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如何谋杀你的丈夫-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朝他的方向瞥视一眼。这位牛津出身的官员不只是老古董,他的脸丑到连怪兽都会吓到。「不要取笑人家,他的容貌有一天也会成为过去。」我悄声对洁思说,我们像香槟冒泡那样偷笑。

男人实在太自我中心了,即使在扣交时弄掉了假牙,也永远不肯承认自己老了,不该打年轻女孩的主意。

那些把下巴缩进另一层下巴的律师们,开始在比赛谁为慈善机构和穷人提供的免费专业服务,眼前这情况,仿佛看着一屋子平胸女人,为一件自己根本用不上的三十六C的胸罩大打出手。

洁思、汉娜跟我翘起二郎腿,晈着嘴唇极力忍住心中的鄙视。

知心的女性朋友会有相同的情绪平台,我们不必开口,就能流畅地彼此沟通,而且完全相互了解。我想男人如果也有像鹿的又角这样发达的接收网路,沟通该有多么容易(但那或许只会让他们不开那些低矮得荒唐的跑车)。

这时,大卫·史督兰医生旋风般地进入餐厅,在场的每位男士立刻黯然失色。

那晒得如此健美的小麦色肌肤、量身订做的白牙、浓密的银发——发量之茂密与发型之别致,据说有人已经打算为此请女王特地册封爵位。仍有洗衣店味道的丝质衬衫以及设计师袖扣,无一不要求观众对他刮目相看,洁思起身迎接丈夫时,她周遭的空气因为充满了爱而闪闪发亮。

「抱歉,我迟到了!」他轻快地说。「为了乌干达的爱滋基金,跟首相紧急开会。」

史督仔是如此的供不应求、如此的行程超载、如此的舍己为人,几乎随时随地都像刚攀完劝人捐款的悬崖,或是刚做完同等重要救世济民的大事,所以每个人都会原谅他,围着他团团转,宠他、爱他。

史督仔亮出迷死人的笑容。我向来觉得他像个赌徒,而且每次都拿全副的身家性命下注,永远一副「不赢就死」的气魄。当他开口说话时,哇!整个房间都因为他雄辩滔滔的口才亮了起来。

他开始详述苏丹最近的援助计划,还不忘奉承歌坛小公主为贫困儿童所做的奉献,并对在场每个人无私的付出,说出一些机智、亲密又诙谐的特殊赞美。洁思在一旁笑咪咪地看着,然后进厨房去端出主菜。

那是名闻遐迩的炖羊肉,绿色的韭葱和红色的甜菜,把盘子装饰得美轮美奂。听着宾客的赞美,洁思逐渐放松下来,并在她母亲死后第一次欢喜地与大家开玩笑。

幸好没有任何人提起C开头的那个字!我正要偷偷松一口气,只见歌坛小公主用叉子叉起一块羊肉,好像它受了实验污染那般,放得远远的。

「我不吃肉,吃肉会得结肠癌的!」她拖着声音说。

洁思像被什么东西咬到,猛地一震。汉娜跟我不悦地对看一眼,我暗自希望洛伊跳出来说些大章鱼交配的笑话,可是无法用手语表达这么复杂的概念。

「喝点葡萄酒。」汉娜想把歌坛小公主的话题转开。知道洁思母亲因癌症过世的客人,纷纷露出鼓励的笑容,好像我们都在用念力恳求她闭嘴。

「葡萄的杀虫剂会致癌!」金琪开口教训汉娜。或许这是告诉这位歌坛小公主,她的隆乳标价牌还挂在乳头上的好机会。

洁思凝脂般的面颊开始抽筋。整个晚上翻江倒海、绕着餐桌转来转去的谈话,这时突然安静下来。这场晚宴逐渐变得比伊拉克战争更要漫长,而我们才刚吃到主菜。

「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会增加很多皱纹!」我想哄她说些别的,但是她只是吹毛求疵地看我一眼。

「我倒觉得你非常非常需要担心,你的头发擦了什么?那是化学药品吧?」

「当然,拿它去喷盖达恐怖组织的巢穴,一定可以把那些恐怖份子熏出来。」

「我的天哪!那你铁定会得癌症!」

洁思的眉毛弯起来,好像快要哭了。

这时,洛伊的手机尖声响起,打破快让人窒息的寂静。肯定是那些兔鼠猫狗的紧急事件!

