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木捕胶偷摹
  南半球的夏天和热,但是埃辛诺尔位于丛山环绕中,蔚蓝的天空和顶着雪帽的高山形成了南美独特的美景,因为在高原上,这里的夏天反而是最舒服的季节。
  高贵挑剔的LANKESTER公爵很迷恋这里的夏天,当然对于这位同样迷人的黑发朋友,他表现出同样的好感。
  他坐在富有欧洲中世纪风味的巴洛克风格的桌子边,品尝着自己带来的厨子做出的最纯正的拿铁和提拉米苏,顺便欣赏旁边那位寡言而冷漠的美人。
  诺森穿的很随便,上身裹了件米色墨西哥风格斗篷,下身休闲牛仔裤,盘膝坐在草地上,光着脚,膝盖上放着打开的书,他低着头,白皙的后颈因此而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黑色泛蓝的长发还是扎成俐落的冠状马尾,垂着一边。
  “在看什么?”
  “Oscar Wild的戏剧集。”这位寡言的帝王抬起头,眼镜后的黑眼睛平静而微微迷茫。
  “哦?”公爵弯腰看那集子的封皮,一个充满时髦而性感的中年男人穿着长靴和一身皮草,斜倚在哥特风格的躺椅上,脚下堆积着泛着光泽的丝绸,虽然是灰色调的黑白照片,然而明显的能看出这个男人有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善辩而多才,纨绔而不羁。
  “Oscar Wild,爱尔兰天才诗人,剧作家,评论家。他的作品中充满了巧妙的比喻,辛辣的反讽,信手拈来即是文章。一个被埋没的天才,”公爵说,“而在现代,成为同性恋者的精神偶像。可怜的美少年道格拉斯,他显然没有足够的眼光。”(俺蹦出来注解,王尔德因同性恋获罪入狱,他的恋人道格拉斯没有做出对他有利的证词,并且在其入狱后分手,王尔德出狱后只能过着靠妻子接济的生活,最后悲惨的死于巴黎的一家旅馆。)
  “我看的不是很明白。”诺森带着薄茧的指尖翻开,“‘我终于吻到了你的嘴唇’,以死亡为代价,这有什么意义吗?”(《莎乐梅》)
  那页刊登着可怕的插图,虽然对于诺森和LANKESTER这样的成年人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未成年人肯定会导致噩梦。一个性感的只裸身披着七重薄纱异国公主用她丰厚的嘴唇吻着她捧在银盘里的人头,人头还带着一节流着血的颈,蜿蜒的血迹从银盘中溢出来,流到异国公主蜜色的手腕上。
  她的神情满足而陶醉,他的神情平静而圣洁。他们的头顶上乌云密布,一截翅膀从乌云的缝隙中向大地伸展。(王尔德戏剧集是没有这幅插图地~至少我看的版本没有,这是我YY出来的……)
  “这就是征服和毁灭,不惜一切。”公爵想了一会儿,把手轻轻搭在帝王结实的肩膀上,“当面对最喜爱的人或者物的时候,大部分人想的会是独占。这就是诱惑,贪欲,宁可毁灭也不愿共享,或者放手。”
  诺森把书合上,看着远处太子追捕一只鸭子。“肮脏的人性。”他总结。
  他把书扔到一边,给自己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庭院的那一边,桑亚太太端着一个托盘走进去。
  “不过,你真的对君烨很有兴趣?”
  诺森抬头,他显然今天心情不错,比较有聊天的欲望。“LAN,我们是什么人?”
  公爵看着这位密友微带着笑意的神秘黑眼睛,大笑着回答,“我们是掌控者!”
  “不错,”诺森单手托着下巴带着柔和的笑意,他看着埃辛诺尔山庄白色的庞大建筑群里的一间,桑亚太太刚才打开了窗户,让金色的阳光直射室内,这样能给伤员带来好心情。“我们是掌控者。权势,财富,力量!我们应有尽有。我们掌控人的命运,生死,一切一切。但是,你知道我渴望什么吗?”
