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如何谋杀你的丈夫-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前,先干掉他——让他心脏病发作猝死,就这么简单!」

「洁思,亲爱的,把针筒给我,乖。」我好言好语地劝诱,好像在哄小孩似的,「你知道史督仔是和你开玩笑的。」

一阵你抢我夺之后,针头喷出了不明液体,一滴滴的黄色液体渗了出来,滴落在脚下的石阶上。

「这是猪油啦!从现在开始,我要在我老公的食物里,注入足以导致心脏病发作的猪油!大卫一向很欣赏我的厨艺,或许那是他还留在我身边的主要原因吧!呀!我正在帮他煮晚餐呢!」

我跟着她走进厨房,她反复地将针筒注满猪油,再一古脑儿地全注入烤盘上那肥美光滑的无毛鸡里。

「可是这只鸡还没完全解冻耶!」我提醒着,顺手在皱巴巴的鸡肉上刮出一层层的薄冰。

「哦,我知道。其实,我之前已经把这鸡煮得半熟,再拿去冷冻过了,现在再把它拿出来煮。这是新做法,叫作『沙门氏烤鸡』。」

「沙门氏杆菌可是会死人的耶!」

「没错……我就是要那样。」

「洁思,你是念教会学校的,修女会怎么说?」汉娜不忘告诫一番,她真的很害怕。

「不怕你笑我,我十五岁开始就不信宗教了。但是凯西,你今天下午离开之后,我突然想到我还有美好的下半辈子要过,那就是老公死后的人生!」洁思说罢便翩然起舞,裙摆随着转圈而飘了起来。「我们得来想想,招募新男友的广告要怎么写?欢迎乐观、可靠、不爱强出头,还有能在我们上班的时候,帮忙煮饭和打扫的男人踊跃报名。」

汉娜的脸色简直像吸到柠檬汁般的扭曲。「人生中还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你能不能坐下来,我来倒杯好酒让你喝?」她实在看不下去了,脸上闪过一丝同情。

「大卫·史督兰医生的好心都是装出来的!他常跑非洲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把难民当成研发抗老产品的白老鼠,他还因此把我们的房子拿去抵押。显然他最近这五年来老是不见人影,就是还不起钱,又欠了一屁股债,房子才会被银行查封,而且他还被人家恐吓。凯西都没告诉你吗?」洁思美以涂了粉红亮泽指甲油的手指拍开面前的头发,脸上沾到了面粉。

「我现在懂席薇雅·普拉丝是什么了!我真的懂了!婚姻本身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还有可能会致命!猪油啊猪油……」她继续吸满针筒,再把猪油注入那半熟的鸡体内。「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摆脱他?我是说,男人老拿拳头猛槌自己的肚子,来宣告他们有多强,却很少有人敢拿十寸的餐刀来证明。要是我杀了他,再制造成意外死亡的假象,这样就可以拿到他的保险金了,反正他也是对我打这种主意。如此一来,我就和大部分的太太一样,手头多了一、两百万,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尤其我现在又无……」

她顿了一下,「无家可归」这几个字,她实在说不出口!

「我是说,我现在缺房子住。」

我惶恐地看着汉娜。洁思本来就不是险恶狡诈的人,她对史督仔所做的事,刚开始也许只会被当成一场意外,但终将难逃法医高深的法眼。到时就会被看穿,他会心脏病发而死,完全是他老婆一手操弄的!

「汉娜,你知道他要什么吗?凯西有跟你说吗?他要乔许的监护权!」

「什么?我还以为他巴不得把监护权丢出去咧!」汉娜帮自己在餐厅靠墙的长沙发上找了个位子坐下,将身上那件塔夫绸制的晚礼服拢好。

「真是太可笑了!」我感到有点可悲,「我的意思是,他们父子俩是有血缘关系没错,但最多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要是他拿到监护权,你们看着好了,他就不用付我一毛赡养费了!」

