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窈窕熟女-第2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疯了吗?放开我!”

“放开你干嘛,去找张予浩?”他冷冷一笑,把她扔进车里,以迅雷般的速度回家。

他几乎是连拖带拽,把她拉进房间里,顺手关上门。这一切的动作,那样快,如同是飓风掠过。她惊魂未定,只知道拼命地反抗,“放开我。”

“我为什么要放开你?”他随即压过来,将她按到墙上,钳住她尖小的下颌,“嗯?你以为惹上我,那么简单地就可以放手?”

“好疼……你放手!”她手脚皆用,又捶又踢,但是……显然没有任何效果。“张予瀚,我不想再看到你……放手!”

“不放。”

“我们分手吧!”她真是痛得晕了,突然就吼出来一句。

“分手?”他双眸微眯,“为什么?”

“你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我……你、是因为我跟你姐姐有些相似,才会和我在一起的。这样的感情,我不要!”是的,她姐姐也喜欢画画,她姐姐气质与她相差无几,他亲口所言!他因为她摔碎了她姐姐的照片而将她轰出门去,她怎么那样笨,一定要受人指点才看得出来?

“我爸爸告诉你的是不是?”

“是又怎样?”她的眼泪又流出来,“我们分手吧,我不想……伤得更深了。”

“不。”他突然低下头,促不及防地吻了下来,她脸上那样多泪水,渗入他口中,又咸又涩。双手按住她的肩,将她整个身子固定起来,那样霸道地吻着, 仿佛面前置着的,是一个绝世珍宝。“慕韶光,你竟然说这样的话……我把你当成唯一的人,你却被人家随意说了几句就动摇了心意是不是?”

她紧咬着齿,任他*如何有挑动也不开口,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你觉得我喜欢你有别的原因,所以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怎么,你对张予浩感兴趣了是不是?想到他身边去吧?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到他那里似乎也理所当然。”

她气极,“张予瀚,你混蛋!”

便是她这样一语,他的吻便深入了进去,舌如同柔软流动的温水滴,滑了进去。环绕,纠缠,他用力*着她嘴里的芬芳,贪婪得似乎要把她吃进身体里去。

“我不会让你如意的……你要陪在我身边,即便是生老病死也要陪在我身边!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

“我不相信……”她拼命地摇头。

张予瀚扶住她的后脑,那样强烈地想要占有她,唇齿相击,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微微的痛意。“我爱你……跟我姐姐没有任何关系,我爱的是你,慕韶光。即便我不是出生在张家,即便我没有一个爱画画的姐姐,我依然会对你生情。”

“跟一切的外物没有关系,我只是爱你。”他低低地重复。

韶光只觉得这几句话如同电源一般,触到她身体,电流便活跃激发地涌遍她的全身。那样麻木到颤抖到的感觉,竟然是源自——由心底而生出的快乐吧?她怎么可能不相信他,在她的心里,他永远是一个值得倾心的人。可是他那高不可即,那样出凡脱俗,她那么卑微,卑微到敏感至极……

他爸爸的出现,韶光那么明显在感觉到两个人的差异,她怎么可能不多想?!

她埋*子,伏在他胸膛间,他的唇再次追下来,寻觅着。她终是扬起脸,回应着他。温暖的唇际就似绽开了鲜花万朵,叫人爱不释手。

两个人的距离那样近,他身上轻轻的香水味道扑鼻,她下意识地抱紧了他的腰。身体更是贴紧,她感觉到他身体微妙的变化,手指微微颤了一下,抚上他坚实的背。

呼吸沉沉如铁,那样重,恨不得有把身体多穿出几个洞来,让体内逃窜的邪恶热流纷纷逸出来。如同透露的樱桃。他的目光渐渐升温,手指也开由不受自己控制地*起来。

黑外套早被他随手放在沙发上,里面的白衬衫是极修身的款式,颈子以下高高突出来的山峰诱人至极。他迅速地解开几粒纽扣,手指伸进去,轻轻地握住。那样温暖、柔软,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全身的血液沸腾般地开始奔涌,身体内仿佛有某种东西在火热地燃烧。

手依然停在她妩媚前,韶光全身柔若无骨,娇软无力。他触手所及的地方如同被点燃一般窜起火焰来。她开始大口地喘气,自然也感觉到他的**,头低下倚在他怀里,连环住他后背的手也放了下来。张予瀚依然直直盯着她,目光深深,蓦然一笑,把她的手拿过来,放在他最敏感的地方。

灼热与坚硬来袭,她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消却了一切记忆。

只觉得自己有衣裳被一件件地扯下,她几乎一点力气也没有,任着他将她剥得一丝不剩。

她并不是单纯青涩的无知少女,正如他所说,他们之间连亲密的事情都发生过,何止于此?她爱他,那样深,自然无数次地想象到这样的情景。

可是……当初是醉酒后基本无意识的行为,如今却是完完全全清醒着,被他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脸上升起*艳的红色,如同身体一般,烫得厉害。

他把她放到床上,迅速地覆身上来,她如同初绽的花瓣,着,亲吻着她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直到她有了微妙的反应。

他才说,“韶光,抱着我。”

她刚把手放在他的后背,他便用力地冲下,那样的力道,她皱着眉头轻呼了一声。从来不知道,原来两个人,可以贴得这么紧,可以这样……坦然相对!

