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bl016回眸百笑-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有他在,无论何时何地,总是莺莺燕燕娇声倩语,成浩司天生有吸引女人的本钱,我觉得奇怪的是,现代知识女性的口味怎么那么奇怪,居然那么喜欢围着轮椅打转,撒娇卖痴。
这其间必然有我不可理解的非常因素存在,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就对他们投注了更多的关注。配方室以前只有几个老专家,本是个寂寞的地方,可最近却成了全公司上下点击率最高的地区。
那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我路过时总是不屑一顾地冷哼一声,可那笑声却象小老鼠的爪子,挠得我心头痒痒,终有一次忍不住推门而入。
那一瞬间,就象卡带放到半截绞在机器里面,笑语声嘎然而止,跷班来打屁的同事都作目瞪口呆状看着总裁从天而降,面色如临大敌。很多老板都是同样的毛病,闲来无事到处晃悠,搞突击审查,因为他们喜欢享受那些下属们惊慌失措的表情,可我很懒,不愿下楼,所以一出现便更加引人注目。
我对他们笑笑,个人感觉很亲切,可他们却个个象被扣了半年薪水,愁眉苦脸地对我问好,然后低着头走开。
只有成浩司还一如既往的微笑,对我道声好。
我说“一如既往”,可以追溯到好多年前,他总是一脸山崩都面不改色的风度,每次擦身而过都对我道声好。
我实在烦透了从他嘴里吐出这个字。
还好他去了美国以后,那声“你好”换成了“HI”。
我走过去,随手拿起桌上一个杯子,放在手中转动起来。
自打招聘会的茶杯事件以后,所有人都对我手中杯子噤若寒蝉,配方室的老专家们看到我又拿起了杯子,吓得脸色发白,一个人走过来,赶紧夺过来,笑着说:“我去给您泡杯咖啡。”
我尴尬地点头,转而对成浩司道:“工作还习惯吗?”
他耸耸肩:“工作轻松,待遇好,薪金又高,多亏你这老同学照顾呀!”
我问:“怎么会想到来香港的?美国不好吗?”
“好,可是雨晨要来。”
我嗯一声,幸而手中杯子被人拿走,不然怕是此时难逃粉身碎骨的命运。
“你真是个好丈夫呢。”
他失笑道:“你在称赞还是讽刺我?”
我默然。
自从成氏夫妇二人搬入我们对面的单位,我的生活一如往常,爸爸却是比以往勤快许多,每天定点定时醒来,冲到洗手间梳洗一番,捧着他的宝贝饭盒到对面去,没一会儿那边就传来热闹的对话。
我则继续在家吃冷掉的隔夜饭。
回来后爸爸一整晚都精神异常,拉住我开始叙述在对面的见闻,好象不是从别人家蹭饭归来,而是去经历了一场奇域大冒险。他的神情龙飞凤舞,模仿力惟妙惟肖,使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我嗤之以鼻,不过是平凡小夫妻一天三餐柴米油盐,有甚稀奇。
可爸爸说:“这就是幸福呀!”
一个清早,我难得早起,对面门传来动静,我将门悄悄掀起一条缝,向外望去。
成浩司刚刚出门,宁雨晨跟在他后面,将一把伞递给他,脸上的就是这种幸福的笑。
成浩司已经推着轮椅离去,只见背影。
幸福已经离我远去。

“你爱她吗?”我问。
成浩司很狡猾,有外人在的时候,他很少和我讲话,即使讲了,也总是不冷不热的客套,可他的目光,不管周遭多么喧哗,也会穿透层层隔离,畅然无阻地投射向我。
我向他望去时,他用两只手交插垫住下巴,淡然无波地看着前方。
“爱。”他回答我:“雨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只是这样?”
成浩司歪着头对我笑:“你还需要什么理由?”
宁雨晨捧着块精致的糕点,从阳台走下来,搂着成浩司的肩膀,略有醉意地问:“你们在聊什么?”
成浩司摊摊手,道:“叙叙旧。”
宁雨晨咯咯笑起来,调侃道:“还在叙?我本以为那一晚该说的都说完了呢!”
