。「你要跟踪他?这是犯法的吧!」

橘红色连身监狱服在对我招手,可是,我说不出拒绝她的话。

每次我若有紧急事件,都是洁思伸出援手,不像汉娜只会说:「对不起啊!亲爱的,我对儿童过敏。」但是,正如后来我对洛伊解释的,我的确会尽了我的全力劝阻洁思。

「当然,我家永远欢迎你,」我只能这样说。「但你要知道,我丈夫是个兽医,不只医院就在隔壁,他还会把工作和病患带回家来,我真的不敢保证什么东西会在夜里跑出来咬你!」

我还警告她,我认为需要警方动员霹雳小组才能解决的危机,洛伊通常认为只要用毛巾一抽就可以解决,管它是什么不规矩的动物。

但是,任何警告都阻止不了她,她已打定主意要当女侦探。

优点是,这一星期我得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贤妻」——当我去学校教书时,洁思替我打扫垃圾堆似的厨子、捉住两只企图逃跑的猫,她还替我买菜、洗衣,外加煮出媲美高级餐厅的美味晚餐。只是,喝惯顶级香槟的洁思,若能在我家找到用回收果酱瓶装着的廉价米酒来烹调,那就更好了。

她也监督杰米和珍妮做功课,那是一件会把我气成植物人的苦差事。

我的确爱我的孩子,但我真的是茌把他们生出来之后,才每天早上气到呕吐!

孩子就像桌上型电脑,你完全没想到若要自己动手组装需要多大的工夫,直到那些零件散在书房的桌上,而你和丈夫互相吼叫:「当初是谁要把它带回家的!?」

偏偏,这些孩子不只轻而易举地学会电脑,他们也轻而易举就学会如何操控父母!

不管怎么说,这是洁思因为我帮她做点「小追踪」,替我家带来的好处。至少我当时以为事情很小……

☆☆

刚开始其实很好玩——

我在学校开会到很晚,洁思驾驶租来的车子到校门口接我。我注意到她特地穿了一身黑衣服,还戴了无边的帽子,常穿的高跟鞋换成坚固耐用的平底训练鞋。

她抬起脚给我看,「女同志的鞋,甜心,其实非常舒服,难怪她们看来都很愉快。」

「你真的觉得这样做值得吗?我还有三十篇作文要改呢!」

我喜欢教书,真的,而且眼看很有可能升级,我很想多加点油。

「你知道吗?人家说,确实知道丈夫每天晚上在哪里的人,只有『寡妇』。」洁思不理我,径自把油门踩到底。

☆☆

冬天突然凶悍地来临,整个一月的天空都是铅灰色的,云层很低。伦敦像个巨大的猪肉冰库,到处一片荒凉,好像所有的人都躲在家中上网,拼命寻找可到南欧加纳利群岛度假的最后一张便宜机票。

我们看着史督仔从健身房出来,到一位内阁阁员家中参加鸡尾酒会,再到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参加拯救苏丹饥荒的募款酒会。

阴森森的博物馆在灰暗的天空下,看来更是冷峻。洁思和我坐在车内发抖,脸颊贴在侧面的窗玻璃上,她盯着窗外,我就着香烟的微光批改英文作业,我们还一边吃着从路边摊买来的晚餐——那其实称不上是晚餐,但至少是热的食物。

当我冷到想把四肢切除时,史督仔从博物馆的大理石阶梯活泼有力地跳下来,洁思立刻发动引擎。

当我们尾随他的积架,往他们家所在的汉普区驶去,我冒险对好友说:「或许他并没有骗你,他都快到家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我打个呵欠。我还要改一个小时的作业,而且超想上厕所。文人小说下载

最后,连洁思也准备承认失败了。「好吧!凯西,也许是我反应过度。」

但,我们正准备要放弃的时候,史督仔却突然来个大转弯,往肯甸路开去。我们几乎只用左侧的两个车轮着地,跟着他九十度左转。

女侦探占便宜的地方是:飞车追踪时,我们可以用阴唇吸住座位,而不至于从车窗飞出去!

我们转过弯后,找了半天才在一排年久失修、屋顶成锯齿状刺向天空的国宅前看到他的车。史督仔并未熄掉车子的引擎,而是坐在驾驶座讲手机。

不一会儿,一个女孩披着色彩斑斓的墨西哥式套头披风,讲着手机,出现在以惨白的日光灯照亮的前廊,随即活泼有力地跳进积架的乘客座。

洁思的身体向前探,好像太过紧张的人坐云霄飞车那样,把方向盘抓得指关节都变白了。「那是菲丽琶——他的研究员。」

「也许他只是有东西要她研究。」我大胆假设,心里其实已开始着急。「告诉你,根据统计,全世界只有九岁以下的女生或游牧民族穿套头披风才好看,这女的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但洁思毫无开玩笑的兴致。

我们安静且毫无阻碍地跟着积架抵达他和洁思的家,从两座房屋的距离之外,看着他握着那年轻女人的手进入屋内。时间已是午夜,安静的伦敦仿佛一座坟场,黑云滚过天空,我们的口中呼出白色的烟雾。

主卧室亮起一盏灯,但很快就暗了。明知这是应该不声不响的任务,洁思依然放声大哭,我相信连大英地理学会派驻在南极洲的探险队应该都听到了。

她内心里的某种东西崩裂了,这简直像没有麻醉就进行心脏手术,她坐在车里,对着胸前血淋淋的洞嚎啕大哭。

请问附近有医生吗?有啊!只是他正对另一个女人炫耀他的「临床礼仪」却任由他的妻子在家门外一辆租来的车里流血至死。

我把洁思移到乘客座,自己握住方向盘,可是因为太过生气,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