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如何谋杀你的丈夫-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耍 

「嗅,凯西,」他叹口气,「你为什么总是对这种小事斤斤计较?」

「因为大问题向来都是小事造成的,洛伊,人生的现实面是很繁琐的。」

「但我觉得你有些偏执,我几乎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都在刷浴室的地板。」

「天哪!你以为我喜欢刷浴室的地板?那是因为每次我要你把内衣裤扔进洗衣篮,都被你认为是精神虐待。」我夸张地叹一口气,开始收拾卧室。

洛伊突然出手拦截,将我拉过去面对他,大大的手掌捧住我的脸,笑着说:「可是,凯西,那正是我爱你的原因,你是那么的能干!」

怒气冲了上来,力量像潜水艇冲出水面那么大。「光说不做有什么用?行动才是重要的!」我挣脱开来,继续怒冲冲地整理卧室。「你想想看,我烤给你吃的吐司,铺开来恐怕不只几百英亩了。光是周日晚餐烤给你吃的羊腿,算起来也有好几群羊。炸给你吃的鱼,都快让北海的鱼绝种了。汉娜的三餐都是巴斯葛烹调的,他还会烤鲑鱼!听到没?我也希望有人烤鲑鱼给我吃,该死的!」

洛伊抓住我的手。「别再拍枕头了,好不好?」

「啊!天哪!我讨厌这样,」我吼道,「我讨厌我一边整理房子、一边教训你,而你居然还可以在听着我教训的同时,仍然不肯动一根手指头帮忙。我也有一份全职的工作呢!你到底有没有注意到?」

「但是你们女生可以一心好几用。女性左右脑之间的神经连结比男性多百分之十,男人一次只能专心一件事。我使用槌子的时候,门铃响了,我就会捶到拇指。我也没办法,这是基因的问题,我们先天不足。」他得意地笑着,认为自己已经逃掉一劫。

「是吗?我敢打赌,只要碰上狂欢大会,你立刻就能一心好几用。」

洛伊跟在我后面,看着我摔抽屉、踢狗、把衣服塞进橱柜里。

「只要你别一直找人来家里,家事就不会那么多,」洛伊拿出学术分析的口气向我挑战。「一下是女巫的大汽锅、一下是瑞士起司锅。」

「你简直是天下最反社交的人了,你知道吗?『啊!我们今晚不能出门,我们去年十月才出去过……』现在三月了呢!问题是,我们留在家里做什么?反正绝对不是性爱。」

「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腋下开始出现半月形的汗渍。「给你一个新的想法,凯西,有的时候你也可以主动一点,试试不一样的东西。夫妻偶尔也会换换位置,你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好啊!我们来换位置,你去洗碗,我来坐在沙发上放着屁看足球赛。请相信我,一个醉瘫在震天价响的电视机前的丈夫,绝对不是女性心中理想的前戏——反正你也不在乎,你似乎也不会注意到我已经一年多没有高潮了!」

他一脸惊讶。「什么!?」

「你是个外科医生,你的手很巧,你可以花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用保特瓶与衣架替厕所的水槽做出一个临时的浮球,可是你到现在还找不到我的G点!每个房地产广告都在告诉你,地点!地点!地点最重要!这就是G点!」

「而你现在才告诉我?」洛伊像饱受虐待的动物,委屈地看我一眼。「我们结婚都几年了?」

「一个敏感的男人早就该注意到了,不用人家告诉他。可是……哈!只要你快乐了,你就转过身去,呼呼大睡,跟山顶洞人没有两样!」

「嘿,我告诉过你,只要我打呼,我愿意去睡在手术房。」他困惑地瘫靠在我的梳妆台上。

「洛伊,你打呼的分贝之高,除非睡在挪威我才听不到。」我开始攻击床垫。「不过,你当然不想谈。我们最近唯一谈过的事,就是我们怎么这么少谈话。」

「其实,你知道,我也可以谈感觉的,例如一天到晚被要求说出感觉,是多么无聊的感觉!」他生气地看着我,猛地站直起来。「我是说,你到底想把我变成怎样?一个女演员?」

「不是,我只是太……太……太过厌烦必须跟一个尼安得塔人一起生活。你怎么不跑出去徒手杀死一头野牛,把那些狗屁倒灶的大男人玩意儿从你的系统里完全发泄掉?」

「嘿,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大男人,人类还在吃着大熊、老虎或狮子的内脏呢!我是说,你到底想建议我做什么?」我看见洛伊的指甲掐入掌心,不让自己发脾气。「在你开始另一次的争吵之前,去找个山洞冬眠?」

「争吵是你开始的,不是我。」

「看看我们吧!凯西,我们连到底在争吵什么都要争吵,我们是怎么了?」

「我们需要找人帮助,洛伊,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

我们沉默地对望了差不多有永恒那么久,虽然依照时钟的记录,前后只有二十七秒,而后,我丈夫的眼睛突然若有所悟地眯了起来。

「你知道你这样子很像谁吗——洁思美!」他抓住我的肩膀摇晃。「你是谁?你把我太太藏到哪里去了?」

「我知道你讨厌洁思,长久以来一直不喜欢她。告诉我,她是否是我所有的女性朋友中,你最讨厌的一个?」

「我没有讨厌她,只是她好像在性别丛林里扎了营,费尽心力在保卫她小小的国土,有点像二次世界大战时躲进婆罗洲丛林的日本兵,或许偶尔探出头来看看,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战争早已结束,男女之间也早已不打仗了。」