             56、不做演员真是可惜(1)

她醒得极晚,睁眼的时候已是日上中天,恐怕是累坏了,一觉睡来,竟然连梦也没有。

“睡得好吗?”早安吻准时送到,张予瀚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眨着眼睛。

她怔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呃,那你觉得谁会在这里?”他挑眉。

她低头笑了一下,“还以为是在我自己家里呢。”

“对啊,你的确是在自己家。”他掀开被子,“睡过去一点儿。”

她大惊失色,“你要做什么?”

“又不是没看过——”他笑,“我再陪你躺一会儿。”

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然而一想到上班两个字,公司里的一堆人影便冒了出来,她微微皱眉叹气。

“在想什么呢?”

她却依过来,把头枕在他的肩上,问,“你昨天从杭州回来的吗?”

“嗯,韶光……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正在气头上,怎么可能还跟你讲话?”

“呵呵——那些话,一定是我爸爸跟你讲的吧?完全子虚乌有的事情,他也能拿出来扯。”

她知道他还在她昨天提到的关于她像她姐姐一事解释,不由得菀尔,“他很不喜欢我们两个在一起。”

他点了点她的鼻尖,“他还不喜欢重庆的夏天太热呢!不用在意。”

她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把你提作我的特别助理好不好?”片刻之后,他又问。

韶光错愕,“为什么?你不是已经有好几名助理了吗,特助子雪也做得很好啊。”

“子雪?她恐怕是时间做得长了,多生大意,连最基本的东西都忘了,让她去别的部门做吧。”他摇了摇头,即便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下属,依然是能舍便舍,不留丝毫情面。

她自然明白他此举有何意义,她方方因事被关押,再回到公司处境尴尬,若是给她升职自然可以长长势头,压一压旁人的冷嘲热讽。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更有人要说她红颜媚主,他又色令智昏?她原本已经因为这个让张顺奇很不愤,哪里能再冒这个险?张予瀚并不害怕跟自己的父亲起冲突,可是她呢?“她也是急了,以往又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是吗?”张予瀚挑了挑眉。

“她也许是真的为三齐担忧,关心则乱嘛,所以才会让副总裁来主事。她又不是故意的……”她把头往他怀里又钻了几分,轻笑着说。

“你这是在为她求情吗?”

她便答,“是的,我觉得……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呢,更何况她跟了你那样久,现在贸贸然去找别人,恐怕又要花一段时间来适应。予瀚,你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

他捏着她的鼻尖,“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便留她一段时间亦可。”

晚上,得到消息的林佳如与苏怡都过来看她,得到张予瀚的同意,韶光便让她们直接到公寓里来,三个小姑娘小小庆祝了一番。

佳如便道,“早知道张予瀚会在这个时候回来,我便也不用去重庆各区来回跑着,直接送一大包吃的过去,然后等着接你就好了。”

她见着佳如气色恢复得不错,能从那样的阴影里走出来,韶光打心眼里为她高兴。“怎么会,知道你去找人托关系,我便放了,那天中午吃了好多东西呢。不然,你们今天看到的,必定不是这样一个活蹦乱跳的我。”

“韶光,你这几天……没有怎么样吧?平时听人家提起那个地方,我心里就毛骨悚然的,一听到你被带到那里,可真是捏了一把冷汗!”苏怡凑过来,半是关心半是好奇地问道。

“想知道啊……什么时候陪你去看看?”韶光笑。

苏怡立马打起了退堂鼓,头摇得跟墙头草似的,“不不不,我也不是那么急切地想要了解啦。”

“还像个小孩子似的。”林佳如也笑着接了一句。

又问,“张予瀚呢,怎么不见他在家里?”

“今天晚上有个商业酒会,你们来的时候,他才刚走。”

苏怡便做出一个花痴的表情,“原来我现在坐在南际张总的家里哦,真是太神奇了,以前想都没有想过呢!韶光,你真是太强了,居然把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人都弄到手。”

“他又不是天下掉下来的仙子,怎么就叫不食人间烟火了?”

“谁让他总是板着一张脸,仿佛跟我们隔着十里冰山似的,可望而不可即咯。不是冰山是什么?对了——”她凑上来问道,“你跟他相处了这么久,他在生活中……是个什么样子啊?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严肃的吧?”

“他——”韶光低下头,止不住笑意,只是答,“很好。”

“真是让人羡慕呀——”苏怡点了点她的头,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林佳如却想了想,肃了表情,“韶光,你也知道那天我去找了几个律师朋友,他们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都很奇怪。”

“怎么了?”韶光闻言也把手里的水果放下,回头看林佳如的脸色,一时间空气也沉滞了下来。

“其实,像你当时那个情况……被拘留是很牵强的,即便是他们仓促之间立了案,拿到法律上,都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更何况时间那样短,他们又没有足够的证据。”

“这么说来,他们并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办事。”韶光冷定了一下,淡淡地答道,内心里却已经甸甸一沉。

“是的,韶光,这件事情,恐怕还有更深的蹊跷。不过我对你事发之时的情况也了解得不多,便只能说到这里。而且后来张予瀚便把你带了出来,我就没有多作纠葛。”

“嗯,我明白。”

“其实这件事情如果要深究,并不难找出其中的猫腻来。”林佳如表情正色说道。

她又何尝不明白,“长忻这样大的企业,要发展起来没有那些复杂的利益背景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也许……”她咬住唇,突然顿住接下来的话,强自笑了一下,“唉,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呢,无论如何,现在是已经出来了。这件事情,长忻内部恐怕还会调查,到时候看到结果再说了。”

“韶光,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