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周家男宠名暮烟-第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蛔⌒似鸲褡骶绲哪钔贰!



  暮烟运了气至自己手掌,忽然猛得拍一下凉亭栏杆,借著手的力道忽然从凉亭中直直飞出去,在小风惊愕的视线中,点一下凉亭旁边一枝树杈,大笑著落到自己屋子的屋檐上坐下。 



  “你……你……”小风!目结舌的指著暮烟。小风练过轻功,知道这一手穿花飞月的俊俏身手若非轻功绝顶的高手绝到不了这样程度。 



  暮烟自房顶站起:“喂,我要去探探你们周家有什麽好玩的地方,在这儿好好看著,顺便差个人跟你主子汇报。”说著大笑著跳到另一间房顶。 



  小风在房下急的大汗,忙找了个侍卫去报告周颐。 



   



  暮烟穿过几个房顶,见下方是个看来幽静院落,便跳下来,落在青石的小径上。 



  这小院有些冷清。偷偷溜进去,仿佛为了躲避天气的寒冷,丫环、小厮们都歇了。 



  避著人左拐右拐,见一间侧房落了锁,暮烟一只眼瞄进去,见里面工工整整摆了几个大书柜,仿佛是个藏书房的样子。心下好奇,见左右无人,从怀中掏出一段铁丝,在锁上左撬右撬,开了锁,反身掩上门。 



  架子上有许多的手抄本子,暮烟随手抽出一本,翻了翻,却是旧帐簿之类的东西,没兴趣又塞回原处。上层有一些厚厚的看来不太一样的本子,暮烟踮起脚,从里面抽出一本,是周家的先人的佚事。看起来好象挺有意思的样子,暮烟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慢慢翻看。原来不过是些歌功颂德的文字,暮烟看了几页又向後翻了一下,觉得有些无趣,站起来将那个厚本子重新插进去。插到一半似乎後面有什麽东西顶住,暮烟好奇,拖来椅子站上去,见後面却是几个卷轴。 



  什麽东西藏的这麽隐秘?暮烟拖出其中一个卷轴。展开,是一副工笔人物。画上是一个翩翩公子,长眉凤目、白衣胜雪,栩栩如生,直觉竟与周颜有几分相似。只是卷轴发黄,似乎颇为陈旧。暮烟将卷轴全部展开,见左下只有时间没有落款,看那时间却也是二十多年头了。再拖出其他几个卷轴,仍是之前那人,或坐或笑、或正或侧。 



  咦?周颜的父亲吗?暮烟重新卷上去看那脸,仍然觉得与周颜有七八分的相似。周家老爷子看来年轻时候也是个颇为俊美的风流人物呢,只是不知为什麽没听师父提起过。 



  将原先的厚本子放回去,找了最小的一个卷轴塞进衣服内,思忖周颐在外面大概为了找自己已经气急败坏了吧。 



  暮烟轻轻推了门,这房间在几个房间的深处。暮烟听得外面人声鼎沸,忙原样锁了门,从後窗户跳出去,沿在墙遮遮掩掩的溜进另一个院子,趁人不注意突然跳上房顶。 



  “在那儿──在那儿──”有人已发现了突然出现的房顶的暮烟,有人搬梯子要上房,有人在下面叫嚷著。 



  暮烟笑著从一个房顶跑到另一个房顶,忽然看见有人跳上房顶向自己追来,却是周颐。於是站定了不动。 



  “你到底要干什麽?”周颐提著剑气急败坏的指著暮烟。 



  暮烟笑道,“便是牢里的犯人也有个放风的时间吧,我每日只在一个院内实在厌倦,不过是出来转转看看这周府里有何好风景。” 



  周颐一气之下挥剑向暮烟砍去,暮烟手指一弹竟将周颐的剑势削了去,然後自己顺势向後跳一步,“喂,我老老实实回去做你周颜二哥的男宠就是了,何必动刀动剑呢──况且就算打,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暮烟边说边笑,转身身体翩然而去,宛若凌波微步,却原来是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刚跳下,见小院内站了一个白衣公子,看见暮烟诡异一笑,“你还真能闹到满周府人仰马翻啊。” 



  “承让。”暮烟笑著推开自己门进屋,听门外周颐从房上跳下。 



  “抓到他了吗?” 



