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自己的蓝牙耳机咆哮。
  诺森耸肩,“他们早有准备。”
  从骷髅手链开始,到拍卖会,陌生的地方,带血的扶桑花,君烨眼前灵光一现,“叶旗!”蛰伏多年的黑帮少主。
  但是他们一个南美,一个北美,井水不犯河水,生意上也从未有什么冲突,自然相安无事。叶旗为什么千里迢迢费劲心力的把帝王诱来拍卖会?然后痛下杀手?在这样一个充满了政要,商人,黑手党的聚会上动枪,他的目的是什么?
  诺森从容的从腰间的枪套中取出弹夹,抛给君烨两个,然后慢条斯理的装子弹,他看出了君烨的疑问,“叶旗的眼睛。”
  “嗯?”君烨不解
  连密切注意外面的公爵都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显然也不知内情。
  “MILOS给我找了大麻烦。”诺森耸肩,“叶旗的眼睛是他弄瞎的。用一种可以控制神经的药物,类似毒品,会上瘾,不过有中和剂,但是副作用严重,它毁了叶旗的眼睛。而叶旗想要的,当然是中和剂。”他瞄一眼外边,必须尽快离开,上面那几个不过是小角色,而现在这些逐渐逼近的全副武装、统一着装的对手,显然是职业雇佣军。
  “LAN,你先离开。他们的目标不是你。”诺森皱着眉,回头对君烨做了最后的解释,“这种药物是我的作品,而唯一的解毒剂配方,”他一根手指点点自己的头。“在这里。”
  怪不得叶旗无所顾及的动手,这已经是他的最后希望。
  “我们人手太少,直升机至少十五分钟之后才到。而且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空中武装。”公爵摘下蓝牙耳机,脸色有点难看,“我从上面离开,现在一片混乱混出去没问题。诺森,一定要撑住。”
  诺森点了点头,依然是漫不经心的淡漠笑容,“没问题。”
  私人领地,闲人莫入。
  那么发生什么事也就不奇怪了。
  先发制人!
  枪声响起,诺森看都不看那倒下的人体,只是重复着扬手,射击,简单利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君烨看着满地狼藉,空气中的血腥让人作呕,诺森就站在那中间,脊梁笔直,一身血衣,披了一肩的星光夜色,美的炫目。
  唯有那一双眼,依然是平静无波的漆黑,沉静。如午夜的星空,深邃的仿佛要把灵魂吸入。
  纯粹,强大,勇往直前,宛若神祗。
  “好枪法。”
  对面有人拍掌走出,同样的长发,细眉大眼,相貌清纯,眼神却阴冷。“不愧是LURE CAPITAL帝王。”
  “多谢夸奖。”诺森神色不变,看着对面真枪实弹呈扇形包围过来的人,“昭少,有话直说。”
  这回,是真的下杀手了!
  明媚的少年轻轻的笑了笑,平白多出几分媚意来,眼里的阴冷却丝毫不减,“各为其主,我自然是为我主之事而来。阁下是制药奇才,还是给个面子,事后厚礼奉上,共为盟友,定当感激不尽。”
  诺森闻言,微微低头,眼镜王蛇在他纤细有力的之间转动一圈,然后插回腰间的枪套。他满身是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溅上的,连发梢都向下滴血。他没多少子弹了,以二敌众,又没有什么接应,公爵说的十五分钟,凭什么?
  “凭什么?”诺森的嗓音轻柔冰冷,“我做的药,我配的中和剂。被人稍稍胁迫就赶紧拱手让出,那今后,我LURE CAPITAL帝王的面子在哪里?”
  他说的风轻云淡,拒绝的却也斩钉截铁。君烨看看对面的真枪实弹,昭少渐渐不郁的脸色,微微的笑——这世上有几个人,面对如此众多的枪口还能依然本色?
  也就是他了。
  视线一角猛然闪过一点白光,昭少状似轻松的摇头,忽然泛起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君烨大喊,“温内图,趴下!”
