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老猫最近迷上了BJD大叔……那个美型啊,那个华丽啊……所以决定把《栖息地》卖掉买大叔,所以这里就不能贴了。虽然我还没写完囧感谢所有支持老猫支持君烨支持文鄢支持帝王的孩子们……CHU……老猫爱你们争取下周开新坑。《完全变态》——公爵和小蝴蝶。
  来来来,跟我一起喊:君烨帝王互攻万岁……互攻万岁……老猫总攻……
  有一个很好的比喻适合君烨——就算是冰冷的煤也会变成炙热的炭。
  而帝王,他无疑是极点下的活火山。一旦出现诱因,蛰伏的岩浆马上会奔涌而出,水火交汇,海天变色。
  他们是同样的人。猛兽之间善于结盟,获取最大利益。更何况帝王愿永远收藏君烨,而君烨无疑认为LURE CAPITAL是个不错的黑社会,而且有一位他对之相当有兴趣的领导者。
  所以心理有某些不知名扭曲的欧洲贵族LANKESTER公爵期待的虐待强奸反攻戏码全没有出现。这两个奇异的男人安生的过他们禁欲般的日子,经常讨论讨论文件一起练练枪法交流枪支改造经验什么的。
  简直就像是中学生纯洁的友情……除了接吻以外。而两个当事人吻的天经地义,帝王抓住君烨吻上去的时候理直气壮,而君烨接受的云淡风轻,甚至还会唇齿交缠,看谁先气喘吁吁败下阵来。
  好吧……公爵承认,先败下阵来的是他。胯下疼的几乎无法忍受,面对这样风姿各异却又同样迷人的美人拥吻,只要性取向不那么直的男人都会受不了,欲念横流,满脑绮梦。
  可恶的是二美还肆无忌惮,丝毫不顾及别人眼光。帝王矜持骄傲,强大冷静,自信的几乎病态。而君烨则冷漠敏捷,张狂嚣张。似乎卸下了心防,开始回归猛兽本色。
  他们两个的第一次就是在户外完成,可见两人有多么的自我。眼里除了在乎的那个人,便再也盛不下别的。
  君烨身体素质不错。从受了刑后有人细心照料,桑亚太太一顿一顿补品上来,居然有燕窝……据说是老太太从中国某知名网站上网购而来,对方是个英语过了专八的兼职翻译。两人一阵家长里短全职太太的胡侃,君烨的餐桌上就很诡异的出现了阿胶这种东西。
  “补血。”桑亚太太系着碎花围裙,上面绣着福娃五只,下面端端正正五个大字,“北京欢迎你”!是某热情卖家越洋远邮的赠品。
  君烨苦笑无力。诺森端端正正的坐在一边,挑了挑眼睛,握着一只汤勺以及其绅士的姿势盛了一勺,轻轻的含入口中,然后修长俊俏的眉皱了皱。
  旁边的LANKESTER公爵笑成一团,指着他笑得哆嗦说不出话来。诺森皱着眉毛吞了下去,脚下的豹猞猁呜咽的渴望抬头。
  公爵冲着小型食肉动物点点头,“亲爱的太子……那不是给你准备的。那是给女人补血用的。”
  君烨想笑不敢笑,嘴角忍得抽搐。
  诺森一下子脸色铁青,手条件反射的摸上后腰插着的转轮手枪,不过还算有点理智,扬着下巴一脸矜傲的冲着君烨下达命令,“你,吃了它。”
  君烨终于笑了出来,他也算失血不少。找一头雾水的桑亚太太要了些红枣,自己下厨好歹炖了炖,阿胶枣可是补血圣品,而且不仅仅补女人的血。
  这世界上最不该平凡的地方过的却最平凡的日子。在常人的想象中,黑帮老巢合该是位于地下室,满眼黑衣人。脚下军火头上导弹,铁链刺青美女壮男……哦,当然包括重金属音乐和烈酒脏话。
  实际上,作为世界毒品&药品中心的LURE CAPITAL则是世外幽谷蓝天白云一副悠闲景象。偶尔天边掠过直升机,还会被公爵批判扰民。
  一日,这三个人坐在一起喝下午茶。其实在奥菲丽娅的事情上帝王还是说了假话,奥菲丽娅可不是他最后的血缘亲人——他最亲的人是旁边这位,LANKESTER公爵,他们有同样的外祖父母。年代久远的北欧贵族血统同样的在身上流淌蜿蜒。
  埃辛诺尔山庄高大优美,玫瑰花丛和郁金香争奇斗艳。设计的异常贵族化,丝毫和黑道老巢搭不上边,也不符合帝王冷漠矜傲的气质,如果配合他的气质就该是金属搭配大理石。
  所以在这种不平凡的环境中生活着一群不平凡的人,干着最平凡事。黑道老大在看年终财政报表,黑道杀手在看最新的枪械杂志,黑白通吃企业家在悠闲的喝茶欣赏美人。
  公爵忽然笑出声,“我终于感觉为什么看着你们两个总会很别扭了?”
