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窈窕熟女-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慕韶光小姐,对吗?”

“是。”

“你好,我是Susan,早听予瀚提起过你。”

这已经不是慕韶光第一次见她,她现在表情在她的映衬下一定难看极了,可还是勉强笑了一下。“你来看予瀚吗?”

“不……我来带他去**,那边已经帮他联系好了医院,应该可以帮到他。”

“去去治疗?可是他现在……”

“对,这已经是救他的唯一的方案了,呆在这里,只能是无能为力地等死。”说话说很直接,“慕小姐,你是他的太

             尾声:如果你不曾忘记

“爸爸,爸爸……妈妈犯了一个错误。”小女孩子奶声奶气地爬到黄于伦腿上,抱住他的脖子不停地摇晃,逼得黄于伦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双手抱着女孩的肩,“好,小溪,告诉爸爸,妈妈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对呀……”肉嘟嘟的手指伸出来,“今天我看到妈*日记本里有韶光两个字,我就去问我们老师,那是什么意思。老师说,那代表流失的时间。可是妈妈却说……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哦……”黄于伦怔了一下,又笑,捏捏小溪的脸庞,“妈妈没有说错,那的确是一个人的名字。”

“那是谁?”

“还记得去年从**给你寄礼物的慕阿姨吗?你还在电话里,同她讲话呢!”

“哦,那个是慕阿姨的名字吗?”

“嗯,小溪真乖。”

彼时,林佳如与黄于伦的女儿黄小溪芳龄五岁,上了幼儿园又上了学前班,脑子里只模模糊糊留着韶光阿姨美妙温柔的声音。所以……当过了几天,妈妈说要带她去机场接韶光阿姨的时间,心中那叫一个澎湃非常。

一家三口中午就到了机场,慕韶光却在下午才出来,一样行李也没有,只在手里拎着一个小包。

林佳如连忙抱着小溪迎上去,见着她又是欢笑又是激动,“韶光,你可回来了!”

“等得着急了?”事隔五年,年轻漂亮的慕韶光脸上多了几道皱纹,不过好在皮肤够嫩,并未有影响到她灿烂的笑容。

“那当然,我等了整整五年好不好!”林佳如还是原来的脾气,动不动就拍一掌在她身上。

“这是小溪吧……我们视频过呢,还记得韶光阿姨不?”

“记得……阿姨,你的名字……真好听。”

“小溪的名字也很可爱啊……佳如,平常都给她吃的什么呀,才四岁,看上去倒有六岁的孩子那么大了。”

“哈哈……还不是你从国外寄回来的奶粉好。”幽默未改,韶光会心一笑。

黄于伦上前来,“嗨,韶光,好久不见了。”

“嗯,这样长的时间,你也一点没变。”

“先上车吧,我们回去再说。”

“好。”几个人一道上车,林佳如抱着女儿与慕韶光坐后面,有说有笑。

“咦……韶光……”这个有些粗枝大叶的女人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你不是说张予瀚会和你一起回来的吗?前些日子见着他的照片,身体似乎恢复得不错了……不过五年的时间躺地病床上,也真的是委屈他了。”

“是啊……他跟我一起回来了……”

“那么他在哪里?”林佳如夸张地回头四望。

“过会你们就知道了。”慕韶光眸子突然低下去。

“不会吧……你们、吵架了?”林佳如摇摇头,一幅不敢相信的表情,“你在那边照顾了他五年,感情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怎么可能会吵架。”

“感情再好……也会有分歧的时候嘛。”慕韶光淡淡笑着,直到嘴角僵硬。

“韶光,你怎么回事……大老远地回来,竟然只带了这么点东西!罢了罢了,到时候我们也正好出去逛逛,多买点衣裳回来。”

“我是彻底回来了呀,不去**了。”慕韶光看着她唧唧哇哇的样子,忍着笑容说,眼里带着几分宽容与无奈。

“真的不回去了?”林佳如又惊又喜,“那张予瀚呢,也不回去了吧?你们住哪里?”

“还不知道呢……不过他会安排好的,到时候……应该会来接我。”

“嗯,夫妻之间吵架还是少在意一些比较好,我和黄于伦还不是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上次看那个什么节目来着,一个姓张的老教授说……吵架有利于增进夫妻二人的感情。”

黄于伦哧地一声笑,“那些欺骗家庭主妇的文章你也相信。”

“家庭主妇怎么了?没有了我这个家庭主妇,你的生活还不是会变得一团糟。”林佳如以眼还眼。

慕韶光便趁着这个机会安静下来,托手静静地瞧着窗外,这个城市……她已经离开了整整五年。星光大厦不在了,嘉年华也消失无踪,入目的近一半都是陌生风景……果真是韶光易逝,物是人非。

林佳如安排了客房给她住,说是第二天带她出去买衣服。洗完了澡林佳如又过来陪她说话,问东问西,恨不得把她去**的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了解个遍。慕韶光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一样一样叙了,见着小溪走过来,向她招手,“到阿姨这里来。”

“妈妈,爸爸让我去睡觉……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让爸爸给你讲,我要陪阿姨说话。”

“来来,小溪,阿姨送你一样东西。”她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是……闪亮亮的一枚戒指!“来,伸出手指……”

“喂喂!”林佳如连忙在旁边阻止,“韶光,这个可不行,这戒指太贵重了!再说了,她现在五岁都还不到,送戒指做什么?”

“那么……”慕韶光眨了眨眼睛,“就当是我是送她以后的结婚礼物好不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几十年呢!”

