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栖息地_by_不二周娟(猫zj)-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半个小时并不长,很快有人上来,催促着简凡和文鄢的离开。
  恋恋不舍的告了别。君烨知道,从此只有他一人——为自己而战。
  公爵和帝王都在VIP室里,看到他的到来,诺森显然松了一口气,抿的笔直的嘴唇也露出一个弧度,淡淡的说了声,“我们回去。”
  因为过于紧张和自信,反而忽略了君烨的表情。
  登上直升机的瞬间,诺森回过头,长发被螺旋桨带起的风吹得恣意飞扬。他咧咧嘴,露出个几乎可以称为狰狞的笑容,一把拉住君烨,在他侧颈狠狠的啃了一口。大声喊了什么,却很快被猛烈的风吹散了。
  君烨吃痛皱眉。他也被这个嗜血的吻勾起了渴望,压抑的情绪总得需要个发泄点,何况敌军已然攻城略地。一把抓住帝王的长发,对着那血色淡薄的薄唇咬下去。
  公爵看个正着,吓的差点从座位上跌下来。
  “我们……势均力敌!”君烨抓着那丝绸般的发丝,在这个尊贵张狂的男人耳边大喊。
  机翼带起大风,刮得人脸颊生疼。帝王却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颠倒众生,张狂恣意。
  仿佛世界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觉得奢侈。
  (好吧,这是老猫最奢侈的一个比喻)
  回到了埃辛诺尔山庄,帝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刑房。
  “我有我的原则——说到做到!”他带着迷人的笑,美的匪夷所思。
  作为LURE CAPITAL的组织核心,埃辛诺尔山庄自然有设施完全的牢房。作为一个奖惩严格组织机密有序的黑社会集团,自然也有刑房。
  君烨一下直升机便被带到了这里。手腕被套上皮套,高高的吊起来,典型的一副即将行刑的模样。他没有挣扎,只是默默的承受——毕竟他杀了一个女孩,让一个可爱的傻姑娘永远的失去了获得幸福的机会。
  从直升机上下来,帝王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公爵刚一靠近那扇紧闭的红木大门,就闻到了浓烈的烟味。
  “你确定里面没失火?”他回头问拉瓦尔。后者回他一个苦笑,“山庄里配备了最先进的灭火设备……是您旗下企业的产品。”
  公爵唔了声,他自然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而且这位饕餮灵敏的鼻子其实早就嗅出这烟味——其实是抽的烟。
  帝王原本烟瘾不重,几乎处于戒烟状态。现在却在一室冷清中吞云吐雾。公爵颇有兴致的笑了。
  “拉瓦尔,不必担心,帝王会准时的。他不过……是烦躁了一点而已。”
  拉瓦尔瞪了瞪眼,一向冷静矜傲的帝王,也会有烦躁这样属于凡人的情绪吗?
  公爵噙着神秘的微笑,缓缓的凑近了拉瓦尔,“还有,吩咐刑房,对君烨动手的时候千万要轻一点。”
  他回头看着背后紧闭的大门,湛蓝色的眼睛中流露出好笑的神色。
  “因为里面那位……这里很矛盾的呦……”他的拇指抵住了胸口。
  就像一个孩子,拼命的想要得到,却还倔强的说,我不稀罕。
  帝王……不过也是个寂寞久了的大孩子罢了。
  帝王……不过也是个寂寞久了的大孩子罢了。
  公爵的预言变成了断言,帝王如同一架永不停摆的钟,在最恰好的时间出现到了恰当的位置。然而却没人敢和他搭话,包括胆大妄为并且熟识他的LANKESTER公爵。
  他换了件白色的丝绸衬衣,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着,幽蓝色的光芒流光一般。长发下的黑琉璃般的眼睛冰冷阴郁,薄红色的嘴唇抿得刀刃一般纤薄,让人感觉这不该是南半球的夏季,该是珠穆朗玛峰的雪线上。
  “开始。”他说,身上围绕着浓重的烟味,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下,压抑的气氛越来越重。
  君烨双手被吊起来,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带着浅白伤疤的好肌肤来。东方人因为饮食结构的问题都有一身好皮肤,细腻柔润,君烨却似乎更为出挑,背后的肌肤似乎长期未见阳光而保持着精致细腻的淡麦色,脊椎笔直,肩胛骨呈现出完美的蝴蝶翅膀的形状。柔韧有力的腰部,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充满美与力量的身体是造物的奇迹。
  他居然还抽空给了帝王一个笑容,墨绿色的眼睛里浮现出一种奇妙而醉人的笑意,带着淡淡的挑衅,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先爱者先输,能抓到百毒不侵叱咤风云的帝王的短处,他如何不笑?
