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简直是黑道头目大聚会。”君烨四处看,眼光不时停留在保镖腰间的枪支上,“原来你们也联络感情。”
  他和帝王坐在大厅一角,帝王背挺得笔直,却是神色冷淡的看着膝头的笔记本电脑。“混黑道和做生意差不多,都需要人脉。据我所知,每年都有很多生意是在这里做成——毕竟能让世界黑道头子济济一堂的机会不多。”
  入夜,拍卖会主人举行晚宴,照例是衣香鬓影,寒暄近况,联络感情。
  帝王无聊的举着酒杯,他很少在这种场合出现,自然也不报自己的真名,只说明是欧洲某世袭伯爵,四处溜溜,跟着公爵到处走。
  恍惚间看到人群中熟悉的人,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这小孩,不知道危险地带闲人莫入吗?倒真是个麻烦。
  他看到了文鄢,站在那边灿烂的笑,和红门的昭少相谈甚欢,身边一个大人也没有。在这么一片黑漆漆的老头子中间格外显眼——当然,这是诺森视角。他眼里除了君烨似乎没人不是“黑漆漆”。
  他皱眉,文家大人都干嘛去了?完全无视文医生其实早已成年而且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其实文鄢出现在这里完全正常,他不过是受人之托来拍件东西。诺森从口袋掏出便条纸和钢笔,写张便条。举手叫来侍应生,吩咐着给另外一边的君烨送去。自忖,我怎么越来越爱管闲事?而且还主动让情人和情敌见面?
  真是个好人!
  不一会就看到君烨急匆匆的穿过人群找到文鄢,寒暄两句一把拉了出去。诺森暗自咬牙,君烨,君烨你要是干了什么我可绝对不饶你!越想越觉得无趣,索性放下酒杯,跟着一并出去。
  君烨和文鄢就在宴会厅外面的花园里站着,君烨背对着门,倒是文鄢先看见了诺森,脸色变了变,显然诺森余威尚存,把这小孩吓的不轻。
  诺森对着他点点头,没什么兴趣。君烨看他来了,匆匆说了句,“自己小心。”就让文鄢进去了。
  文鄢家教甚好,还知道和诺森打个招呼才离开,动作却比出来时快了不止一倍。披着白色礼服跟小兔子似的,看的诺森都有了笑意。
  “温内图,多谢。”君烨走过来,握了握他手。“他是跟着哥哥来的,看上了几件古董,不会有危险的。”
  “我又不关心他。”诺森轻声回答。压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这情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能入的眼,入的心的也唯有君烨一人罢了。
  君烨捏了捏他手,一只手搭上他后脑,柔软的长发碰到手背留下水一般的触感。慢慢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送上一个浓的化不开的吻。
  后者愣了一下,立刻反守为攻,一时间,唇齿相依,舌尖纠缠,天地万物一片泯灭,寂静无声。
  当这个吻开始有变质趋势的时候,他们分开了。诺森皱皱眉,扭头看着打断这美妙时刻的罪魁祸首。
  一个阿拉伯装束的年轻男子搂着蜜色皮肤的绝色美女站在大厅方向,女人捂着自己的唇,褐色的眼睛瞪得极大,显然被眼前两个男子拥吻惊到了。
  阿拉伯男子倒是很镇静,黄金色的眼睛富有深意的打量着,他带着兜帽,看不清样貌,不像是从大厅宴会中出来的。纯白色的长袍上别着一枚雕刻的双头鹰。
  他只是略有歉意的点点头,带着自己的女伴走开。
  “小心这个人。”诺森轻轻的说,“公爵昨天给了我很有趣的情报。这个酋长国的王子,甚至和你有不小的渊源。”
  君烨惊讶,他不记得和任何阿拉伯世界有什么联系。
  “中东盛产石油和恐怖份子,而这位王子显然是各种翘楚,他曾经和蛇牙联手一次劫机事件,很不走运的失败了。”诺森看着阿拉伯王子离去的方向,剩下的他不必说,君烨完全明白了。
  就是让简凡留下了后遗症的劫机事件。
  君烨耸肩,“我们进去吧。”
