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放飞我的心-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妈妈也跟着哭喊出声了:“小岚,父母绝对不离了!”

“真……真的?”小岚的声音愈发低了。

“真的,绝对是真的,爸妈不会骗你的!小岚,爸妈不会骗你的!”夫妻俩同时喊着。

听了这话,小岚的精神状况似乎稍稍有了点起色,于是爸爸和妈妈开始向小岚争相承诺起来:“小岚,爸妈再不会像以前那样吵架了,一定不吵架,我保证。”

“妈也保证不会再吵了,妈会学做很多很多的菜,会努力地照顾你们。”

“以后有什么事,爸爸都会和你妈商量的,我们不会再互相吵架了。”

“对,我们不吵,我们可以一起好好商量。”

“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的,我们要过着幸福的生活。”

……

可视通讯的屏幕上,听着父母的承诺,小岚漆黑的眼睛中充满了欣喜的光芒,但同时,他的眼帘也渐渐合并起来,上下两排睫毛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合上了。

“爸,”“妈,”小岚的嘴唇无声地动了最后两下……

第二十二章 医院里

“飕~~”,随着喷射口气流的逐渐减弱,一架表面涂着闪光涂料的、抢救用的小飞机越飞越慢,最后它在紫草皇城的素问医院后院的升降坪降了下来。

机舱门大开,里头伸出了一条金属斜坡搭到地面,接着,两名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抬着一个担架快步走下飞机。担架躺着的是个8岁左右的小孩子,他口鼻上罩着一个输气罩,输气罩连着一个供氧的设备,正不停地往孩子的体内输送着纯氧,除了输气罩罩住的地方外,孩子全身都被裹在一层厚厚的保护性白色膏状物体中,看起来很像个小雪人。升降坪旁有预备好的推床,护士们把担架放在推床上,急冲冲地推着向医疗大楼跑去。

又过十来分钟,几架警用的悬浮车也赶到了素问医院,两个哭成泪人的中年男女互相扶持着,从车上下来,直奔医院大楼而去。

他们就是小岚的爸爸和妈妈,在二十多分钟前,工厂的设备运到了‘葡萄圣地’,将冷藏室的大门破了开来,当时医院的抢救飞机已经被警方叫来了,护士们第一时间对孩子进行急救,并送上飞机直飞素问医院。

小岚爸爸和妈妈在导诊护士的陪同下,来到抢救室的外面。训练有素的导诊护士安抚着情绪十分激动的夫妻俩:“你们放宽心一些,不要太激动,既然小孩已经送进去了,那说明还有得救啊,以现在的医疗手段,只要不是最重要的器官被完全破坏,基本上这条命都能挽留下来的。所以啊,你们先不要太激动,否则那就是白白折腾自己了。”

小岚妈妈泣不成声地说:“可……可那是我的孩子啊!呜呜呜,你知道他在那间冷藏室里受……受了多久的罪吗?又冷,又有毒气,我恨不得受罪的是我啊!”

导诊护士安慰说:“太太,还是不要太难过了,小孩子的恢复能力是最强的,只要能救过来,是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而且啊,你的孩子救过来后,你还要花很大的精力去照顾他的,是不是?所以现在你们还是先坐下来休息一下、恢复一下精力比较好。”

在导诊护士的多番劝慰下,小岚的爸爸和妈妈才稍微镇定了一些,他们坐立不安地在抢救室外面等着,时不时抹着眼泪。

对他们来说,时间是分外的难熬,十几分钟后,他们终于看到抢救室的门开了,一个男大夫走了出来,小岚爸爸和妈妈赶紧迎上去,急急问他:“医生,现在怎么样了?现在怎么样了?”

