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窈窕熟女-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弄清楚了吗?你今天是来求我!”他放下筷子,冷眼瞧着他。“你说这样的话,不怕我一气之下,给黄于伦更惨的下场?”

“你……”慕韶光将脸侧向一边,不语。

“你一定是明白这件事情只有我能帮忙,所以才来找我的吧?现在——居然敢跟我说这样的话?”他眯了眯眼睛,笑着看她。“你是真的想要救他吗?我真是怀疑你并不想尽全力呢……”

“张予瀚……”她冷冷地看向他,犹豫良久,却依然说不出别的话来,“如果我按照你的话做,你就会放了黄于伦吗?”

“那……”他的眸光也黯淡下来,低低地一笑,“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她果然坐下来,端起碗开始吃饭,他抬头看她,夹了些她喜欢的菜放在她的碗里,她抬起头来向她温婉一笑,就如同……许久之前一样。他竟然微微愕了一下'。。',才放下筷子,自嘲似地说,“慕韶光,你要是早明白这样的道理,就不会这样。”

早明白这样的道理,然后委曲求全同意她跟苏珊?呵呵,真是太可笑了!

他看着她把饭吃完,又替她盛了一碗汤,“来。”

“我不想喝这个。”她摇头。

“这不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吗?”他扬眉,在超市的时候,她明明见着她把食材放进去的。

“那个时候,是因为我以为你喜欢,所以跟着吃了一些,其实……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味道。”她就是故意要气他,喜欢与不喜欢,现在跟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又一扬唇角,笑道,“不过现在你让我喝,我当然会喝。”她接过来,头微微一扬,把汤一饮而尽,“怎么样,够听话吧?这样的表现,你还满意吗?”

他皱眉,却依然没有说话,看着她把吃剩的饭菜一样一样收走,然后收拾好了厨房走出来。他已经在卧室里找出一个浴篮来,里面装着女式的睡衣以及沐浴用品,放在客厅的桌上。

“你先去洗澡吧,我还有一些文件要看。”

“张予瀚,黄于伦的事,你到底愿不愿意帮忙?”

“当然愿意啊。”他随口说道,“你先去洗澡。”

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刚刚不是说过了吗?一切要依照她的表现来定,那么晚*必定得应承他的一切要求……而且,不得有任何怨言。她把篮子拿起来,出乎她的意料,里面的睡衣不是新的,竟然——是她怀孕的时候,和他一起去买的那一套。他也有一套相配的,当时店员一直极力推荐的一套主打情侣式样……她抚了抚额,强迫自己不去多想。

从浴室里出来,他还在书房,她坐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直觉得无聊,便起身去睡觉。

             86、她的身体(4)

实在是累,上床一会儿便进了梦乡。所以他进被窝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查觉。只知道有一只手在自己身上轻轻扶弄着,然后她整个身子被翻侧过来,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抱在怀里。两个人的肌肤贴得那样近,每一粒细胞都鲜活起来,在她身上跳跃。

“张予瀚,我喘不过气来了……”

“韶光……”身边的人呼吸沉重,掌心*着她胸前的柔软,那样轻缓的动作,叫她心中重重一震。她扭过头去,他的唇却突然落下,轻吻着他方才手所在之处,缠绵难分。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不是初经人事的清纯,被他这样一拨,便生了反应。她气恼地咬住唇,阻止自己发出声音来。双手紧紧抓床单,似乎要生生将这种*压下去。

“韶光,我想了你这样久……”压在她身上的人吐词不轻,却并没有急切地进去,而是……不停地拥抱缠绵,几乎要*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就像她面前是一个难能可贵的珍宝,他微微一懈怠,便会凭空消失。

她讨厌极了他这样的态度,体温火速窜上来,她有些把持不住,光洁的双腿轻轻扭动,连呼出来的空气都火热难当。

他似乎也感应到了这一点,手指轻轻地探下去,然后……某个*物事顶上来,越过黑暗区域,悄然入内。

“嘶……”她还是呼出声来,慕韶光,你真是……无耻。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努力闭上眼睛,不去看对方的轮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只余下两个人沉重的*音,身边的男子大汗淋漓,明明已经沉睡,一只手依然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她微微动了一下,枕边人立马醒了几分,轻“嗯”了一声,然后问,“你去哪里?”

韶光心中一震,他睡得这样浅?“卫生间。”

“哦。”他这才放松了手,替她扭开了床头灯,笑了一下,“我等你回来一起睡。”

她咬住唇,也只能做出一个笑脸来,“嗯。”

他果然等着她,紧紧拥着她,韶光只觉得热,一直睡得浅,六点多便醒过来,轻轻拿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不弄醒他,然后起床洗漱。

**的灯还亮着,电脑也没有关,她下意识地走进去。里面布局和以往一样,无丝毫变化。他姐姐的照片又换了新相框摆在那里,十分显眼。她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进这间屋子,打碎照片的事情,微微苦笑。

思维突然一沉,不由自主地走向一角落,那里还是摆着那个大大的盒子,木质边框,她知道这个精美的礼品盒里装着画。后来她也曾问过他,这个里面是什么?他答,是我毕生以来收藏的宝贝!

当日想看未能如愿,此时,她前所未有地想要打开。回过头,张予瀚依然未醒,她把盒子拿过来,果然是……裱框好的画,而且——还是两幅?

韶光怔了一下,把两幅一模一样的画拿出来,神情瞬间便僵在当场……她永远会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当初他请她来描这幅画,给了她5千块,可是……他明明说要送给苏珊的,为什么还会在这里?还是原版的画放在一起,这必定是他姐姐画的吧?