  一双子夜般沉静的眼睛从报表中挣扎出来,一双湖水般的绿眼睛从枪械的诱惑中挣脱出来。
  公爵笑着,指着君烨,“你,中国人,却有一双绿眼睛。”他又指指帝王,“你,欧裔血统,却是黑眼睛。”他耸了耸肩,“错乱。”
  诺森继续低头看他的财务报表,君烨埋头看他的枪械杂志,不时的在一张纸上面做些笔记。公爵彻底被无视。两个人各干各的,偶尔还互相交头接耳一下,讨论是否给LURE CAPITAL守卫换一种冲锋枪。
  公爵坐在一边,明显被排除集体外,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天之骄子向来被人追捧,此刻却无人问津,心情可想而知。而毫无自觉的现任黑社会老大和前任黑社会杀手则热热闹闹的讨论起膛线弹夹来。
  公爵托着腮,闷声喝茶,看着远处绵延不绝的群山。忽然想起了什么,灿然一笑。所谓山不过来我就过去,别人不理我就我自己找乐子……就是这个道理。
  他掏出电话,飞快的拨一个号码,“嗯,对。给我查查那只小蝴蝶现在在哪里?我要最详尽的资料。”
  君烨抬眼瞥了他一下,转头问诺森,“他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昆虫了,温内图?”
  后者为这个亲昵的称呼感到满足,诺森一向冷漠疏离的黑眼睛带着浓密的笑意,“是个人。据说像是妖娆狠毒的蝴蝶。你的同行,香港青门的言笑语——是这么发音对吧?LANKESTER对他很有兴趣。”
  君烨惊讶的瞪大眼睛,再次看了看公爵。“真是奇怪的审美原则。不过我想我支持公爵,言笑语把小简害得不轻。”
  公爵坐在一边等消息,过了一会儿,秘书捧着传真过来。公爵绅士的点头称谢,开始兴致勃勃的翻看。片刻后他递给君烨其中一张,“不是个好消息,君烨。”
  君烨疑惑的接过,然后就久久的愣住。脸色苍白,身体僵硬,半天后才抬头,只说了一句。
  “这世上最无辜的人——离开了。”
  简凡当天就给他打了电话,平静的叙述了这个消息。君烨慢慢的听着——杀人者,人恒杀之。他们这些手上染血的杀人者活的好好的,但是这世上最无辜的白默,却走的比谁都早。
  他放下电话,靠在椅背上。久久的沉默。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寂静沉默,流沙一般的吞噬一切。帝王坐在他旁边,也只能沉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无言的慰藉。
  君烨仰起头,闭上了眼。眼角酸涩,却什么都流不出。帝王轻轻搂着他的肩膀,不发一言。
  “温内图……”君烨扬着头,无助的像个孩子,“为什么……”
  帝王看着钢蓝色的天空,微微眯着眼——一个人的生死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尤其这个人他不认识也未见过。他只关心君烨,这个入了眼也进了心的人。
  “命运……”他低声回答。“我们谁都逃不出的怪圈。”
  君烨沮丧了24小时,就开始回复本色。这道理很简单也很现实,地球没有了谁都会转动。也许有人会因白默的离去而无法继续生活,但那个人绝不是他,君烨的伤心已经是极大的挽留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玫瑰的花期本来是5月到6月,埃辛诺尔的玫瑰却一直开到了八月。然后是满地优雅的铃兰。紫叶酢浆草一片一片形成浓郁的紫色,角落里居然还有零星的Papaver orientale,淡粉的奢华褶皱的花瓣配上深紫近黑的花心,招摇的在风中摇摆。中文名叫做东方罂粟。
  诺森最近似乎很忙,把报表文件什么的扔给拉瓦尔就不见了。公爵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浓郁的紫色和东方罂粟中,对着网页上订购的SM道具嘿嘿怪笑。
  帝王只是偶尔现身一次。天气渐渐凉了,他披着纯白的手工编织墨西哥风格斗篷,一头黑的泛蓝的长发扎的高高的,在脑后形成俐落的一束。可是帝王的心情看上去不怎么好,飞扬的眉皱的能夹死苍蝇。
  君烨在一边看着好笑,继续做手里的工作。“很忙吗?”