「性别战争还没有打完,相对于主要战役,目前只是前哨战而已。我以科学方法测试过这个理论,结果……」

「我想你所谓的科学方法,应该是一边喝着卡布其诺,一边问你的女性朋友。」

「好吧!没错。重点是,洛伊,如果我们是在一架飞机上,我们目前的状况将被判定为即将坠机。」

「你该知道这不是我的错,长久以来,我从你这里得到的不是冷肩膀就是热舌头。你光会骂我,可是从来不支持我。」

「幸运的家伙,因为我唯一得到的舌头在我的鞋子里(注23)。」

「唉……如果你能不要这么急切地想阉割我,我在床上会更有信心。我的意思是,你怎能那样打击我的专业?当年我是班上最年轻的学生,我比谁都更快完成学业!」

「洛伊,你做其他的很多事也稍嫌太快。」

我丈夫像被踢了一脚的狗,怨恨地看着我。「我很想道歉,」他嘲讽地说,「可是睾酮素合约显然禁止我承认失败。」

「的确,不知这合约有没有包括丈夫重置计划?」

「你到底要说什么?」他追问。「我们这段婚姻的保证书已经过期了吗?」

「这段婚姻如果是你心爱的动物,你早就让它安乐死了。依我看,我们已经到达离婚,或『诚征另一对愿意进行无限制之娱乐』的阶段了。」

洛伊反射性地后退了一步,从他的表情判断,好像我刚才拔掉了手榴弹上的插梢,只要朝他丢去,他就会粉身碎骨。

时钟上,夜光的秒针在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滴答滴答地声声敲击。

「看来你真的失去高潮了!天哪!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以前像兔子那样整天做个不停的。」

我耸耸肩。「我们的婚姻得了多发性黏液瘤!」

11 三剑客

婚姻肯定是自然之母推销自慰的方式。只是我总认为,自慰就像没有音乐的舞蹈。

我以电子邮件向洁思诉苦,她回答我——

你还太年轻,教宗不会打电话把如何守贞的秘诀告诉你。你需要一个小白脸,不妨列入考虑,想一想。

我开始想,而且经常地想。

例如,我趴在健身房的按摩台上,享受壮硕的按摩师替我做油压按摩时,我想着要不要学学那些脑满肠肥的商人,翻转到正面,说:「我要『来点额外的』!」

而后,当学校的体育老师在教师办公室告诉我们一个笑话时,我也在想。

她说:「你们知道为什么已婚女性比未婚女性容易发胖吗?因为当未婚女性回到家的时候,她们看看冰箱,然后就上床睡觉;可是,已婚女性回到家看看那张床,嗯……就走到冰箱前面。」

后来我看见《卫报》上刊载了一篇婚姻现况报告,我也在想。

根据他们的调查,百分之四十二的女性说,她们经常想跟其他的男人一走了之,半数的女性但愿她们从来没有结婚,三分之一的女性认为性生活很无趣。

当我哭着醒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睡时,我也在想。我作着恶梦,梦见自己咬牙切齿,而后发现我其实醒着,只是活在恶梦里。

我去探望父母时,心里依然在想。

在英国,要找父亲可能必须像寻找森林小精灵那样,到花园的底部或最远处去找。我母亲把建造在花园边角的工具棚称为我父亲的「死亡等候室」,他常躲在里面好几个小时。

「我偶尔会去看看他还有没有在呼吸。」我母亲说。

我陪着我那像酸黄瓜般腌在家里、几乎足不出户的父亲,在他的工具棚旁边吹着冻人的冷风、守着要死不活的烤肉架的火时,我父亲突然宣布今天是我的结婚纪念日。

「来呀!洛伊,过来亲亲你可爱的新娘子。」

我一直处心积虑地躲避着这个话题。

倘若洛伊记得这件事,那才是这个日子最大的惊喜!

而万一他记得了,我得到的将也只是稍后那令人沮丧、假借庆祝之名行其兽欲之实的虚伪性爱活动,又名「那只手」,记得吧?(当妈妈的都受不了它,可是,没有它又当不了妈妈!)

唯一注意到我越变越小、被焦虑下了锚,而且快被压垮的,是我母亲。

「我需要做个改变,」我告诉她。「需要一些刺激……而我说的不是去圣迪亚戈主教堂忏悔,或去湍急的大河泛舟。」

她建议我投身于工作。

我听从她的建议,利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拼命地写学期评估报告。

但是,因为实在太过心烦意乱,有两次,我差点把真相写给家长看。

一次是:无论如何都不要让这个孩子生出来。

另一次是针对全校最让人神经分裂的学生,我对他的父亲说:请你去结扎,这种孩子绝对不可以再出现于地球上!

到了星期五午休过后,孩子们像瀑布的水直接从走廊冲下来,每个都一副调皮捣蛋的模样,我感觉工作的确可以让我把婚姻的困境摆到一旁。

要是我也能把校长大人摆到一旁,该有多好!但是,他正迈开大步朝着我来,裤子的腰带高高地扎在胸前,裤脚的翻折连脚踝都没盖到。

「到我的办公室来!」

他的声音充满恶兆,如果他有下巴,早就伸出来了。

我刚在他的办公桌对面坐下,他立刻问我,凭什么让他变成「教师办公室谣言」的受害者?

我说我必须先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真的对雷新格先生说,他的孩子本来很聪明,是教育使他变笨了?」电力公司若能有效收集从他的五官喷出来的蒸气,伦敦的能源缺乏问题立刻可以解决。

「呃……是的,我真的认为杰士伯可以从家庭指导学到更多东西……」

「你知道这对学校的形象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吗?你的本意真的是以『建立学生的信心』为出发点吗?」

史镐先生喜欢咬文嚼字,做爱会被他说成「校内班级合作」,杂交大会则是「课外团体活动」,他的结婚周年是「核心竞争年度检讨」,他的孩子是「有效计划之产品」,而如果有人离婚,那是「感情缩编」。

「呃……」

「我觉得你那太过挑剔的成绩标准应该重新评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