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恐怕暂时吃不到了。”君烨看着机票,“我有事要离开香港,等我回来好吗?”
  文鄢在那边手舞足蹈张牙舞爪,“没问题没问题,你要去哪里?无论去哪里都要给我带好吃的好玩的还有纪念品和硬币回来……路上小心一路逆风~”
  他还算有常识,知道君烨要搭飞机不能祝福一路顺风。
  君烨宠溺的笑,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
  还是凌晨,候机大厅很空旷。
  君烨进入候机大厅前又给文鄢八哥打了个电话,那边也是懒洋洋的声音,夹着旁边女子娇俏的呢喃嬉闹,虽然欧洲还是白天,但对于文八而言,日夜都可笙歌。
  “能不能让文鄢离开香港?这里实在不安全。”
  文八全名君烨并不知,但是他知道他被称呼为:唐。黑手党高层才能得到的称号。用文鄢的话讲,这个人打家劫舍实在是一把好手,就是不知为什么大学学的是医科,居然还拿到了硕士学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自然权势遮天。
  “为什么?”文八似乎还在和身边的女人调笑,“我对亚洲并不关心。台海战争爆发了吗?为什么没有从我这里买武器?”
  君烨没有理会他的调侃,这个男人想来拿着明白装糊涂,非把人心里最隐秘难堪的话逼出来才算痛快。
  “是因为我。我不想因为我让文鄢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
  “那舍弟不幸成为阁下的弱点了。这我就不明白了,阁下和舍弟非亲非故,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亲密关系吗?”
  “没有!”君烨咬牙。
  “呵呵……”文八轻笑,显然心情很好,忽然语气一转,全没有方才的谐谑,严肃端正,“我文家的子孙,自然有我文家照管,阁下多虑了。”
  顺手挂断了电话。
  他的态度不好,君烨能理解。任何一个兄长看见自己的弟弟被一个男人所爱,心情都不会太好。但是以文八的为人,定不会让文鄢有任何闪失。
  文家向来是护短的家庭,就算文家子弟在外面杀风放火无恶不作,也容不得外人教训质疑。哪怕是关起门来要打要杀,也要护着面子。
  更何况文鄢排行最小,又向来胆小乖巧?自然在文家兄弟间备受宠爱。
  候机大厅里人并不多,君烨看了会儿书。他一直在留意周围,虽然这个英俊的日耳曼人惹人注目,但是君烨发现这些目光中没有任何超过好奇艳羡的额度。
  他起身,进入机场的洗手间。洗手间也没有人,他弯腰用冷水拍拍脸,然而突然在一刹那,身体紧绷,多年生死徘徊的经验告诉他,背后有人。
  他屈肘后击,对方的动作显然比他更快更展先机,一柄硬物抵住了他的腰椎,同时躲过他的肘击,有力的手腕掐住君烨后颈。用力下挫,君烨本来就处于不利地位,对方的力气又出奇的大,他被压在洗手台上,头重重的磕了一下。
  “别动。”对方压低声音,一手持枪抵着君烨腰椎,一手掐着他的后颈,来人显然是擒拿的高手,站位也很巧妙,压制住君烨双手双腿,一时间难以动弹。
  君烨被压制在大理石台面上,脸颊贴着冰冷的石头。脸上一阵惶恐,心里却飞速的思考盘算。
  “别装了,君烨,你一定记得我的声音。”对方语气平淡。
  是,君烨记得。
  扬七,一柄永不生锈的剑。
  “白王有话对你说。”
  即使被压制,君烨也没有丝毫惧色,微微露出个嘲讽的笑,“呵?是想要我命吧?扬七,我宁愿死在你的枪下。”
  “我不想杀你。”扬七松开抵在君烨后腰的枪,对于他,单手就能掐断君烨颈椎,从口袋掏出手机放在他耳边,顿了一下,“你不该联系那个医生。白王监听了你所有的社会关系。”
  扬七不是多话的人,但是他每一句话都弥足珍贵。
  君烨了然,他不该给文鄢打电话的。但是他忍不住。
  电话那边白王的声音满足而猖狂,“君烨,你知道我在哪里吗?我在XX大厦里。”
  君烨心里一悚,那是文鄢公寓对面的大楼。
  “文医生很漂亮么,而且不喜欢拉窗帘。这个距离,足够打爆他的头了。”
  君烨握紧拳头,洁白整齐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你要干什么?”