  他向前扑倒,子弹打偏了,地上的尘土激扬,然后又是子弹破空声,诺森修长的肢体猛地一颤,然后滑腻温热的血铺满了君烨的视野。
  第二枚子弹打中了诺森的侧腰,带起半尺多高的血柱,诺森的脸色在大量失血下迅速苍白,更糟糕的是,子弹留在了里面,可能被骨头什么的卡住了。
  昭少身后的高个子男子摘下防护镜,对着这边抱歉的笑了一下,虽然手里还端着步枪,那笑容却纯良无害,温柔体贴,虚伪的可怕。
  红门的V。
  诺森扶着腰间的伤口,站得有点勉强。血从他指间的缝隙中奔涌而出,瞬间腰间就浸透了。他脸色白的有点发青,神色却一如以往,矜傲,冷静,不可一世。
  “各为其主。”V微微的笑,平淡柔和,却和现在满地鲜血格格不入。带着笑意扫视诺森上下,“局势已明,阁下也别让我为难了。”
  诺森踉跄两步,眼前发黑,唇色灰败,长发垂下来,染着血,衬得那双眉眼愈发浓丽,漆黑如画。唯有眼神,依旧是清清亮亮,明若寒星。
  他握紧了拳,然而,唯一能抓住的,唯有空气。一只手垂在背后,三指并拢,捏出个奇怪的手势。
  君烨眯了眯眼,悄悄的移动身体,一条腿微微向后。
  “果然人中豪杰。”诺森开口,“迅猛,灵活,敏捷,”他停了一下,眼睫扑朔,带一点恹恹而森寒的笑意,“像是一只大猫。”
  V温润如水,嘴唇边的笑意却愈浓,能被强大的帝王夸奖,无疑是一种至高的荣幸。
  就是这一刻!
  君烨如同矫捷轻盈的猎豹,瞬间冲出去。
  他还记得诺森曾经说过同样的话,那时是什么状况他也记得——然后他风驰电掣般的窜出去,指间的陶瓷小刀架上了公爵的喉咙。
  挟天子以令诸侯,向来都是不败的妙招。
  V反应极快,扬手射击。君烨冲过去,几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他已经抓住了昭少握枪的手腕,昭少虽然心狠手辣,然而到底年轻,身材单薄,被他一把抓住喉咙捏着下颚,起先还挣扎几下,君烨一拳砸上他的后脑,一阵眩晕,无力的委顿,君烨的腕力足够捏碎少年纤细的颈骨。
  君烨向来以力量和速度取胜,善于伪装,非凡的耐心支持下,一旦出手,快,迅疾,绝无落空。
  “咔嚓”“咔嚓”,V的枪口调转方向,笔直的向诺森开枪。
  诺森同时扣动扳机。
  子弹擦着诺森的腿过去,他身上带伤,到底是行动迟钝。不过如果不是叶旗还需要他的中和剂配方,V这一枪必定打心脏,这样的话,他是必定躲不过去的。
  V踉跄一下,右胸绽开一朵血花。
  他捂着伤口,看着胸前的血,血液迅速的从创口涌出,真是可怕的反应力……
  诺森的枪口指着V,V的枪口指着诺森。他们重创对方,针锋相对。
  “哥!”昭少被掐着喉咙,太阳穴上顶着枪口,嘶哑的挤出一声大喊。
  形势立时大变。
  “都放下武器——”君烨环视四周,手上用力,即使昭少无力的挣扎,憋红了脸,眼神如同狼崽一般,凶狠狡诈,然而陷在猛兽般的君烨手里,便只得就擒。行动一向比语言更有说服力,尤其这行为发起者是死神的话。
  头目两人,一人被挟持,一人被重创。周围的手下踟蹰着,比起空降的神秘少主,对他们而言,一起浴血奋战一起打拼天下的昭少和V似乎更应该被奉献忠诚。生死之交,只讲一个“义”字。
  V咳嗽着,嘴边已经有点血沫溢出,诺森那一枪至少伤了他的肺,不及时治疗的话会伤及性命,何况昭少还在别人手中,脸色因为窒息逐渐发青。
  他抬手,把自己的枪扔到地上。紧接着,各式枪支抛落在尘土里,诺森扶着腰间的伤口上前,挑了两只冲锋枪和一把手枪,其余的一一打爆,绝不给对方留下一点武器。