  公爵摇头,但是他微笑着,隐隐约约知道自己心底的那个答案是正确的。
  “兴奋!”诺森吐字及其清晰,“我缺少刺激。当生活每天都相似,我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听着别人同样的对话,今天可以预见明天,我的生活在重复。我闭着眼就能想到会发生什么,至少LURE CAPITAL现在是不可动摇的!我很无聊。”
  “然后这只猛兽撕裂了你的生活。他杀了你的人抢了你的货,有人挑战你的权威,让你感到其实你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是的。”诺森点头,他已经很少有这种好心情了,“他让我很兴奋。我很想见见他,甚至想拥有他,他真漂亮,即使看着都是一种诱惑,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这真是太美妙了!LAN,说真的,让我用30吨毒品和那个不识货的家伙换我都认为值得!”
  “只有你会放纵这种危险品在身边。”
  诺森站起来,上翘的唇角流露出一种琢磨不透的笑意,“因为我足够强大!”
  “环保主义者的心思真难猜透。”LANKESTER微微嘲讽。
  “难道不是吗?我以为你也会有兴趣。”
  “我对智商高的猛兽没兴趣,我不喜欢他隐藏情绪的样子。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携带着剧毒的家伙。”
  “剧毒?”诺森微微皱眉,忽然瞪大眼,“你不会说的是WERSEN家族的‘蛇牙’吧?”
  “我还没有兴趣被眼镜蛇来致命的一下。”LANKESTER摊开手耸肩,然后点燃一根雪茄,火光后的面孔端正而英俊,“我有兴趣的不过是一只带毒的小蝴蝶罢了……”
  与此同时,香港。
  真正的文鄢其实和大多数人看到的不一样。
  他推开公寓的大门。君烨的公寓总是收拾的很干净,家具电器用帆布蒙着,仿佛主人只是出差,不久就回回来。
  然而他没有任何消息。
  云九站在他身后,皱着眉。君烨失去了联络,生死未卜。他联系到文鄢,得知君烨离开时曾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这是他最后的音信。其实他不该这么做。
  他用尽办法从帝暝内找消息,然而得到的是零。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也不认为文鄢能找到什么。
  文鄢打开写字台抽屉,里面有一些原本放在床头柜的相框什么的,还有一些零碎。他取出一只闹钟和一只手表,仔细看着。闹钟和手表都停了,失去了主人,它们一无是处。
  “我知道了。”文鄢抽出一张白纸,从笔筒里拿了一只铅笔演算,然后转动桌子上的地球仪。
  云九被他弄的一头雾水。
  “根据时、分、秒的顺序,这两只表上面的时间可以组成一个二元一次方程组,而解这个方程组,”文鄢说着,在纸上飞快的演算,“可以得出一组未知数X;Y的值。然后排列组合,有四种可能。”
  “这四种可能,”文鄢转动地球仪,“是以X;Y为经纬度的四个地点。”
  他从地球仪上翻找,“一个太平洋,一个大西洋,一个在沙漠里,而最后一个在东南亚。嗯,是个港口。”
  他回头看着云九,“这里发生过什么?”
  云九看着那个地方,脸色微变,“君烨在这里抢了LURE CAPITAL的货。”
  “黑吃黑吗?黑社会真有意思。”文鄢冷哼一声,“君烨现在应该在南美。”
  云九皱眉,“你为什么确定?就凭着两只停走的表?”