  第二天拍卖会开始,先是一些合法的拍品,宝石首饰,古董摆设,艺术品什么的。没有诺森关注的黄金骷髅,所以他只是懒懒的坐在包厢发呆。
  门口的服务生进来通报,说卡米勒王子希望见他一面。
  诺森懒懒的抬起手指,“请他进来。”
  服务生踟蹰一下,“王子请您过去,他说他准备了些有趣的节目。希望您能赏光过去。另外,也期待LANKESTER公爵和君先生大驾。”
  然后递上一张信封。诺森接过来,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拿出打火机烧了。
  “好吧!”他站起来。身体如标枪般笔直。“LAN,你留下。君烨和我一起去。”
  身为酋长国王子,卡米勒的包厢可谓是极尽奢华。角落里燃着名贵浓重的香料,地上铺着华美的波斯长毛地毯,到处是乳白色的纱幔,艳丽的花卉插在长瓶中,让人疑心这是阿拉伯后宫。
  卡米勒是典型的中东人的相貌,蜂蜜色的皮肤,深邃的眼窝,鼻梁挺直,眼睛是璀璨的金色。头发也是同样灿烂的纯金色,金丝一般的打着卷,垂到肩膀上。端正的额头上戴着一条金丝编制的摸额,长长的流苏从左边垂下。
  如果有王子选美,相信卡米勒定能位列三甲。
  他微笑着邀请诺森坐下,原本温顺的俯在脚下的少年如妖娆的蛇,扭动着腰肢爬过来送上猩红色的靠枕,微微嘟着嘴,眼睛上画着黑色浓丽的眼线,扣着宝石的脐环,身上只在腰间围了条装饰着宝石的彩色织锦。
  他又慢慢的爬回卡米勒脚下,弓起的背形成一个美好的弧度,手脚上的金铃悉悉索索的轻响,几条细细的金链没入股沟。
  诺森面无表情的坐下,长发垂落,他冷漠的气质在这个四处弥漫着肉欲的地方越发突兀。君烨坐在他旁边,不经意间看到卡米勒的黄金般的眼睛里弥漫的邪气。
  卡米勒王子微微的笑,细长有力的手指慢慢拂过脚下少年的背脊,引起猫一般的呻吟。他的目光掠过君烨的手腕,停顿一下,然后久久的停留在诺森那张完美的脸上。
  “昨天打搅了阁下的好事,真是抱歉。”
  诺森抬起眼睛,“没关系。”
  卡米勒看看舞台上正展示的物品,收回目光, “作为歉意,送给阁下一点小玩意儿,还望笑纳。”他拍拍手掌,有手下抬上来一个蒙着黑布的笼子。
  黑布撤去,笼子如花瓣一般打开。连君烨都瞪大了眼。
  里面俯着一个艳丽的少年。漆黑的卷发铺散在光洁的背脊上,皮肤光洁的仿佛罩着一层柔和的月晕。此时微微的抬起头来,额头上画着一朵红色的莲花,雾一般青灰色的瞳孔用一种单纯而迷离的神色望着诺森,美丽的仿佛是祭台上柔弱的祭品,等着下一刻就被撕碎。
  脖子上围着血一般的红宝石,乳尖硬挺,穿着黄金的乳环,因为宝石的重量而被拉扯成鲜艳的红色。下身仅仅围着一层白色的纱,一双长腿蜷缩着,却能透过薄纱看到双腿间的分身被红色丝线扎紧了根部。
  “爱兹哈儿,去见见你的新主人。”
  被称为爱兹哈儿的少年慢慢的爬出笼子,他的膝盖之间系着一条不足一尺的黄金锁链,上面缀着坠子和银铃,让他只能慢慢的在地上爬。暮霭一般的白纱在长毛的波斯地毯上一点点拖开,爱兹哈儿高高的翘起臀部,菊穴塞着的象牙塞子将白纱顶出奢靡的形状。
  他的美,能让任何男人疯狂……他也是伺候男人而存在的。
  他慢慢的爬到诺森脚下,柔韧的腰肢塌下,而让浑圆光洁的臀部高高挺起。抬头看着他的新主人,耳朵上扣着的宝石一阵摇晃,然后又低下头,伸出粉红色的舌,一点一点的俯下身体,舔上了诺森的指尖。
  诺森安静的看着他,忽然抽出手,在爱兹哈儿惊恐的目光中拂上那黑玉一般的卷发。片刻后才说,“很美丽的小东西,但是,我拒绝。”
  卡米勒换了个姿势,爱兹哈儿惊恐的抬起头,青灰色的瞳孔飞快的蒙上一层水雾。他嘴唇颤抖着,却什么又不敢说。
  “不合你的意?”卡米勒挑着眉,“爱兹哈儿受过最专业的训练,他是最完美的宠物。你能在他身上得到无上的快乐。”
  “不。我并不喜欢这样需要饲养的宠物,”诺森再次摇了摇头,“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有了他,便不接受任何人给予的快乐!”
