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藏地密码(台湾版)11-12-第2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生物的头部,或许说看起来能算作头部的地方,像滚动的痰液一样向前流淌,跟着,尾部缓缓地收缩上去,随后,身体又向另一个方向舒展,尾部跟上。那种行动方式,就像微生物里的变形虫。
岳阳强忍着让人窒息的气味,捏着鼻子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太恶心了!怎么还会动?”
巴桑也不敢向这些没有固定形态生物开枪,唯恐那些黄绿色的体液溅到自己身上。
吕竞男来不及回答,只大声道:“快走!它们从上面飘下来了。”
卓木强手指向前方偏右,道:“西北大约两公里,看见有瀑布,好像还有人工建筑,大家向那里前进!敏敏,别飞那么快!亚拉法师,背一下王佑,岳阳把小赵带上,张立、肖恩,你们替他们拿一下背包!巴桑,别打,打不完的,这东西树干上多极了,而且会弹跳,快离开!”
话语刚落,沼泽里的怪诞虫突然蜷缩身体,就像发射炮弹一样吐出一团东西,“啪”地贴在树干上,正是那种黄绿色脓液,不过比从树上掉落下来的要小许多。
这下子,张立也叫了起来:“太恶心了!刚才好像有一团痰贴着我的脸飞过去了!我的脸,我的脸被它划伤了!完了完了,我被毁容了!”
肖恩叽咕道:“太疯狂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无数的痰液生物从天而降,有的身体舒展,像一面树叶一样打着旋缓缓飘落,有的团成一滴水往下滴落,落在沼泽或是树根部,像流动的液体般前进。沼泽中,无数怪诞虫又将那些痰液大力喷射出去,就像橡皮泥,落在哪里,就把身体贴在哪里。一时间,整个巨型树林里到处都是降落和飞射的软体生物,根本无处可藏。
一行人靠飞索荡在空中,顶上满是危险的黏液敌人,脚下是翻泡的沼泽和带刺扭动的巨型怪诞虫,情况糟糕得无以复加。
“啪!”张立的一条右腿被痰液包裹住。
他用手想驱赶那些软件虫,谁知道手一按,黏液就黏在了上头,抬起手来,黏液像胶水一般拉起长丝,化脓的恶臭更是扑鼻。张立只觉得胸口说不出的难受,在船上经过激烈颠簸也没有呕吐的他,终于受不了了,肚腹一阵绞痛,胃酸翻涌,把吃下去的鱼肉喷了个一干二净。
“我中招了!我中招了!”他大叫。
卓木强道:“坚持住,到时候找个地方清洗,别掉下去了!我告诉你,掉下去可没有人会去救你,死定的!”话才说完,“啪嗒”一下,脓痰裹住了他整个右足,像胶水一样悬挂在足底,踢也踢不掉。
又一声“啪嗒”,巴桑突然加速,从几人面前飞过去,那东西搭在他肩上,还有部分黏液挂在左颊。看他那咬牙切齿的表情,真让人担心他会把自己的左臂连肩剁下。
赵祥对岳阳小声道:“我可能不行了。”
岳阳道:“别说傻话。”
赵祥颤声说道:“真的,那东西……那东西在我背上,不只一两团,我觉得起码有五六团!”
岳阳沉默。
赵祥不安地问道:“你……你怎么不说话?你在想什么?”
岳阳道:“我在想,是不是该把你扔下去?”
“什么?你竟然敢这样想!”赵祥道:“你真的敢这样想!”
岳阳嗫嚅道:“可是,谁知道它们会不会顺着你的背滑到我身上来啊!”
“你太无情了!刚才有人告诉我,是你把我的脸掐肿的,我还不相信,看来果然是你做的!”
“是谁?谁出卖我?”
“好哇!果然是你!”
“啊!别动!!”
“啪嗒!”
“叫你别动的!你看,这下连我也中招了!”