  “乖乖的听话。再漂亮的尸体也是一堆死肉,你明白的。”白王大笑着挂断电话。
  一枚红色的药丸送到他面前,君烨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LURE CAPITAL送来的新东西。会腐蚀胃壁,造成轻微胃穿孔并且麻痹运动神经”扬七看着君烨服下,顿了一下,“只不过过程很艰难。”
  药效发作的很快,一阵剧烈的灼烧感从胃里炸开,感觉像是一枚炸弹把身体炸成无数碎片,君烨疼的弯下腰,沿着洗手台委顿在地。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优雅的额头低落,从胃传来的剧痛,灼烧感,恶心感都在折磨着他。他只能紧紧的抵着胃口,疼痛附骨,甩不开,躲不掉。不同于枪伤骨折,这种从身体内部散发的折磨让他无能为力,几乎就要呻吟出声。
  扬七扶起他。君烨已经疼的无力。只能被他扶着。走出洗手间,巡视的空乘看到这一对奇怪的男人,走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扬七只是回答朋友胃病犯了需要送医院,他开车过来可以自己处理,便顺利把他带走。
  君烨被无休无止的疼痛折磨了近三个小时,当他终于因穿孔而吐血的时候,白王出现了。
  他被放在帝暝总部的一个客房内。显然LURE CAPITAL的药物非常有效,疼痛不仅仅夺去了君烨的行动力,也让他难以冷静思考。
  白王笑着走进来,脖子上还绑着绷带。他显然心情很好。君烨已经除去了化妆,一脸惨白的趴在床上奄奄一息,外表没有任何伤痕,嘴角却蜿蜒着猩红的血迹。这样脆弱苍白的感觉却让他精致英挺的脸看上去格外的迷人。
  白王笑得越发愉悦。他挑起君烨冷汗淋漓的下巴,“给你一点教训。”
  君烨想扭开头,却被掐住下巴动弹不得,他讨厌这种弱势和屈辱,然而无能为力。
  白王一向心狠手辣永绝后患。但是这次他却没有立刻下杀手,指上用力,看着那对漂亮的墨绿色眼睛因为疼痛而震颤空茫,任何男人都会感到莫大的心理满足。
  不同于身体的快感,这种满足是一种让人上瘾的心理高潮。
  白王左右打量着,“真是不错,怪不得‘帝王’出价50公斤冰毒来换。这样的脸和性情,也对得起那位收集美人的癖好了。”
  君烨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
  “帝王”是LURE CAPTIAL,诱惑之都的帝王,南美走私、毒品、军火的翘楚人物,拥有自己的武装部队,军事基地,甚至和政府勾连,真正的地下王国,暗夜中的帝王。
  而君烨,杀过他的女人,抢过他的货。
  君烨顿了顿,墨绿色的眼睛张开。他一只手紧紧的按压着胃,乌黑的睫毛因为疼痛而颤抖。
  “回你的公寓收拾东西做出要远行的样子来。”
  君烨这几日没有回公寓,东西还是以前的样子,这样放着把他送走,难保他跟狡猾的君冽有什么约定记号。这样的后患,白王还是敬谢不敏的。
  君烨睫毛颤动,脸色苍白,眉毛上挑的样子却格外狂妄,“你不怕我搞破坏?”
  白王看着他,大笑,“你不敢!”
  “扬七正照顾着你的心肝宝贝,现在还敢不敢轻举妄动?”