  我爱文鄢是我的弱点,那么你爱我就是你的弱点——现如今,你我势均力敌!
  公爵和一干闲杂人等立刻叹为观止——谁见过砧板上的肉会自己笑的?
  帝王紧紧的咬着下唇,眼光阴郁的能结冰,堪比极点。
  君烨继续挑衅的笑,然后鞭梢如同毒舌般落在他挺直的背脊上,很清脆的“啪”的一声。
  鞭子从古至今都是摧残意志力的东西,不仅在于疼痛,也在于给人带来的侮辱。
  鞭子不粗,实际上越细的鞭子打上去越疼,鞭梢狠狠的抽上皮肤肌肉,带出一串血珠。
  君烨吃疼的仰起头,从这个角度能看到他脆弱的喉结,如同一直濒死的天鹅般露出了脆弱的颈项,却还倔强骄傲的把痛楚呻吟压抑在喉咙里。鞭梢已经扫到了他的上臂,从肩胛到腰间,全是重重叠叠鲜血淋漓的鞭痕。
  帝王沉默的坐在一边,手肘支在膝盖上,单手支颌,眼光像是望不见底的深渊,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有人在报数,从一到二百,一鞭不少。
  君烨紧紧的咬着牙。随着数字的越来越大,他的极限似乎也到了,每一次剧痛的冲击仿佛都变得无法忍耐,疼的人恨不得立时死去,管他什么爱恨,只要能逃开,什么都好。
  冷汗粘湿了他的头发,墨绿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视线在飘摇,身体的重量全落到手腕上。
  一直在观看的帝王举起一根手指。刑房的下属立刻解开君烨手腕上的束缚。失去了支撑,君烨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上,结实有力的手腕被坚硬的皮革边缘磨伤,血液一丝一丝渗出,远远比不上后背的凄惨。他低着头,凌乱的头发遮住眉眼,只得大口大口的喘息。
  “继续。”帝王冷清的嗓音响起来,“还有二十一鞭。继续。”
  公爵动容,稍稍起了起身,流露出不忍的神色,顿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君烨勉强的从地上站起来,遭受重创的身体几乎不能自持,他转过身,把鲜血淋漓的背后朝向行刑人,双手紧紧握住了桌子的边缘,做崩溃前最后的支撑。
  至少……还不想被鞭子抽的满地打滚。尊严这种东西,有时候终于生命。
  最后这二十一鞭,行刑人尽其努力放了水。尽力缩短了时间减轻力度,但是血肉模糊的伤口连碰触都不能承受——何况是毒蛇般的鞭梢。
  这是生命最难挨的时刻。
  但是一直到“200”这个数字,君烨都没有倒下,他的后背挺得笔直,嘴唇却咬破了,洁白的牙齿陷入了鲜红色的唇中。
  公爵大大的舒口气。
  君烨墨绿色的眼睛看着天花板,目光中一篇迷茫氤氲——他疼的已尽失神。
  帝王站起来,修长的身体像跟标枪,他的动作却有些僵硬。精致深邃的五官和平日一样没有多余的表情,黑琉璃般的眼睛一如往日的矜傲冷漠。
  他缓缓的走过去,捏着君烨的下巴,伸出粉红的舌尖,轻轻舔去他嘴角的血迹。
  “君烨……都结束了。”
  君烨的眼光渐渐拉回,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握紧桌边的手指因为用力而痉挛的无法回复。眼前阵阵发黑。
  他向前跌倒,天旋地转的落入一个怀抱。柔软的腹部顶着对方腰间的枪,后者的手避过伤口,该死的抓在他的屁股上。
  “很疼……”君烨缓缓闭上了眼,面白如纸。他颤抖着,只来得及抓住了一束长发,乌黑的泛着幽蓝色的流光。