「但乔许也快成年了吧!」

「还没毕业前都不算。他会接着上大学,还会和我一起住在家里,偏偏我那个疯子老公压根不想付半毛钱!」

「撇开那些事不说,他们分开也好。」我鸡婆地向汉娜说道,口气很是讽刺,「他们夫妻耍起狠来,一个是半斤,一个是八两!」

「看看我今天发现了什么。」洁思塞了张从报纸撕下来的剪报给我,「凶案现场清洁服务公司的电话,毁尸灭迹什么的全包到好,我只需要把他肢解后,塞进食物处理机,接下来就好办了。这可是现代主妇必备的小秘诀呢!就叫『杀夫妙法101——你的家事好帮手』。」

「停止你的疯言疯语!」汉娜喝道,「好好坐下来谈点实际的东西可以吗?」她拍了拍身旁沙发上的空位,「你有没有认识的会计师?有没有他家里的电话?」

「才不是疯言疯语!现实就是这样,老公只有两天能带给你快乐,一天是你嫁给他的那天,一天是你埋了他的那天!」洁思咯咯地笑了出来,模样不输莎剧《马克白》里的巫婆。

「史督仔不会拿到乔许的监护权的。」我一只手搭在洁心的肩膀上,试图让她安心些,「在风雨中坚强向来是母亲的角色啊!」

「儿子都需要妈妈的。」汉娜也搭着洁思的另一边肩膀,「你一定要为了儿子振作起来,亲爱的。」

我突然想到抢人精碧安卡是怎样讨好我的孩子,介入他们的生活,一思及此,肌肤顿时变得如纸张般脆弱,两三下就被碧安卡的狐言媚语焚烧殆尽,愠怒得双颊发烫。

「乔许的朋友、梦想、恐惧和希望,我清楚得很。还有他在想什么、他的感受、他的恶作剧,我都知道。我为了什么而活?儿子刚换下的牛仔裤还等着我去洗,他每天早上出门前都会抱我一下,我闻得到他的发香。我要求得是否太多?」

「亲爱的,不会,」我安慰着她,亲了她额头一下,「不会的。」

「洁思,认真想一下会计师的电话、银行帐户的资料。你有没有请律师?」汉娜很坚持,她坐了下来,纸笔都准备好了,「要是他没请征信社跟踪你就好了,哝,还有照片!我早警告过你,搞婚外情和史督仔杠上是没用的吧!但是你有听我的话吗?没有!」

洁思往后方的水槽一靠,仰着头,双眼却透着狂躁不安的讯息,向下睨着汉娜。「你该不是想说,我和大卫早该去做婚姻谘商了吧?哦!那方法对凯西还真是有效,不是吗?她老公现在已经和谘商师同居了——真是托你的福!」

这倒是真的,谘商做完了,洛伊也跑了。因为碧安卡一句话,他就脸皮也不要似地随她去了,跑得比什么都快,我的眼泪只能往肚里吞。

汉娜被她惹毛了,「很抱歉,不过你才是破坏凯西婚姻的元凶!人家本来好好的,婚姻也很幸福,都是你鸡婆害的,洁思美。」

这也是真的,在洁思的耸恿之下,我就像特技表演的女特技师似的,奋不顾身地以身试法,冒险挑战感情世界的极限,然后怎么着?事实证明我错了!我的下唇开始颤抖。

「我没有干涉她。」洁思以尖锐的指甲戳着汉娜的胸口,力道不大,却激得汉娜站起来。她拖着晚礼服走上前,裙摆因走动发出了摩擦声,「我只有点出她是吃亏的一方,其他就是凯西自己的事了,我只不过是帮了她『认清自己』这点小忙而已。」洁思说罢又开始胡乱地转着圈圈。

