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周家男宠名暮烟-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周颜愣一下,转头看看暮烟,又看到站在门旁一脸铁青的周剑,不戳破暮烟用意,笑道,“你哪里会寂寞,平日里睡也睡上半天了,待我从逍遥庄回来,仍然与你日日厮混。” 



  “谁知道你回来以後又要做什麽,况且你不在这半月,让我如何度日。” 



  周颜转过身,半挑起面纱,贴近暮烟耳朵,低声道:“我知道你只是想气大哥,但我现下确实有事,不能陪你了,别闹了。” 



  周剑只见周颜挑了面纱贴近暮烟,虽然看不见动作,但却令人遐想无限。周剑转身出门,狠狠甩上帘子。 



  周颜忙松了暮烟跟了出去。 



   



  “还真是复杂。”暮烟冷笑一声,在床上坐下,抬头看一眼天花板,“你还想看到什麽时候。” 



  有人从梁上跳下,不客气的坐於床上。 



  “周颐可是也如此?”暮烟扯下面纱,懒懒的倚在靠背上问。 



  “只怕也是。” 



  “这周家还真是奇怪,只是不知道他们兄弟二人到底所为为何?”暮烟托了腮,端起桌上菊花(!…_… 菊花,又见菊花),轻呷一口。 



  那人自怀里掏出一张字纸,“这是我从周颐柜中看到的琴谱,虽是你弹的那琴曲,但却并非你的笔迹,也非周颐笔迹,我记得你从不将自己琴曲外传的。” 



  暮烟接过,看那字迹,愣一下。 



  这便是上次周颐在他面前所奏曲子,而写那琴谱的笔迹,他曾在周颜写字时候见过,竟是周颜笔迹。 



  难道说,难道说周颜竟是通晓音律,过耳不忘也是周颜? 



  “这周颜远比目中所见更令人好奇呀。” 



  暮烟不答,却只挑起一个玩味的笑意。 



   



  “这次江涛行为什麽又急急召了各门派去?” 



  “似乎是逍遥庄又有人被发现在青阴掌下死於非命。” 



  “嗯?”暮烟不置信的看著他,“上次是因为那方胖子调戏我才被我击毙,我现在在周府自然不可能伤人。难道是师傅下山了?可是我并未收到师傅的信函。” 



  “我也没有。”那上皱皱眉,“事有蹊跷,便是师父也只将这掌法传了你一人,怎麽会有其他人因为青阴掌而毙命。偏我家又不是江湖旺族,无法去逍遥庄一探。” 



  “二师兄那边想必已去往逍遥庄,但他不知我的住所,而且二师兄人又实在,怕是仍会以为是我所为。”暮烟想一下道,“你还是把这事报於师父吧,让师父和大师兄斟酌该如何是好。”他又诡异一笑,“师父早想偷偷跑出来了,偏是被大师兄看牢得不著机会,出了这档子事,大师兄总该放他下山来看一趟了吧。” 



  “怪道师父这麽疼你,你果然是师父心腹。” 



   



  十五、 



  周颜回到房间时候暮烟已经睡下了,於是自去解了衣服钻进被子里。 



  暮烟从梦里醒来,半睁开眼睛,眼里一时水气氤氲。 



  周颜只觉心跳加速,轻咬住暮烟的唇,舌头撬开暮烟上下齿,滑入口内,吮住暮烟舌尖。 



  一记销魂深吻,暮烟已是完全清醒来。 



  周颜的唇滑下暮烟颈子,轻咬吸吮,一只手也不安份的从暮烟襟口探入。 



  “你明日要启程,倒不怕没了体力。”暮烟低声笑著,手指却挑开周颜腰带,握住周颜的肩头。 



  周颜邪佞一笑,“我只怕这半月我不在身边,你被琵琶别抱,所以便叫你身子只能习惯於我。”说著又攀上暮烟的唇,一时两舌纠缠。 



  两具身体也逐渐滚烫起来,不知何时已是衣衫尽除赤裸相逞。 



  房内一时春情霪渺,只听得呻吟时的嗯啊声音,床帐波动,吱呀不止。 



   