  “他自己进了房间了,我也不好抓著你二哥的男宠不放。” 



  “!!”周颐一脚踹开房间门,忽然愣一下。 



   



  十八、 



  屋内那人正在脱外面的裘袄。裘袄已褪下一半,挂在两臂间,内里,是一件青色长衣。一头墨般长发未束,散在身後。虽然未著面纱,但却是半侧著脸,只能见一侧莹白玉肤。 



  听见周颐进门,暮烟背过身,声音妖媚,“三公子私闯二哥内宅,只怕是有失体统吧。” 



  白衣公子急忙自身後拉住周颐,“周兄,这样进去不太好。” 



  周颐冷哼一声退出房间。 



  一会儿,暮烟自房内开了门,水绿色衫衣,腰上松松的束了密密绣花的绦带,面上仍是蒙了烟色面纱。门开时候,门外的风将水绿衣角吹起,暮烟站在门旁翩然若仙。 



  “三公子这样急急找我所为何事啊?”暮烟轻描淡写的笑道,仿佛之前发生的事不过是周颐自己大惊小怪。 



  周颐咬牙切齿道:“你不过是二哥的禁脔,竟然如此放肆,居然胆敢在周府内私自乱闯。” 



  暮烟声音全是戏谑,“周府好歹也是江湖三大世家之一,怎的这样没用,侍卫连个男宠都看不住,传出去莫不笑掉江湖人大牙。” 



  周颐上前一步,剑指著暮烟,白衣男子忙拉住,“周兄不可,周二公子不在,若伤了暮烟先生,只怕二公子回来百口难辨。” 



  “梅七公子果然上道。”暮烟笑道,“伤了我,若是阿颜问起,我自然说是你对我用强。偏我这般美,不由得他不信。” 



  周颐握著剑的手颤抖一下,恨恨的收回。 



  梅梓箫忙道:“实在是唐突了暮烟先生,不过周家大公子、二公子尚未回来期间,还请暮烟先生暂且安居自己院中。毕竟府中事务繁多,若再分了心来照顾先生,怕府里一时乱了起来,先生住的也难过,是不是?” 



  暮烟嘻嘻一笑,“七公子好说,暮烟不过是闲了无聊在周府闲逛一下罢了,若是给掌事惹了麻烦,倒真是我的不对了,暮烟收敛便是了。” 



  周颐气到咬紧牙根,拉著梅梓萧恨恨离开,暮烟在身後关了门。 



   



  一大桶的热水,暮烟把自己舒服的泡在里面。 



  那人从屏风後面走出来,“今天搞得我们人仰马翻的,你自己现在这里舒服的泡澡。” 



  “那日里,周颐欲毁我容时候倒没见你这样替我著急,今天竟然替他提剑追杀我。” 



  “冤枉啊,周颐想毁你的容,还用得著我动手吗?今天也是,我明明是在替你说话,怎麽变成了提剑追杀你了?再说,我哪里敢追杀你,我当真是不要命了,就算不被你砍死怕也会被师父砍死。” 



  暮烟故做娇媚状,吃吃笑著,“梅七公子越来越识相了。” 



  “多亏小师弟调教。”梅梓箫抱拳。看著暮烟精致面容上的冷笑神情,梅梓箫问道:“你刚才趁与我说话时候让我晚上来到底有什麽事情?” 