  君烨紧紧的咬着牙。
  君烨的公寓简单装修了一下,不大,50平米的房间也够单身汉居住的了。
  君烨的胃出血略微止住了些。只能脸色苍白的抵着胃口踉跄前行,身体内部隐约的钝痛,整个世道火烧火燎,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手铐和脚镣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好整理,别耍什么花样。”白王站在门口看着他,君烨收拾了几件衣服,一点零碎。从衣柜的暗格里取出匕首和枪支的零件,在家具上蒙上帆布。收起桌子上的零碎和床头柜上的闹钟放进抽屉。
  白王看着,他没有放过一个细节。冲背后的手下点点头,要求他们重新检查一遍。
  手下点头示意尚可。白王走过去。君烨正站在窗边看天空,那双墨绿色清澈野性的眼睛居然流露出一点淡淡的悲凉,仿佛面临牢笼的野兽,预见了结局,却无力反抗。
  LURE CAPITAL的药显然很有效,白王一掌劈在君烨后颈,后者墨绿色的眼睛一片空茫,委顿在地。
  这是君烨睡的最绝望的一觉。
  君烨不知道自己醒来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但是他能够肯定的是肯定换了国度。
  诱惑之都以药物著名,君烨知道有许多方法可以迷惑他的神智。他没有立刻睁开眼,甚至连呼吸都没有改变频率。小心翼翼的试探,身下是丝绸床单的质感,而身上似乎盖了什么薄毯,柔软而舒适。
  身边有人,但是呼吸细小自然,手里西西索索的有什么动作,像是女人或老人。
  他装作翻身般的自然动了一下,四肢轻松,活力充沛,没有任何被束缚的迹象,甚至有人慢悠悠的上前给他掖了掖毛毯。不像是被对手仇家囚禁,更悠闲的像是在朋友家留宿。
  君烨自然的睁开眼睛。他装成刚醒来的样子,一对墨绿色的眼睛迷茫空洞。
  果然一位白发老妇人正坐在床边织毛衣,很容易看出她手中的织物是安第斯山脉风格。老妇人绽开朵笑容,一对明亮的黑眼睛嵌在皱纹中像是鸟巢里的小鸟,古怪的看着君烨,飞快的吐出一段音节。
  像是方言什么的。
  看着君烨不解,过了会儿老妇人才用磕磕绊绊的英语交谈,“虽然已经是夏天,但是山地凉爽,你的病刚好,盖上毯子。”
  这里是南半球!
  君烨微笑着点点头,他知道老妇人指的是他的胃出血。微笑是人类共通的语言,老妇人也愉快的笑了,“我是桑亚太太,年轻人,欢迎来到XX山庄。诺森阁下正在等着您。”
  LURE CAPITAL的暗之帝王!
  “不必麻烦你了,桑亚太太,我来带他过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推开门,他有一头柔软密实的蜂蜜色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温暖。长的颇为有拉丁情人的意思,一双眼睛多情而风流。
  桑雅太太站起来,“哦,汤尼太好了。我想新来的东方美少年很有兴趣尝尝桑亚太太的墨西哥鸡肉卷和苹果派,是么?”
  君烨对着眨眼睛的老妇人客气的微笑。老妇人展开围裙下摆,收起她的编织篮子,推门走出去,回头的瞬间还丢下个温暖的笑意。
  “我是汤尼 维 拉瓦尔。”风流多情的拉丁情人伸出手,这对于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君烨来说无疑是一个很新鲜的体验,他回握了他。对方的掌心干燥,手掌稳定,拇指内侧和虎口出有厚厚的茧子,这是用枪好手的共有特征。
  “我是君烨。”
  “你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有一双迷人的绿色眼睛。”汤尼露出六颗牙齿,组成一个璀璨的笑容,“像是某些大型猫科动物, ‘帝王’阁下一向迷恋猛兽,想不想见见你的新主人?猛兽先生?”
  他站在床边,猛的拉开窗帘。金色的温暖的阳光倾斜而入。这里是一楼,落地的窗户打开着,外面一面浓密馥郁的芬芳玫瑰。
  “阁下和公爵大人正在喝下午茶。我想你很有兴趣观察一下。”
  XX山庄以玫瑰闻名,但是这不是帝王的爱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