第五章 最痛苦的晚餐
在丛林里飞荡了半个小时,终于发现卓木强所说的,好似有人工建筑的地方。那又是一处高出沼泽不少的红岩平台,相对于密林,可谓别有洞天。
致密的红岩上没有植物生长,天地顿时开阔,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巨人的脚,脚背上有一条银色飘带,是从第二层平台飞流千尺而下的瀑布,在远端冲刷出一潭清水,漫过脚背向沼泽倾泻。
而那些好似人工建筑的东西,在巨人脚的高端,远看是一个个耸立的碎石堆,或者是被风化了的锥形岩石,从分布形状、石堆高度看,更像某种动物筑起的巢穴。
真正到了近处,才发现那巨人脚不是一般的大,红岩高出地表至少五十米,最高的地方甚至与蕨类植物的树冠平齐,宽度约有两千米,并且一直向密林内深入,看起来和山根是连在一起的。巨人脚也是上大下小,攀爬上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漫过脚背的瀑布在下面冲刷出一汪小小的清水潭。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清水,必须洗掉那一身让人恶心得说不出话的东西。
在林中飞荡一番后,人人挂彩,身上多少带着一两条那脓痰一般的生物。肖恩最惨,从头到脚被那种生物彻底包裹,看上去好似穿了一件黄绿黄绿的迷彩服,一头银发则像被砸了无数颗生鸡蛋,纠结在一起。看见那潭清泉,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前冲,不想却被两声娇呼喝止。
“站住,肖恩!”是吕竞男在命令。
“你给我停下来,肖恩!”是唐敏在尖叫。
肖恩茫然,不知自己犯了什么严重错误。两位女士怒气冲冲地朝他赶来。
“你怎么可以在我们前面?”
“对嘛!应该等我们洗了,你们再洗的!”
原来,两位女士的一致观点是,这潭水被你们这些臭男人洗过之后,必定变成一潭臭水,哪里还能再洗?理所当然该她们先享用。
肖恩这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原则性的错误,抖动着满手的恶臭黏液,看向披黄挂绿的身体,嘀咕道:“可是我……可是我……”
吕竞男看了看那瀑布下不足十平米的小小清水潭,确定其余地方都是翻涌的淤泥,说什么也不让肖恩先洗。她舌如巧簧,唐敏口齿伶俐,两人一唱一和,叽叽喳喳地说了好多肖恩听都听不懂的中国理论,当着双重压迫,不得不投降。
一群名副其实的臭男人聚集在一起,只觉得身上散发的阵阵恶臭更是熏鼻。看着奄了气的肖恩,岳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安慰道:“现在正是发挥你绅士风度的时机,我们这些大男人犯不着跟她们抢。”
肖恩用半生不熟的口音道:“绅士你个奶奶!”
这几人还很自觉地背对着水潭围成一个弧形,除了卓木强,其余人甚至都不敢回头看一眼。
“咳咳!”张立突然清了清喉咙道:“其实,我觉得……当然,只是我个人意见哈!强巴少爷,可以过去和她们一起洗。”
一群男人都不怀好意地阴笑起来。卓木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怕被踢飞。”
“哈哈!”
大家都咧开了嘴,但真正发出声音的,只有一人!
张立正放声大笑,忽地发现其余人都只把嘴张大了,并未发出半点声音,猛然想起身后某人听觉超常,思维敏捷过人,岂听不出笑声中的猥亵之意?一想到这,忽如一阵阴风吹过,顿觉不妙,汗毛倒立,赶紧捂住了口鼻。
轮番清洗之后,几人都觉得,那种生物对人体的危害其实极小,黏液既非强酸,也非强碱,没有产生毒性或致敏性,只是长相太恶心,还有那股臭味,实在难以忍受。
身在巨人脚状的红崖下,天色渐晚,又面临新的难题——在哪里宿营才好?