  帝王在一边坐下。君烨挑着眼角欣赏他包裹着牛仔裤的翘臀长腿,配上与生俱来的矜傲和神秘气质,简直可以迷倒四方。
  但是这位迷倒四方的神秘帝王皱着眉,阴沉如同暴风雨前的天空,平静而极具威胁。“该死的订单,该死的工作!”
  他最近脾气及其暴躁,与工作有关,WERSEN家族的剧毒蛇牙总能提出变态到匪夷所思的要求,来挑战他对于自身完美的苛刻程度。
  拉瓦尔捡起他洒下的一叠资料,苦笑,“阁下,请遵守您的职业道德。”
  帝王立刻跳着眼睛瞪他,拉瓦尔露出一个心虚的微笑立刻退场。临出门时对君烨做了个安抚的手势。
  帝王闷闷的坐在一边,皱着眉,表情及其压抑。
  真是意外的表情。
  南半球秋天的阳光温暖而舒适,君烨懒洋洋的向后倚着椅背,宫廷花样的桃心红面天鹅绒高背椅,有足够的古董价值,在君烨看来,使用价值也一样可观,果然十分舒适。
  豹猞猁太子在庭园里和追逐着一只兔子,毛发闪闪发光。倒霉的兔子被追的走投无路,居然一头撞到庭园的树上,“咚”的一声,安乐死了。太子显然也被吓了一跳。试探着走上前,肉肉的小爪子扒拉扒拉,歪着脑袋,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
  “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 ”君烨大笑,“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得,而身为宋国笑。”
  果然太子扒拉扒拉兔子,觉得有趣,开始蹲在树根旁边“释其耒而守株”。
  诺森回过头,黑眼睛冰的像两颗玻璃珠子。酷似两极。他屈起指节,含在唇间,吹出一声尖利的口哨来。太子立刻抬起头,箭一般的飞速狂奔,直接从窗户跳入,伏在诺森脚边低低的叫。
  “喏,归来。”君烨微笑着,加上注解。
  诺森一双长眉皱的更紧,“你能不能说点我听得懂的话?”
  他是会汉语,懂中文,但是不代表他也懂古汉语,文言文!诺森恨得咬牙切齿,本来就烦躁,在实验室里积蓄了一周的火发不出来,偏偏君烨又跑到这里撩虎须,自然气愤非常。
  “好。”君烨微笑着点点头,颇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墨绿色的眼睛里浮上春水般的暖意。“那……Te amo,这个短句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懂西班牙语。”
  诺森惊骇了一下,却立刻扭开了头,抿着嘴角。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外面碧蓝色有着丝丝浮云的天空,尽力掩饰的冠冕堂皇。“是‘没事吧’的意思。”
  君烨低头,藏起自己抑制不住的笑容。把桌上的东西拂到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一边还喃喃的说着,“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以后见了拉瓦尔就可以和他用西班牙语打招呼了……Te amo,我发音对吗?”
  诺森看着窗外,牙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