  暮烟收起嘻笑面孔,正色道:“我已收到大师兄的‘草灯’(偶跟偶们群里的JMS商量以後,决定给暮烟的大师兄的传信鸟起个巨变态的名字,这个华丽丽滴名字就是──草灯)带来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有人冒充‘邪君’的事情,但是师父正在每年的休养时间,所以他们暂时下不了山。让我们先查这件事情。” 



  梅梓箫皱眉,“听说又有青年男子死於‘青阴掌’。” 



  暮烟向下滑,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周颜回来以後才能知道逍遥庄那边怎麽决定的,偏又不敢跟二师兄说这事,二师兄一向不藏事情,说出来他一定脸上挂相。”暮烟烦恼的甩著头上的水,却见旁边梅梓箫欲言又止。 



  “还有什麽?”暮烟问。 



  梅梓箫想想,道:“我听说那些青年男子死之前都曾泄过精?──” 



  “什麽?”暮烟从水中坐起惊讶的看著梅梓箫。 



  “因为那些尸首很快便被收了,所以我知道的也并不真切,只听说那些人都明显的死前曾泄过精,因此有人传说邪君又不知修了什麽采阳的功夫。” 



  暮烟狠狠拍一下盆壁,恨声道:“抓到这个人,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十九、 



  梅梓箫颇显无奈,“你说待周颜回来可以探知究竟,可你现下在周府闹的沸沸扬扬,只怕周剑回来不逐你出府?我好容易才诱得周颐邀你入周府,偏你现在与周颐势不两立,若周剑一气下将你逐出,只怕你只得去找二师兄了。”



暮烟淡淡一笑,“你当真以为周氏兄弟不知道我来周府别有他意吗?他们大概不过是想知道我到底对周家要做何举动,才留我在周府,偏我只不过是来避风头的。”暮烟打个呵欠,“况我已打算离了周府。若身在府内,怕便查不了有人冒名的事。只等周颜回来,从他那里先套出些逍遥庄内江湖人士的打算再决定下一步。那周颐,”暮烟皱一下眉,“他倒也确是个惜才之人,不过是对周颜心有执著,所以见周颜与我过分亲近,嫉妒心盛而已。虽然他几次三番想暗害我,我倒也并不十分气他。” 



  暮烟自有些凉的水中起身,揩干身体,毫不避讳的在梅梓箫面前赤著身子,套上中衣。 



  梅梓箫斜眼看著暮烟纤细的的赤裸身体,笑道:“若离了周府,岂不是抛了周颜。你倒不怕你离他去後,他新人换旧人?” 



  “嗯?”暮烟瞥一眼梅梓箫,抿唇一笑,“那我离开时候将周颜也打个包一同带走好了,这样你等的那位怕也就死了执著的心思了吧。我知你不过是怕你那位不死心罢了。” 



  梅梓箫看著暮烟只是笑。 



  周颜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吧,暮烟细细的结上绦带,心里有些奇异的感觉。这感觉,忽略掉吧,暮烟心道。 



   



  算著日子,周颜离开也已经有了将近半月,却不知周颐那里可有他们的消息。 



  暮烟慵懒的抚琴,心思却已经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那日捣乱後,暮烟猜周颐一定已传信给周剑,可是却不知道周剑周颜决定怎样处理。只觉周颐反是放松了警戒。大概也是知道,若暮烟真想做什麽,现在周府内没有人能挡得住他。这般捣乱,周颜又是怎麽想的呢? 



  总是无意识间想起周颜的事情?暮烟按了琴,缓缓站起。 



  问过好几次梓箫,有没有周颜他们的消息,却一直没得到答案,似乎连周颐也并不清楚逍遥庄内发生了什麽。算算,也是到回来的时候了,即便有其他琐事拖住了,也总该派个人给周府送个信了吧。 



  心下有些不安定的感觉。 



  梓箫眉眼间似乎在犹豫些什麽。 



  “有什麽事瞒著我?”暮烟托了腮问。 



  梓箫皱了眉道:“周颐一直没有收到周剑和周颜的消息,托了江湖的消息通‘暗音堂’,但‘暗音堂’似乎并不愿意接这单买卖,还说已接了委托保护周家兄弟,若有消息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