大夫想必早已习惯被病人家属围问了,他一边走,一边随口说:“现在还在抢救当中,小孩还处于深度昏迷中,没有脱离危险。好了,你们不要挡住我,我要去拿些药物来辅助手术进行治疗。”

小岚爸爸和妈妈不敢再拦他,大夫走开后,他们继续在抢救室的大门外受着心如刀割的煎熬。

又过了十几分钟,小岚爸爸和妈妈的心里已经忍不住预感到可怕的结局了,他们越等就越害怕,心口像被人用大锤在猛砸一般难受。

“为什么还不出来?为什么还不出来?”爸爸喃喃自语着,他全身发着抖,只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和脆弱,下意识地,他抱住了妈妈颤抖的肩膀。

妈妈也正处于无法独自承受痛苦的时候,她配合地放软身体,倒在爸爸的怀里,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从丈夫身上汲取支撑下去的勇气。

夫妻俩就这么相互依靠和支撑着,在空荡荡的抢救室外面等待着难以预料的消息。

终于,门又开了,另外两名大夫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两人都神色倦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小岚爸爸和妈妈的心顿时揪紧了,他们看着两名大夫的表情,心里怕极了,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去问手术的情况。

其中一名大夫走到他们面前,向他们点了点头。

“大夫,请……请问……”小岚爸爸紧张得无法把话说下去。

大夫脱下一只手套,用手掌揉揉疲累的脸,才说:“还好吧,这个抢救活儿虽然难度不小,但过程倒比之前的几个手术要顺利得多。”

这话有如天籁一样进入了小岚爸爸和妈妈的耳朵里,他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两人有些失礼地扯住了大夫的衣服,口不择言地说:“大夫,再说一次,请再说一次,我的孩子他是不是已经没事了?大夫。”

大夫苦笑着从他们手里拉出自己的衣服,说:“令郎已经救回来了,情况正常,相信很快就可以康复的。”

听到这句话后,小岚爸爸和妈妈欢喜难禁地抱在一起,他们都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用力地拥抱着,不停地流着开心的泪水。

小岚在四壁雪白的病房里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自己的爸爸和妈妈,听到的是他们如珍似宝般的呼唤:“小岚,来,张开眼睛看看,是爸爸和妈妈呀!小岚……”

“爸,妈,”小岚轻声叫着他们。

爸爸和妈妈的神色都激动不已,爸爸说:“小岚,你总算醒了!可担心死我们了。”

“我们还以为会失去你呢,现在真是太好了。”妈妈亲了他脸一下,说,“你现在觉得怎样了?身上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跟爸妈说说。”

小岚扭扭脖子,又动动脚趾头,然后说:“妈,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你知道吗?你昏迷了足有一天了。”

小岚有点纳闷:“有这么久吗?可我觉得我只是睡了一个觉,而且还不够睡。”说完,他打了个呵欠。

爸爸和妈妈都笑了起来,爸爸说:“先不要再睡了,你起来喝点汤吧。”说完,他坐到床头,扶小岚坐起身来,并且把臂膀圈在他背后让他靠着。

妈妈起身从旁边桌子上端来一碗香菇肉丝汤,用汤匙一口一口地喂小岚喝下,小岚开始还没什么胃口,但越喝越香,很快就把热腾腾的香菇肉丝汤给喝完了。

“好喝吗?要不要再来一点?”妈妈问他。

小岚比刚才精神多了,他考虑了下,摇头说:“不要了,我够了。”妈妈于是便放下碗,用吸水纸帮他擦拭嘴巴。

病房里很安静,小岚舒服地靠在爸爸结实的臂弯里,又有妈妈轻柔地为他擦嘴巴,觉得现在简直是万分的安全和幸福,不用再挂念着什么,也不用再害怕什么了。他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估计爸爸妈妈也是差不多的感受,他们只是微笑着和小岚说些不重要的话,动作也很是轻柔。全家人都刻意不去提起前两天那可怕的事情。

这种心照不宣的温馨场面维持了很久,直到‘晨曦和风’号的薛船副、董大夫、廖龙三人的到访。

“小岚,我们来探你了!”廖龙大声说,他还举起了一袋子水果和一束鲜花给小岚看。薛船副和董大夫也是满脸堆笑地走上前来,祝贺小岚的康复。

“谢谢,你们有心了,这么忙还抽出时间来看小岚。”小岚爸爸客气说。

“哦,不这么说,”薛船副说,“说起来还是我们飞船出了问题,才把小岚给牵扯进去的。”

“小岚,”董大夫走到床边摸摸他的头,亲切地问:“好了点没有?身体恢复得怎样?”