  “君烨不会留着任何无用的东西。而这两只表,显然都是他弄送了电池停的。你看上面的时间。”
  是不一样的时间。
  “而且,”他补充,“我从青门得到的消息也是如此。”
  文鄢没有告诉云九的是,这种方法,君烨必然知道。因为前一天,文鄢在看卫斯理写的亚洲之鹰,罗开被困雪山中的小屋,就是靠着两只停摆的钟得到了下一个线索。
  文鄢看不明白那模糊的描述解释,是君烨一点点解释明白。
  所以,当两只停走的表留着这里,这是最大的暗示。
  文鄢抵达南美是两天后,简凡带着一身伤和一身疲惫去了加拿大,那个让他失了心伤了怀的男子同去。文鄢不喜欢苏修,那个沉静奢华的男子让人看不透他的心。
  简凡换来了弥足珍贵的密码(看不懂的打屁股!继续去看《陌生人》回忆吧),他离开香港时文八给他打了个电话,对于这个电话,文鄢早有准备。
  护短的文家绝不会让他独自涉险。
  “十二,”他顿了一下,似在犹豫,“我不希望你和君烨有什么过密的关系。他太危险,他也不能保证给你平稳的生活,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去。”
  “不,我要去。”
  “你已经长大,”文八握着电话低声叹息,他少有这么严肃,“你怎么做我们不干涉。但是,十二,你记住,无论怎样,即使是为了你十一个哥哥,也要保证自己的平安。”
  (请从14章看起,14章有修改)
  文鄢和云九抵达南美,他们选择从阿根廷入境,南美是块迷人的大陆,蜿蜒雄伟的安第斯山南美洲开发最早的地区,中段山区保留着古代印加帝国的许多文化遗迹。居民主要为印欧混血种,其次为印第安人克丘亚族和艾马拉族。泛美公路沿纵向谷地和海岸沟通安第斯山区各国。 雄据七国的安第斯山脉长约9000公里,几乎是喜玛拉雅山脉三倍半,这里山势雄伟,绚丽多姿,是世界上最壮观的自然景观之一。
  文鄢翻看着可以成为地理学报告的材料,皱着眉头问一边检索情报的云九,“LURE CAPITAL的资料这么少?”
  “这就是力量。他能操纵一切。”云九冲他无奈的笑,“他们是世袭的黑社会,研发药物,商品中介,走私军火,而且有世界上纯度最高的毒品。”
  “难道政府不会剿灭吗?”文鄢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纳税人的税金到底做了什么?
  “不会的。LURE CAPITAL和美国黑手党家族关系良好,‘帝王’甚至还有世袭欧洲贵族封号,他是生化神童,研究药物的天才!而且政府凭什么剿灭?LURE CAPITAL有更多的金子,更先进的武器。”
  文鄢苦笑着低头继续看资料,“‘帝王’名叫诺森?这是姓是名?”
  “这是他的姓,没人知道‘帝王’的名是什么。”
  “为什么?”
  “帝王拥有印第安血统。印第安人坚持只把自己的名告诉最爱的人。不过,很遗憾,能知道的人还没有出现……”
  人性这东西,人类研究了几千年,依然研究不透。
  但至少研究出点规律,或者说大众化的东西,人是视觉性动物,都爱美,至少大多数人都如此。
  但君烨无疑是个异类,他对美人免疫,原因很简单,无论是他,还是君冽,相貌都是万里挑一,习惯导致免疫。
  他从昏睡中醒来,看到的就是诺森坐在墙边的椅子上,一头长发柔软的披在肩背上,黑曜石般的眼睛专注的读手上的书。退去了周身的冷冽,安安静静的样子,居然也有几分柔和温顺的样子。
  “你醒了?”诺森抬头看他,这个迷一样的男子露出了并不适合仇人相见使用的笑意,他朝门外说了句什么,君烨的西班牙语并不合格。他扬起手里的书,笑得有些炫耀。
  君烨瞟了一眼书皮,觉得自己也有些迷糊了。
  《三十六计》。中文版,带现代白话文注释的。
  “If you know the enemy and know yourself;you need not fear the result of a hundred battles。”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君烨审视着他,不知道这个捉摸不定的男子有何目的,他渐渐绷紧了身体,蓄势待发。
  诺森把书抛开一边,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君烨。“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