「哇!你居然还用手机?我都不用了,」金琪在我丈夫赶去协助一些旅鼠自杀或同样紧急的事件时说。「因为……」

「我知道,我知道,它会致癌!」汉娜口气很凶地说。

「我想太多了,是不是?这就是我的毛病。」金琪咯咯笑起来。

男士们忙不迭地点头同意,像真的一样。我猜这位歌坛小公主的野心是想挤进电视上那个「看谁比较笨」节目的冠军赛,可惜IQ不够。

她继续唠叨手机基地台的天线所造成的恶性肿瘤,洁思一直看着她的腿。汉娜无能为力地拼命对着我打手势,我也只能回以我的社交求救信号。如此这般你来我往的信号实在太多了,天上的飞机可能都被我们引导下来了

我绞尽脑汁,搜索可以把她引开的话题。

参加伦敦晚宴的人通常都谈些什么啊?球赛、外交政策、二胎房贷,当我真想听人们多少钱买了房子、现在又值多少钱时,偏偏谁也不谈。到底什么话题会吸引一个从加州到英国来的流行音乐歌星……

有了!我突然想到一个万无一失的题目。

「请问你是什么星座?」我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整桌客人无比期待地看着歌坛小公主。

「巨蟹座(Cancer)。」她说。

话才说完,汉娜、洁思跟我立刻以出菜为理由,冲向厨房。一到了那里,我们扶着流理台笑到发抖,几乎倒在地上打滚。

我笑到不得不拉起长衬衫,松开用银色安全别针勉强拉拢在一起的裤腰,这让我们三人又是一阵鬼哭神嚎般的大笑。

疯狂的场面终于因为汉娜说她笑到头痛,稍微缓和下来。

洁思轻快地跳上楼梯去拿止痛药。「我去大卫浴室的药品柜找找,」她边笑边说。「当医生的人,不可能没有头痛药吧!」

洁思去搜寻她丈夫的药品柜时,我打量着她的厨房。全套的法国顶级LeCreuset锅具与流理台上、茄红色的防溅磁砖搭配得相得益彰,丹麦的Bang&Olufsen电浆电视挂在墙上,四周则很有品味的挂着他们去纳米比亚与斯里兰卡从事打工度假时的黑白照片。加上Nef牌的不锈钢双层烤炉、德国百年老店Miele的冰箱、意大利的咖啡机和面包机,流理台上有好几束客人途的花,还包在很漂亮的包装纸内,等候女主人有空把它们插进瓶子里——洁思的厨房完美到可以刊载在《Vogue》杂志上!

我想起自家的厨房,冰箱里发霉的剩菜、水槽里堆得像喜马拉雅山那么高的待洗碗盘,还有忘在微波炉里三个星期才被我发现的热狗——我好羡慕好友拥有完美的丈夫、完美的儿子和完美的生活。若能拥有这样的生活,要我用撒旦的精液漱口,我都愿意,

「嗯,这里有百服宁、阿斯匹灵……」洁思抱着一堆药瓶子下楼来,边递给汉娜,边大声念出药名。「布洛芬、普拿疼、威而刚……」她来不及收口,已经说了出来。

「威而刚!?」我们全围了上去,对着那伤人的东西大叫。

「史督仔吃威而刚多久了?」汉娜问。

洁思的脸罩上一层乌云。「我不知道他在吃威而刚。」

「嗅!」汉娜惊讶地叫完,赶紧恢复镇定。「你不知道没关系,他不让你知道是好意。我们也都不会说,对吧?凯西。」

「没问题。」我说。「我相信巴斯葛也吃威而刚,而且汉娜也不知道。不过他那么厉害,应该只需要四分之一的剂量。」我开玩笑地说。

取笑那个冒牌艺术家通常都会让洁思很乐,但现在她的脸依然一层冰霜。

「洛伊那么高,一定也需要吃威而刚,」汉娜也使劲搅和,但是洁思的表情还是像复活岛的石刻雕像。她哄道:「唉……洁思,不要这样嘛!这没什么呀!亲爱的。大卫这年纪的男人,为了保持站立,几乎什么药都吃的。」