“对啊,还有几十年……可是我为什么会觉得,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呢。佳如,你知道吗?在**的这段时间,就像用尽了我所有的精力似的,以后的日子,我都不晓得能走多远,也许在下一个秒钟,我都会倒地不起,化作孤魂。”

“韶光,你怎么回事……前几天跟我说话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她抓着她细瘦的手臂,“你一回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张予瀚呢,他到底去哪里了?你到这里这么久,他怎么电话也不打一个?”

“佳如……不要再说了。”

“唉呀,你和我之间,到底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林佳如气急败坏。

“他……”慕韶光强自扯出一个笑脸来,“他不要我了……”

“什么?!”

“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跟我分开,怎么办……佳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那个家伙,太可恶了!”

“你别骂他……我、我好难过!”她低下头,呜呜哭出声来。

林佳如吓坏了,连忙把小溪放到自己的房间去,再过来准备好好陪她,哪里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侧身倒下去,呼呼大睡了!林佳如只得轻轻叹气,把被子拉过来替她盖上,一直到她睡得呼吸平稳均匀才放心掩门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林佳如便起床去厨房弄早餐。自从孩子出生以后,她就一直呆在家里,准备等小溪上小学之后再回去工作。因而四年多的时间里,她的厨艺一直处于稳步上升期,这次,必定要让韶光好好尝试一下她的手艺才好。

不一会儿,小溪也跟着她起床,还记得昨天从**回来的阿姨,便自告奋勇地说,“妈妈,我去叫阿姨起床好不好?”

“好啊,告诉韶光阿姨起来吃早饭了。”

“嗯。”

片刻之后,小溪跑回来,“妈妈妈妈,韶光阿姨不在房间里。”

“怎么可能……”

“她好像已经起床了……屋子里没人。”

佳如连忙跑过去,连围裙都未解,推开客房的门,里面果然空空如也。再看昨天同韶光一起来的那个小行李袋,同样不见踪影。佳如怔了一下,才给韶光打电话。

“慕韶光,你跑到哪里去了?”

“你起床啦?”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早就起了!你在哪?”

“我在去长川的路上,我想回去看看我爸爸妈妈。”

“你怎么不说,我可以让黄于伦送你过去啊。”

“就是担心这样,所以才不说的呀,长川这么远,黄于伦工作又忙。”韶光在电话彼端笑,说,“你看一下,我睡的那个房间里案子上有一封信,留给你的。”

“留什么信啊,有什么话回来说不好吗?”

“好了好了,不说了……这里人很多,我们要下车了,过会回给你啊。”

林佳如气鼓鼓地持断电话,再去客房里找了一遍,果然见着一个信封,上面慕韶光龙飞凤舞的字眼——FOR 佳如。

信封里一张纸都没有,只有两张……银行卡?背面签名的地方写着密码,别无她言。林佳如却像见到了最恐怖的东西一般,手一松,两张卡片都落在地上。她拿起手机,疯了一样拨慕韶光的号码,却是一遍一遍的机械重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慕韶光……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五年前就跟你说过……你还有我,还有我啊!

***

“爸……妈……我和予瀚回来看你们了。还有锦莲,你们……过得好吗?对不起,我这五年都没有回来,因为不敢面对……我这样的怯懦,一定让你们伤心了对不对?你们一定不可以漂洋过海地去看我,所以……只能被动地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女儿不孝,让你们担心了!”

“予瀚的癌症没有治好,我把他的骨灰带回来了。”慕韶光摸了摸放在行李袋中的小盒子,拿出来抱在胸前。“他说我们才是他的家人……原本,我打算让他呆在你们身边的,可是后来……我有了一个更好的方法。在**的时候,他最想念的地方是重庆,是重庆滔滔的江水,那里是整个城市最自由的地方……或许,也是他想要的归宿。我每每在梦里见到,都觉得翻着白浪的江水极美……我很喜欢,真的很喜欢。”

“妈妈,还记得爸爸走的时候,你说过的话吗?不管他离开之后你心里有多苦多累,你都会活下去,因为这个世界还有你关心的人。你果然做到了……爸爸离开之后,你为了我们姐妹而活着。锦莲离开之后,你又为了我而活着,可是现在……我怎么办呢,你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

她抱着骨灰罐,泪雨滂沱。

她带着予瀚慢慢行走,在长川他们曾一起走过的每一条街道,曾经伫足地每一家店铺。很多地方都已经变迁,可是她固执地守着自己的回忆,踏回了梦的千转。

到了晚上,她才乘车回到重庆,手机早已经丢在垃圾桶里,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找到她了。

“予瀚,还记得吗……你第一次带我来这里吃饭,他们都道你都是不折不扣的*,你却第一次坦言,身边的女孩就是你女朋友。”

“还有那里,你在那里承诺……我陪我一起放烟花,后来生日的时候,你果真放了,可是……那个时候赌气的我根本没有机会去看。”

“还有那个……派出所,你在外地出差的时候,我被抓进去,你和张予浩同时去救我。呵呵,记不记得,那一定是你第一次因为我吃醋。”

“那一家店,我们一起去买的情侣睡衣,你一直保存到**的。”

“哦,你看,我们拍大头贴的地方,它居然还在哎,你说……是不是在等我们……”

她用力抱着冰凉的骨灰盒,冬日冷风肆掠,如同刀子一样割在她脸上,生生发疼。

“予瀚,已经到晚上了呢……可是怎么办,我们的回忆那么多,我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