被我从慈善晚会拖出来的汉娜,粗鲁地往嘴里丢了几颗坚果猛嚼。「洁思,你的问题在于,表面上你是恨透了地球上所有的男人,其实你心里只对某些男人反感。」

「我就是这样啊!你看洛伊是怎样对凯西的,男人的本性就是说谎成性,双面的卑鄙小人!」

「凯珊卓,你认同这种幼稚的说法吗?」汉娜高傲地问我。

我深呼吸一口气,绞尽脑汁想着两全其美的答案,好压住这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嘿,我想到珍妮养了只又脏又笨的老鼠,取了和她老爸一样的名字。它整天躲在笼子里的老鼠塔里,只有吃饭和交配的时候才会下来。有一天,我老公有个当巡诊兽医的朋友来访,我要他帮洛伊结扎,等他意会到我说的洛伊不是指我老公,我才带他去把那只小公鼠给阉了。」

「看吧!全天下老公最需要的就是『阉割』!也许我们可以把他们的威而刚偷换成雌激素?要不然,撒一点在他们的玉米片上也可以!还是……我知道了!」洁思围裙的绑带,随着她在厨房里狂转圈圈而松开,「我可以叫比利做掉他呀!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再怎么说,我男朋友可是个杀人犯哩!他也可以干掉你们的老公——那些口是心非的骗子、人渣!」

汉娜以手指敲着桌面,「并非所有的老公都不老实,巴斯葛对我就很死忠,他支持我发展事业,我们非常非常幸福。」

洁思跳呀跳的,突然旋了过来,「他现在还是吗?」她的语调充满危险,似乎某个开关被打开了。「汉娜,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真令我作呕,我看了很烦!全天下的老公都有不可告人的事,包括你老公!」

汉娜的前额爆出了愤怒的青筋,她再次猛拍了下桌面,「这就是你在妇女编织茶会发表的最新话题,对吧?大家一边嚼舌根,一边做编织,先发发牢骚,然后说尽每个认识的男人的坏话。洁思,你不幸福,我替你难过,但我真的很幸福,为什么你偏要破坏你好朋友的幸福?难道我们就得和你一样不幸吗?」

洁思扬起眉毛,一副宣战的姿态,「我才不是那种到处破坏朋友生活的人,不然我早就把你老公外面的秘密告诉你了!」

「什么外面的秘密?」汉娜盯着洁思,一脸呆滞。

「咳……先不谈这个。我劝你赶快打电话叫巡诊兽医来,因为你手上有一只好大的老鼠!」我慌张地用牙齿扯掉指甲边边的肉刺,讨厌被吓到的感觉。

我真的被吓到了!反正就是快被吓死了,再被吓一次我可能就死掉了!看来这场谈话是没完没了了……

「你凭什么说巴斯葛没有你不行?」洁思继续甜甜地说道,「你想想看,你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哪里?你的大理石按摩浴缸?还是你的宾士敞篷车?」

汉娜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又来了!我该开始担心了,是吧?」

「好,你也知道人家怎么说的,蠢妇总有财(注44)!巴斯葛就是要找一个倒贴他的女人。你所深爱、崇拜、赞不绝口的那个男人,其实还有另一面。这么说对你很抱歉,但是……」

虽然汉娜努力装作不在意,但她的声调拉得又高又细。「你已经疯到极点了,你知道吗?」

「大卫从他们两个还在念书的时候,就是他的医生了,还帮他开了一些有的没的处方笺。他常在家里帮老朋友和家人看诊,而那些可怜的人、那些病急乱投医的人都会把痛苦什么的,一古脑地说出来。

嘿,你也知道我已经偷观察史督仔好一阵子了,所以,我上个礼拜还翻过他存放病历资料的档案柜,那个柜子被他上了锁,然后,我看到你老公全部的机密资料。巴斯葛是因为一件很私密的事情,才私底下找大卫的。这件事就是……汉娜,他……呃……他和一个艺术学校的学生另筑爱巢。她……」

在说出最后爆点之前,洁思犹豫了一下,「她……不对,是『他们』生了个儿子!」

汉娜先是松了一口气,再不层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他染上了赌博之类的恶习呢!巴斯葛讨厌小孩!他最常取笑那些当爸爸的,逛着森斯伯理超市,脖子上绑着一条『以养儿育女为己任』的隐形狗链。这你也知道的,不是吗?」

「不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