「这我可不知道,」洁思冷酷地说。「因为我们并没有性生活。我们已经一年一个月两星期五天又嗯……」她看看手表,「七个小时,没有任何性生活。」

「噢……」听到这个打击,我和汉娜只说得出这个字,现场的空气突然沉重起来。

「我老公总是说他头痛,」洁思表情呆滞,继续说:「我以为,这大概是人生阶段的问题,例如中年危机什么的,呃……看来他真的是有问题。我是那么渴望性爱,连上星期一位男医生帮我做子宫颈抹片检查,都差点有高潮!」

如果洁思是要表现幽默,唉……那刚好适得其反!我跟汉娜喃喃说着安慰的话,但洁思不耐挥着手,像要赶走黄蜂那般。

「连我的性幻想都无趣到极点!例如我叫披萨外送,送披萨来的胖男孩一脸的青春痘,而且他也在我付钱之后立刻走了。」

洁思极力想把事情淡化,但毫无效果,她显然仍非常在意,此刻,她正像丢飞盘那样,把芒果扔入摆出来的二十个点心盘。

「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寻求满足,我一定很笨,才没有发觉。」她撩起一绺金发,自嘲地解释:「我若是棕发,一定早就猜到了(注4)!看来他只是因为我很会做菜才留在这里,或许在大卫·史督兰医生的字典里,口交高潮是一顿美食。老实说,我若裸体把芹菜沙拉放在我的屁股上给他吃,他大概只会问:『嘿,今天的甜点是什么?』今晚刚好是木瓜、芒果、奇异果拼盘沾墨西哥辣调味汁,以及椰子巧克力蛋糕。」她舀起一大坨鲜奶油,甩在每个盘子上。

「嘿!洁思,」汉娜拉住洁思的手臂。「大卫显然有勃起的问题,但他已经在想办法,威而刚是为了你吃的。」

洁思的脸色阴晴不定,她把药瓶塞到我们手上,药已经吃了一半,而且是连续处方。

哀伤似乎将她吞没,她一把将装鲜奶油的碗摔到墙上,它炸开来。(如今回想起来,她的情绪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刻,从焦虑转为更凶猛的某种什么。)

她猛地转过身来,金发飞扬。「告诉你们,世界上口风最紧的秘密,就是夫妻之间的性生活究竟怎样。」

「亲爱的,那只是你家的情形。」汉娜生气地说。

「少骗我说你的性生活很好,汉娜。任何像你这样有强迫性症似的一天到晚重新装潢房子的人,不可能有美好的性生活。

基本上来说,地板得到照顾,你就得到忽视。」

汉娜的眉毛扬得老高。「也有两者同时进行的,洁思。有的夫妻会发展出适合自己胃口的、小而美的速食,呃……性的三行俳句诗。」

「哈!就像那个笑话——女人在前戏的时候怎么都不眨眼?答案:来不及眨已经结束了。」洁思不层地说。

「哇!我替你感到遗憾,洁思,不过巴斯葛在床上让我很快乐的。」

「是哦?那么许曼医生也可以称为替天行善的杀手!(注5)」

「巴斯葛绝对会在床上让你快乐,汉娜。」我努力想要化解越来越高的紧张气氛。「他一天到晚都在床上。我记得他念大学时,唯一一次在中午之前下床是因为床垫着了火,你记得吗?」

汉娜像要砍人那样瞪我一眼。「只因为你们的性生活很烂,就假设……」

「嘿!我没有说我和洛伊……」

我还来不及反驳汉娜的评语,洁思已经叛逆地昂起头来。「汉娜,你是那种家丑绝不外扬的人,至少凯西和我愿意承认我们的房事多么烂。」

「我的厨事没有很烂!」我抗议。

我想起依偎在洛伊身边的愉悦与火热的激情,我的睡衣褪到腰上,第二天艰苦地迈着O型腿搭地铁去工作……

等等!我像牛仔巨星约翰·韦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