成浩司也伴着她笑。
“好啦!如今你们在一家公司,以后有得是时间!今天晚上先陪陪我!”
我后背一阵发冷,看那女人笑容可掬,根本分不清她哪句真哪句假。
“浩司,你快来看,我好喜欢这新房子,阳台好大,夜景很美呢!”说着推着成浩司走过去。
“浩司,今年的生日派对我就要在这里庆祝!”
“好。”
“把内地的朋友都请来,对喽,还有你公司的新同事!人越多越热闹!”
“好。”
“浩司,你记得我生日几时吗?”
“记得,下个周末。”
……

07。
宁雨晨是个说到做到的女人,离她的生日还有三天,她已经准备就绪,将内地的三姑六婶八大姨统统弄到香港来,组成一支港澳旅行团,自己家塞不下,连我家客厅浴室都霸占。
爸爸看到那么多人,不怒反笑,乐得呵呵的,一个劲拍手,说很久没那么热闹啦,真开心。
我很久没从爸爸嘴里听到“开心”两个字,这件事真离奇。
一位大娘涕泪交零对我说:“听说你是浩司公司的老总哪……模样可真年轻,我家浩司以后可要全托你照顾……你知道,这孩子是很可怜的……”
那方成浩司跟我爸爸同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互相拍着肩膀称兄道弟。
我一脸黑线,大娘,你搞清楚,谁家孩子才可怜?
他们折腾了一整夜,到第二天还不知疲倦,宁雨晨的两个小侄子又叫又跳,说要去海洋公园玩。
老爸主动担当起了当导游的责任,我对他很不放心,虽然人在香港呆了十来年,可天天泡在灯红酒绿之下,哪识得白天的道路,他不把这群人领去填海就不错了。
公司有专门用来运送鱼肉的冷冻车,后面的车厢刚好装下这一团的人,他们下车后一个个舌头打颤,终于没办法在我耳根唠唠叨叨了。
露天浴场的太阳大了些,我用帽沿摭住脸,坐得离宁雨晨的亲友团远远的,宁雨晨却舔着冰淇淋凑了过来,故意用臀部挤我。
“干什么?”我问。
“怎么不去同大家讲讲话?”
我摇摇头,道:“太热了。”
宁雨晨呵呵笑两声,用阿婆般的口气道:“后生仔!你该不会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大陆人吧!”
我白她一眼,道:“MISS,你比我更象香港人!”
这话确实,人在中环,住在半山,我却没有香港人应有的洋味与洒脱,我最初的记忆,仍停留在家乡,那条青石板小道。
就连广东话,我也讲得不地道,若非有总裁这头衔,必定被人嘲笑是“北佬”。
“对喽,你祖籍哪里?“宁雨晨突然问,“在学校时,很少听你提起家乡。”
“拜托!我需要讲吗?'奇柯'所有产品上面都有标:'清德镇古秘'!”
宁雨晨摆摆手,忍俊不禁地笑道:“SORRY啊,我没有吃过你家做的豆腐……害怕那豆腐跟你一样,味道怪怪的。”
我不满地嗯一声:“我是怪味豆腐?”
宁雨晨连忙捂住嘴,可是指缝里还是露出一句:“不是啦,口味不同而已……怪味豆腐也有人喜欢哪,呵呵……”
我真拿这女人没辙,那边她的亲友团又在召唤她,她匆匆离去,把手提电话扔在我这儿,没一会儿电话响起,我再向那方向望去,他们一群人正为了海豚表演而开心,我拿起电话。
“亲爱的……”是成浩司的声音,“我迷路了……”
“……”
“雨晨?”
我阖上电话,起身离坐,向海洋馆方向走去。
我去的时候,成浩司正在跟一个穿着橡胶制服的人说话,那人的音量提得很大:“先生,讲广东话好啦?我只是个打工的,英文水平没那么高啦……”
我看成浩司好象挺头疼的样子,跑几步上前拍拍他的肩,问:“什么事?”