在这巨人脚下吧!四周湿漉漉、黑森森,阴风阵阵,加上刚从怪诞虫和变形虫的包围圈中脱身,总觉得不踏实。爬上红崖去过夜吧!谁又知道上面有什么?那是一片开阔地带,要是又碰到那些巨鸟,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根本不必睡觉了。而这群人,现在急需休息,已经有超过五天没合眼了,现在全凭刚到香巴拉的兴奋和怪兽的刺激才坚持着。而且,攀登巨人脚岩壁还有一个难处,就是这块巨岩的三面岩壁都是内斜形,除了利用攀岩工具外,更需要极好的力气,至今昏睡不醒的王佑也增加了攀岩难度。先前在海上吃那几条小鱼能获得的能量,早在逃跑途中消耗干净了,如今不再吃些东西,恐怕没有一个人能爬上去。
在完全陌生的环境,卓木强也拿不定主意。他非常民主地让大家讨论,商议一番后,以六票对三票、一人弃权的结果,决定先在巨人脚下宿营,想办法弄点吃的,明天一早再爬这座巨岩。
商议妥当,寻找食物和搭建营房成为当务之急,最后经过调配,张立、巴桑、肖恩三人以水潭为中心,在半径为一百米的范围内找食物,其余的人搭建营房。
这次搭建的是岩营,搭建法和卓木强他们在丛林里搭过的树屋有几分相似,于距离地面十米左右处,先用铆钉枪在岩壁打眼,植入膨胀螺丝和固定钢管,然后在钢管上铺设横条。栈道一般的底板架好之后,再以此为基础,在上面扯上双层气泡薄膜,一个岩营就算搭好了,远看去像悬棺一样。
一个一个的岩营连在一起,最后就好像一列火车,横空悬在绝壁之上。这种营房可防止地面的湿气,也可防止突然来袭的怪诞虫等生物,能遮风,能避雨,更不需考虑头顶的岩崩之类灾害,搭建在内斜形的崖壁下,再合适不过。
搭好岩营没多久,张立等人也回来了,只是……他们居然拖了一条怪诞虫!
这条身长一米半,像一条黑色的牛筋的无骨动物,背上的几根尖刺还在微微颤动,显然还没有死透。胡杨队长忍不住指着它道:“你们……你们怎么带条这个家伙回来?这算什么?”
“晚餐。”张立说出全部人最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赵祥跳起来道:“叫我吃这个东西?不如让我吃大便!”
巴桑将软绵绵的怪诞虫重重地掷在地上,冷冷道:“只有这个,爱吃不吃。”
肖恩摊开手道:“周围这一片沼泽里全是这种虫,我认为可以食用。”
岳阳道:“难道……难道就没有其他生物了?植物也行啊!”
张立坏笑道:“有啊!你是不是想让我们装两团脓痰,尝尝鲜?”
“呕!”岳阳一听到那个词,立刻干呕。
肖恩解释道:“其实,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生命体,那种痰液形态,估计是这种怪诞虫的幼体,或许是不完全变态。我们看到蝾螈始祖,白天都泡在沼泽里,估计就是以那种痰液形态的生命为食物。怪诞虫为了保存种族,进化出了上树功能,繁殖时将自己的幼虫像吐痰一样喷射出去,利用伪足变形和轻便的身体爬上树,在树干上成长,直到自身体重大于吸附力,再像树叶一样飘下来,在沼泽里继续生长。那种独特的臭味,估计是幼虫的保护措施。从开始见到的蝾螈始祖的数量来看,这一带的沼泽里恐怕就只有这种虫了。既然它们的幼体对我们的身体不构成伤害,而且蝾螈都能食用,我判断,这种软体动物可以吃。不放心的话,先做一下简单的生化分析,然后再试吃。”
赵祥决绝地摇头道:“不!我不吃,我坚决不吃!”
张立拍着他的肩头,安慰道:“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嘛!它不过是长相怪异一点,说不定肉质不错呢!你闭上眼睛,想象那是蛤蜊或田螺,不就好了?”
一群人围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意识到,为什么人们常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实需要莫大的勇气。看着这怪家伙,就想起它嘴里吐出的那些黄绿色的脓痰。
这……真能吃吗?
张立突然向岳阳一伸手,道:“你请。”
岳阳反伸手道:“你请。”
张立连连摇头,继续向岳阳伸手道:“不不,你先请。”
“不不不,还是你先请。”
“我请你再请。”
“我先请再请。”
“你们在干什么?对暗号呢!”一听胡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