  “很疼……”君烨缓缓闭上了眼,面白如纸。他颤抖着,只来得及抓住了一束长发,乌黑的泛着幽蓝色的流光。
  因为背后伤口的问题,君烨只得趴着睡。
  他也许是睡,也许是昏迷。因为姿势压迫到了胸腔,呼吸也变得困难。轻度的窒息时看到文鄢站在床头,一对明亮的大眼睛盛着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
  君烨对他伸出手。
  我只愿看到你笑……仿佛深谷中救赎的星光……
  文鄢却越哭越凶,抽噎着说“君烨……你杀了人……你杀了人……”
  不……不……但是我杀了人……不……可是……
  君烨徒劳的伸出手。
  他猛地睁开眼,却被屋子里低柔的灯光刺的眼睛微微的疼。哥特式的房间装潢,乳白色内饰,还是LURE CAPITAL的卧房。
  他微微撑起身体,背后的伤猛然疼痛。虽然已经处理过了,也上好了药,却还是很疼。但在忍受范围之内。
  君烨看着四周,忽然愣住了。
  房间的一边摆着一组沙发,桃木镶嵌的沙发颇有欧洲古典风格,红色天鹅绒的椅面一向显得高雅华丽。
  帝王就坐在上面,头歪在一边,以一种无比委屈的姿势睡着了。长发披了半身,手里还虚虚的抓着一本精装诗集。微微皱着眉,一向冷漠矜傲的脸上呈现出静到了骨子里的孤寂。
  外面的天空完全的黑下来。丝绒般的天穹上,无数明亮的星辰闪烁。
  这个人……身为帝王,高处不胜寒,也寂寞了许久了。好不容易有一个看得入了眼,又怎能放过?
  浅眠的诺森听到了动静,微微张开眼,带着轻微近视的眼睛眯着。
  “渴了吗?”他站起来,没防备诗集从膝头滑落,弯腰去捡,露出一段皮肤细腻的腰肢来。屈尊给君烨倒了杯水,居然还记得插上一根吸管。
  诺森坐下,看不出什么表情,也就看不出什么心情。“疼吗?”他轻轻的问。
  “阁下的目的不就是让我疼吗?”君烨喝下水,抿着嘴角的水滴,回答。
  诺森撇开眼,看着窗外。宁静的夏夜,玫瑰花馥郁浓烈的香气飘过来,蟋蟀和不知名的虫子轻轻的叫着。
  “好吧!”诺森微微耸了耸肩,“我承认我迁怒了。还有,别叫我阁下,叫我温内图。”
  他转过头,一向冰冷的黑琉璃眼睛里居然浮现出罕见的笑意,和煦柔软。他探过身,视线笔直的注视着尽在咫尺的君烨,笑意涟漪般的绽放。“你已经不欠奥菲丽娅什么了——我不该对杀人的利刃过于苛责。”
  “那么,”温内图?诺森凑近君烨,在他唇上摩挲般的一吻,“我们势均力敌。”
  君烨笑了笑,回他一吻,“我很期待。”
  强者之间的战争——无处不在。
  多少次我曾看见灿烂的朝阳
  用他那至尊的眼媚悦着山顶,
  金色的脸庞吻着青碧的草场,
  把黯淡的溪水镀成一片黄金:
  然后蓦地任那最卑贱的云彩
  带着黑影驰过他神圣的霁颜,
  把他从这凄凉的世界藏起来,
  偷移向西方去掩埋他的污点;
  同样,我的太阳曾在一个清朝
  带着辉煌的光华临照我前额;
  但是唉!他只一刻是我的荣耀,
  下界的乌云已把他和我遮隔。
  我的爱却并不因此把他鄙贱,
  天上的太阳有瑕疵,何况人间!
  老猫对不起大家……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老猫最近迷上了BJD大叔……那个美型啊,那个华丽啊……所以决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