成浩司转过头来,看到是我,眼神有点眩惑,或者没有,只是太阳太大,我们都被晒晕了。
我把成浩司推进海洋馆的透明参观隧道,顺着电动行人输送带到了深水区走廊时,他突然说:“咦,今天这里好冷清哪,不是假日吗?”
他这一句话,在空空的走廊回荡几下,又传了回来。
“是啊。”我说:“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成浩司笑起来,问:“柯大少爷,原来是你让他们都放假啦?”
“对。”
成浩司挑挑眉,使劲拍下轮椅,从上面站起来,极舒服地伸下懒腰,道:“总算没人看着了!”
一条加拉哥斯鲨鱼缓缓从他背上游过,象给他高大的身躯加了两个翅膀,压迫感扑面而来。
“到底为什么?”我问。
成浩司爽朗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停下来,眯着眼睛看我:“你还是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问:“你装得累不累?”
成浩司点点头:“累!”
“那你还装?”
成浩司摇头做悔恨状:“是我错了。”
他一脸痛改前非的表情,嘴角却咧起诡异的笑,事实上我根本不必去看他这笑,听到他那声“我错了”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成浩司跟那条鲨鱼一齐向我而来,鲨鱼游到我的上方时,他将我的视线摭得干净。
我只能听到幽蓝的海底世界,他沉重的喘息声。
我浑身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说真的,我干什么要害怕?
谁都不是第一次了。
“为什么?”我还真是不屈不挠。
成浩司扳着我的下巴,将嘴唇贴上来,吞掉我的问题。
“你还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用牙齿轻咬下他的唇瓣,将舌尖探进去。
成浩司用手扶着我的后腰,向他的方向推去,这使我们唇舌接触的越来越紧密,撕扯得越来越狂野。
我们连换气的间歇都没有,成浩司的手在我身上抚弄着,将我的衬衫拉出来,探进下面,另一只手从我们身体接触的罅隙里塞进去,找我的皮带扣。
我当然也没闲着,成浩司的手触到我的手,突然顿住了,因为他摸到一个奇怪的东西。
成浩司愣住了,他的吻止住,过了片刻,缓缓从我嘴里抽离。
我睁着眼睛,望着他,嘴角挂着笑。
他有点趔趄地后退,眼睛里是不可思议的光,却还偏偏要挂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为什么?”这次轮到他来问。
我歪歪头:“你说呢?”
某条不知名的热带鱼摇头晃尾从我手边游过,它那艳丽的颜色,反衬着我手中黑洞洞的枪管。
成浩司闭口不言,完全没有刚刚热吻时的洒脱豪放。
我有点不耐:“说呀!”
成浩司嗯一声,道:“我说……这六厘米的玻璃若是打碎,我们都会喂鲨鱼的。”
“不用你来告诉我。”我不耐地晃晃手里的枪,这个极不专业的动作暴露了我的弱点,被眼尖的成浩司捕捉到,他突然矮下来,侧身避过我的枪口,伸出长腿向我抄过来。
腿脚灵光的人就是不一样,我顿时站立不稳,被他带得向一旁跌倒,手里的枪也掉落,摔得很远。
我咬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再去捡枪,成浩司已经从我身上跳过去捡起来,他端详两下,顿时脸色青黑。
我得知大难临头,想跑,裤腰已经被拎住,成浩司把我扔在地上,用膝盖顶住我的肋骨,我唉哟叫一声,是真的疼。
成浩司见我呲牙咧嘴,稍微放松了点,可脸色仍是不善,他揪着我的领子,把枪口朝我额头,扣下扳机。
我连忙伸手去挡,却还是被喷了一脸的水,我用手胡乱抹抹,从手指缝里窥视成浩司的脸,忍不住嘎嘎笑起来。
成浩司直想把那水枪敲在我脑瓜子上,可终究没下手,他咬着牙骂:“你搞什么飞机!吓我一跳!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我瞪大好奇的眼。
成浩司失笑,将枪丢向一边,用中指弹下我的眉心,“我还以为……你真要杀我……真有那么恨我吗?”
“有!”

08。
成浩司轻啄下我的唇:“有?”
我伸出双手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