可这现在算怎么回事?他为什么没有送给苏珊,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她来不及拭去。

——他毕生收藏的宝贝……他说她的画是他毕生收藏的宝贝……

两幅画中间,一张A4纸落了下来,被一只笔画得密密麻麻,看不清原状。可是她认得,他也认得……出差在武汉的时候,她曾写的满满一篇“张予瀚”三个字,他微笑着凑上前来问她,“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再忍不住,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她相信他,相信他爱她,所以才会将这些在别人看来一文不值的东西统统收藏起来。可是……怎么办呢,她明知道自己离不开他,可是还是固执地要在他面前消失……

因为他骗她,和别的女人有关系,他有那样多的秘密。她却是一个可怕的完美主义者,当一个人对她有任何的欺骗之言,她便会躲得远远的,最好再也不要跟这个人有联系……

她是那样害怕任何一个污点……

她迅速地擦干泪水,把画和纸重新装回到那个盒子里,将一切返回原状。她走到卧室门口,远远地看了熟睡的男子一眼,终于狠狠扭过头,走出门去。下楼的时候意外地看着到张予瀚的司机刘平,他见着她的眼神有几分惊讶,“慕小姐……你在这里?张总他?”待他看清楚她的表情,又是一惊,“慕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为什么哭得那样厉害?

             结局:一千年以后(1)

“韶光,你今天去公司了吗?”林佳如打来电话,彼时,慕韶光正忙着工作没有时间吃午饭。

“在啊,上着班呢,怎么回事?”

“你昨天那么晚还没有回来,我们担心嘛。”林佳如在那里埋怨,“真是的,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会等么。”

“哦,昨天我们同事过生日请我们吃饭,然后喝多了,我便就近到她们家里住了一晚上,到现在还有点头疼呢。”

“那现在有感觉好一点了么?”林佳如关切,心里又有几分不爽,嘀咕着,“不回来也不打个电话跟我讲一下。”

“对不起嘛……这样,我回来请你吃饭好不好?”

“还要你请做什么,我打电话就是跟你讲让你早些回来吃饭的呢。”林佳如有声有色地说道,“今天有喜事要跟你宣布哦。”

“怎么了嘛?莫非是有了?”

“这种时候还要跟我说笑!”林佳如有些不满,又笑嘻嘻地说,“哎呀,也不知道为什么啦,长沙那边打来电话,说是集团公司不追究那笔80万的款项了,这不是天大的好事还是什么?”

韶光能想到林佳如在电放那一边手舞足蹈的样子,轻轻一笑,“真的吗?太好了,恭喜你。”

“所以嘛……你可要早些回来我们一起庆祝一下。”林佳如喜滋滋地说。

韶光满口答应着,然后挂了电话。张予瀚还算守信用,这样快便放过了黄于伦……然而思维只到这里,她便努力地截止,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上午,一想到这个名字,心中就会乱成一团。果真有一句话就叫怕什么,有什么……

她正要出门去接热水,张予瀚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她手指一动,下意识按到挂断键,然后对方便再也没有打过来。[WWW。WSHU。COM]

时间过得那样快,转眼之间,便是黄于伦与林佳如的婚期,她作伴娘,陪同着一对新人一桌桌敬酒下来。原长忻的同事来了一些,大部分她都认识,当然,李子雪也在其中。不过当时场面太大,人又多,未和她有何照面,不过那样也好,她们两个还是少见面的为妙。

张予瀚的司机刘平也过来,黄于伦问起张予瀚,刘平便说,“他原也要来的呢,可是临时有事,就安排我过来。”

黄于伦便笑,“那真是太遗憾了。”

韶光心内动了动,没有说话,他必定也是不愿意见她的了吧?所以,才没有来参加婚礼。

结束的时候,慕韶光正要出去换衣服,却听见有人叫她。回过头,正好是刘平。她有些疑惑,然而潜意识里只觉得跟张予瀚有关,于是心跳暗暗加快,“刘师傅,什么事?”

“你有时间,去看看张总好吗?”

“什么?”慕韶光怔了一下,又笑,“是的,他现在很风光,接任了长忻集团之后,又有那样的作为,真叫举世瞩目。”

“你为什么要换电话号码?”刘平不理睬她的话,直入主题地问道。

“我……以前那个手机丢了。”她有些无谓地摇摇头,“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佳如还在等着呢。”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都张总最心爱的人,我在他身边呆了这样久,看得很清楚。慕小姐,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左右的。每个人的出生,都有他自己的使命……你离开之后,他过得很痛苦。”

“刘师傅,是他让你来告诉我这些的吗?”她顿了一下,回头问他,“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为什么自己不过来?”

“他生病了。”

“哦?”韶光心中疼了一下,微微有些讶异,在她的意识里,他是永远也不会生病的,更不会出任何状况。

“这是医院的地址,还有他的病房……近半个月他都在养病,身体很不好。如果你能去看他,那就太好了。”

韶光接过那张写有地址的纸条,放进钱包里,向着刘平点头,“好的,我会去的。”

婚宴会一直持续到晚上,慕韶光找到黄于伦,向他打听,“你最近在公司,有见到张予瀚吗?”他已经向集团公司申请,将工作调回了重庆。

“没有啊,他有一段时间没来公司了,李子雪说他去了国外出差,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黄于伦忙着别的事情,回头快速地说道。

“那李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