  周颜从暮烟体内退了出来,趴在床上,手搭上暮烟赤裸腰肢微微喘息。 



  暮烟恶劣的轻咬周颜肩上,微微挑眉笑道:“只不知你大哥见你现下这样有何想法。” 



  感觉周颜身体僵一下,慢慢转头看著暮烟戏谑眼睛,眼神忽然变得冰冷,“你竟是知道了。” 



  暮烟撑起身体,靠在床背上冷笑:“他那样神色,谁又看不出来。你这样聪明人,也早该知道了吧。” 



  周颜趴在床上,斜眼上著暮烟,“你只见他几面都已是知道,我与他生活忒久,怎会看不出来。” 



  暮烟从床头滑坐下,一只手撑起头,看著周颜微微笑道,“只怕周三公子心思也不简单吧?” 



  周颜冷哼一声,脸压在枕头上,看不出表情。半晌,他转头,看著暮烟笑道:“那你入周府又是为著何种心思?只怕也是不简单吧。” 



  暮烟愣一下,趴在周颜赤裸背上大笑,“我若是为了害你或是周府其他什麽人,你们死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 



  “我自然是知道。”周颜懒懒翻身,将暮烟环入怀中,“不过我却不信你来周府没有其他目的。” 



  暮烟笑著头埋在周颜胸前,“我若说我是江洋大盗,为躲避官府追查遁入周府你可相信?” 



  “你只不是采花大盗,便不与我有干系。” 



  暮烟在周颜胸前轻咬一口,笑道:“我若是采花大盗,那你这采了采花大盗的又是什麽。” 



  周颜凤目上挑,翻身将暮烟压在身下,似笑非笑道:“我不过是想榨干你,让你采不得其他花了。”说著,手再次不安份的在暮烟身上游走。 



  喘息声音再起。 



   



  次日,周颜天刚露明便起身。昨夜纵欲过度,以至现在仍觉腰背酸软。 



  起床的动作惊醒了身旁那人。暮烟微微睁眼,见周颜已起身,便打著哈欠自床上坐起。 



  周颜转头,看见一脸倦容的暮烟,手抚上暮烟脸颊,在暮烟颊上印上一个轻吻,“何必起来,我知你一向贪睡。” 



  暮烟尚未完全清楚,坐在被子里,眯了眼睛,半梦半醒般听著周颜声音,模糊的哼一声又滑进被子里。 



  周颜自去穿衣。暮烟在被子内忽然想起什麽,忙坐起来。周颜回头,见暮烟眯著眼睛,从床角拾起昨夜扔到一旁的中夜,从内里掏出一只玉佩递来。 



  周颜接过,见那玉佩长方形状,通体碧绿,纹饰古雅。玉佩的一面雕著一面古琴,另一面刻著琴棋书画四个篆字。 



  暮烟一边打著呵欠一边道:“你若实在遇到麻烦,便将这枚玉佩交给‘罡德武院’的鹿司已,也许他能帮得上你。” 



  周颜满心疑惑,还想问暮烟,暮烟却已经钻回被子内酣然入睡。 



  犹豫一下,终还是将玉佩揣入怀中,系好衣服出了门。 



  日上三杆时候,暮烟终於醒来。而周颜早已与周剑离开了周府。 



   



  十六、 



  周颜不在,小院周围似乎多了些会武功的人。 



  暮烟正坐在窗户旁看书,听到窗户外面细微的气息声音,是只有有内息的人才有的呼吸声,想必周颜离开时候也安排了人注意著自己的动向吧。 



  笑一下,想起那天周颜离开,自己迷糊时候不知为什麽,竟然鬼迷心窍的把自己的玉佩给了周颜。替别人担心,这种情绪还真是陌生。暮烟眼睛看著书上的墨字,淡淡笑起来。 



  窗户上有扑啦啦的声音,暮烟站起推了窗户,一只全身墨黑的小鸟叽喳叫著飞进来落在暮烟指上。暮烟自黑色小鸟的腿上解下一卷纸条,又松了手指,黑色小鸟展了翅飞入空中。 



  暮烟展开纸条,看了,将纸条扔进了炭盆。 



  房间里一时有些寒冷,暮烟披上棉衣,在熏炉里添了一把细细的香料,然後对著窗户坐下慢慢抚琴。 



   