  君烨笑出声,握了握他的手。“当然,只有我才能给他快乐。”
  卡米勒看着他们,一会儿才摆摆手。这次却是冲着匍匐在地上的爱兹哈儿,“既然礼物没有送出去,我也不打算回收。”他拍掌,立刻有人走出来,“处理掉!”
  很快有人牵上来一头黑豹。
  “不!不——”爱兹哈儿惨叫,恐惧的想要逃离,却被粗壮的手臂抓住,他绝望的摇着头,看着那猛兽慢慢逼近,被强制的推倒,整个人折断一般帖在地毯上,看着锋利的带着血腥气的长牙慢慢逼近。整个人如同魅惑的白蛇一般扭动挣扎,身上的宝石金铃一阵叮叮咚咚。
  诺森面无表情的看着,君烨推开他,猛地站起来,冷笑。
  很好……
  非常好……
  既然作为美丽的玩具无法打动我们,那么就作为弱者来达到目的——卡米勒,好狠的手段。
  “放手。”
  卡米勒笑得惬意,整个房间忽然安静下来,只听见爱兹哈儿的啜泣。
  “他拒绝了……但是我没说我拒绝。”
  卡米勒大笑,示意手下把黑豹牵下去,一双金黄色的眼睛戏谑的望着诺森,“看来,帝王阁下的情人……并不能从您的身上得到满足呢!”
  他早已知道诺森身份,送去的那个信封,上面只写了一组数字——埃辛诺尔山庄的坐标。只有这样不折不扣的威胁,才能请来那个矜傲冷漠的帝王。
  诺森看着窗外,一双子夜般的眼睛漆黑无波。但是手却从后腰轻轻的放下了,他最喜欢的左轮枪就别在那里。
  “好吧……你到底要什么?!”
  没有比这更窝囊的——向来掌控一切的帝王对自己说。他讨厌威胁和逼迫,然而这次却不得不低头,最后用LURE CAPITAL的亚洲代理换来了一个无用的玩具。
  卡米勒一本万利,他得到的是LURE CAPITAL的药物和毒品供应。和LURE CAPITAL谈生意不难,但是想谈到大生意几乎不可能。原因很简单,帝王是个讨厌麻烦讨厌到匪夷所思程度的人。冷热不进水火不侵,美色金钱权势他一概不放在眼里,让常人疯狂追逐的一切因子他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一是本身就身握重权,二则是最大的原因,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危险他不怕,金钱他不稀罕,美色?这世上又有几人比得上他本人?这个单纯的强者,孤单倔强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就算寂寞,也是神色不变彳亍前行。
  可米勒满意的躺倒柔软的白羊驼绒毯里。
  真是个性单纯的强者……因为太强了,所以才垂怜弱者吗?但也正因为纯粹的强,而肆无忌惮,成为最可怕的敌人。
  诺森皱着眉走在前面,腰后的眼镜蛇王鼓出清晰的形状。
  君烨走在他后面,怀里抱着无法走动的爱兹哈儿,一路上引人侧目无数。他也只得尴尬的笑,前面的诺森却忽然停下了。
  一件带着体温的风衣蒙上爱兹哈儿的头,一闪而过的缝隙里,他看见前面那人,挺得笔直的脊梁。
  公爵笑得难以自已,对着匍匐在地上的爱兹哈儿勾勾手指,“小东西,让我看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