  君烨挟着昭少慢慢后退,诺森端着冲锋枪尾随,血从腰上一直流到了裤管,每走一步,就是一个血脚印。
  君烨的目标是最边上那辆越野装甲车,M国军队标准配备,适合中东沙漠土地,带GPS全球定位,中东战场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红门这次是下了大力气了。
  诺森翻进车里,君烨挟着昭少上车。油表是半满的——至于有没有什么引爆装置也来不及检查,至少手边有这么一个人质,对方也算得上是投鼠忌器。
  诺森打爆其它车辆的轮胎,君烨一拳打晕昭少。配合默契,心有灵犀。像是搭配了多年的搭档,一个眼神便已经得知心意。
  越野车绝尘开出。
  把昏迷的少年手脚绑好扔到后座,君烨才有空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诺森,他白皙的面孔上沾了血,眼皮微微的合着,头歪在一边,一只手还捂着腰,鲜血把手掌都染红了。
  一番左突右进,君烨才发现红门这次是破釜沉舟,铁了心的要抓到诺森。外围布置的兵力不说,就连公爵带来的空中支援,都差点被人家火箭炮轰下来。好在手里还有个人质,君烨穷尽能力才把车冲出重围,好歹停在镇子边上的角落里,暂时休憩一下。
  他也好不到哪去,一身狼藉,上臂被弹片划伤了,血黏住了衣服,贴在皮肤上格外不舒服,不过比起诺森,还是好上许多。
  “你还行吗?”
  诺森白着脸色,微微点点头,君烨从车座地下摸出个药箱来,这类军事用越野车的构造都差不多,既然是军事用,总会有药箱。打开里面止血粉,麻醉剂,绷带什么都是齐全的,还有配备的小手术刀。
  “忍着点。”君烨拿出绷带和止血粉,诺森把手拿开,血肉模糊的伤口暴露在眼前,皮肉翻卷着,弹孔还在汩汩流血。
  “子弹卡在里面了。”君烨检查了一下,抬头。打开一支麻醉剂,带上橡胶手套,“打上麻醉剂我给你取出来。”
  诺森摇了摇头,虽然轻,但是却异常坚定。他一只手覆上君烨握着手术刀的手,“不用麻醉剂。“
  “你疯了!”
  “麻醉剂会影响我的反应力。”诺森抿着嘴角,“外面的追兵还不知道有多少……我难道要当你的拖累吗?”
  君烨无语。
  “来吧。”诺森侧过身体,咬住一卷纱布,声音有些含糊,“我相信你。”
  他微微闭上眼睛。
  君烨的手在颤抖。
  用双氧水简单的清洗了伤口,诺森半闭着眼睛,疼的哆嗦,汗水冲淡了他脸上的血浆,淡红色的水迹沿着下巴滴落。雪白锋利的手术刀切开皮肉,他捏住那颗子弹,猛地一拔。
  诺森的手指深深的陷入椅背。
  君烨也出了一身冷汗,再去看诺森,他垂着头,已经昏过去了。
  止血粉,愈合凝胶,绷带。君烨小心翼翼的包扎伤口,可是昏迷中的人还是疼的汗水涟涟,却倔强的一丝声音都不肯发出,哪怕疼到极限,手脚都在颤抖,汗出如浆,还是安静的,紧紧的咬着牙。
  这般骄傲。
  黑得发蓝的长发铺了一肩,凌乱的被汗水黏在脸上,君烨伸手,撩开乱发,露出那精致完美的眉眼。
  曲起手指,一点点抹去他满脸冷汗,脸色苍白,唇却嫣红如血,这样安静沉默的闭着眼,敛去了满身锋芒,如宁静休憩的白鸟,美的让人不忍移开视线。
  只等着,一飞冲天。
  指下乌黑的睫毛颤抖一下,诺森猛然睁开眼,眼神清明透彻,君烨一愣,微笑着收回手。
  “感觉如何?”
  诺森按着伤口做起来,因为疼痛而面孔扭曲,他咧咧嘴,强撑着,“好点。”
  君烨不去揭穿。
  “你昏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