  天气萧寒,周颜又不在,暮烟每日里只是懒睡至天光大明,偶尔在自己小院的凉亭旁坐坐。 



  原本想在周剑和周颜不在时候探一探周府方位,但是小院周围安插了这许多的守卫,又是天寒地冻身体懒倦,於是心下也就罢了。 



  门打开,棉帘掀起来,小风从外面挤进房间,搓搓手,拨了拨炭盆,劈叭作响。 



  暮烟一时间有些分神,指上子略有滞涩。 



  倦意上袭,暮烟扔了琴,解了外衣钻进被子里,只一会儿,便已经变了均匀的鼻息声。 



   



  门吱呀一声,进来的却是周颐。 



  “他睡了吧。”周颐瞥一眼垂手立在一旁的小风。 



  “是的,三公子。” 



  “行了,你出去吧。”周颐冲小风挥挥手,小风退出了房间。 



   



  周颐挑开床帐,见床上,暮烟睡的香甜,脸上面纱被均匀鼻息吹的微微抖动。 



  周颐伸出手,刚触到暮烟的面纱,暮烟却翻了个身,脸冲了墙。面纱微微下坠,露出一角粉嫩肤色。 



  “绿腰恨你抢了二哥,却还说你容貌比二哥更胜上一分,那我便毁了你相貌如何?”周颐自言自语著,又伸了手。还未触到面纱手腕却在猝不及防间被忽然抓住。暮烟弹琴的十指看来纤长莹白,周颐却被这纤纤十指握了不能动分毫。 



  暮烟懒懒坐起,靠著床背,隔了面纱看著周颐青白不定的脸。 



  “三公子今天来又是所为何事啊。” 



  “我明明让小风在炭火里加了……” 



  暮烟懒懒的打个呵欠,“‘南柯一梦’吗。我现在倒确实有一些困了,不过实在不妨事。”他松了周颐的手,周颐忙退後一步。暮烟懒懒道,“阿颜不在,不知道三公子跑到这内宅来做什麽,三公子不怕,我倒还要避嫌呢。” 



  “你到底是什麽人?为什麽跑到周家?”周颐手指暮烟厉声问道。 



  “我?我原本是紫烟馆的一个无名琴师,现在是周府二公子周颜的当红男宠。”暮烟掀了被子,一条腿跨下床,亵衣的下摆从大腿上垂了下去,春风无限,周颐却是看也不敢看。 



  暮烟站起来,周颐忙後退一步。暮烟却根本懒得理他,自一旁拉过棉衣披裹在身上。 



  “你怎样想阿颜本与我无关,但我实在不惯被人当了标靶。”暮烟冷笑著,“你之前在自己指上用了天蚀粉,这次又想毁我容貌,我因你是阿颜的弟弟不与你计较,你最好也不要再来烦我,我不保证下次还会顾忌其他人面子。” 



   



  十七、 



  暮烟裹紧了裘袄,懒懒的斜倚在凉亭。算算日子,周家两兄弟也离开了有八九天了。 



  周颜不在的日子颇觉无聊,尽管他在时候也多半白天不在身边,但是现在却益发的觉得空荡。 



  不远处,小风垂了手,仿佛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八成又在周颐授意下监视著自己吧。想起那天周颐的一脸青白不定的表情,忍不住心下好笑。瞟看一眼远处小风一半装著不在意,一半偷偷看自己的眼神,想起反正周剑周颜都不在,自己又已是与周颐撕破了脸,忍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