小岚说:“我全好了,你看!”说完,他孩子气地曲着举起双臂,在半空用力晃了两下。

董大夫见了很高兴,说:“那好极了,本来咱们还很担心你呢。”

小岚说:“我才没事呢,因为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救我的。”

这话使大家都为之莞尔,小岚爸爸和妈妈一边笑,一边悄悄地对看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有些难为情,也有些温暖甜意。

董大夫他们和小岚一家寒喧了好一会。后来他们提到了标本非法买卖案,薛船副告诉小岚一家:“那个非法收购鸟类标本的罪犯已经被抓住了,警察把他投入了重罪监狱。”

小岚爸爸和妈妈都急问那个姓邱的坏人会被判什么罪行。薛船副回答:“还没那么快定刑,不过警察们说了,他最起码也要判上二十年监禁,外加巨额的罚款。”

小岚妈妈“啐”了一声,恨恨地说:“便宜他了,我看就是死刑也不过份。”

“执法人员也要考虑不少东西的,”薛船副向她解释说:“本来要是小岚有个三长两短,那他肯定会被判死刑的,不过既然小岚没什么大事,警察又要靠他去抓其他犯罪成员,那刑罚可能就不会太重了。”

小岚爸爸和妈妈都很不满意,但对这事也没什么办法,于是他们又问起整件案件的具体情况,薛船副详细地回答了他们。

原来,那个邱先生叫邱子瑜,是个跨星际非法买卖艺术品的犯罪集团成员,他主要负责收购各种珍奇甚至濒临绝种的鸟类标本,这次他来摇光星收购标本,恰好摇光星鸟类保护组织的专职标本制作师林雨光的妻子重病入院,林雨光急需很多钱来支付昂贵的手术费用,邱子瑜便和林雨光联系,提出要购买一些珍奇鸟类标本,林雨光犹豫了很久,最后同意了。

于是林雨光便趁自己在各博物馆和鸟类保护区工作的时候,暗中偷窃了十五只鸟类标本,并跟着‘晨曦和风’号飞船来到绿洲月亮上,和邱子瑜碰头交易,地点是紫草谷,因为邱子瑜在这里有个长期专用的冷藏室。

刚好这时小岚‘偷渡’被发现了,‘晨曦和风’号飞回了银月绿洲,虽然林雨光想法子让飞船掉头,但已耽误了交易时间。接着小岚又撞破了他们的现场交易,再之后林雨光被抓,邱子瑜也在‘葡萄圣地’被小岚和唐入画发现。

“……最后,他逃到了紫草皇城里,但还是被抓了关起来。”薛船副说。

小岚妈妈说:“他活该!这是罪有应得。”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对了,小岚,我还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董大夫笑眯眯地说,他拿出一个硬质有机物制成的盒子,就是飞船上用来装鸟儿的那种,“你不是说过很想养只小鸟吗?我带了一只给你喔。”

小岚叫了起来:“真的吗?”他高兴得差点跳下了床,还是爸爸一把把他按住。

董大夫把盒子递给小岚,盒子里头是只红腿白羽的小鸟,小岚看了一会,忽然想起了它的名字:“这是小鹀,对不对?董叔叔。”

“没错,它唱歌很好听的,以后你和它熟了,它就会经常唱歌给你听。”

小岚听了欢天喜地,他爱不释手地看着盒中的小鹀。而小岚妈妈却有点迟疑,她小声地跟董大夫说:“大夫,不瞒你说,我们家实在太小了,阳台才一点大,养鸟不方便啊。”

董大夫回答:“其实不用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