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窈窕熟女-第1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匮挂肿拧

陈华生觉得意外,“怎么了?”

她摇头,一笑,却知道自己隐藏感情的本事全然不如这些个人,干脆放弃,露出一个悲伤的表情来。“不如我们去喝酒吧?”

“喝酒?让你主动提这个要求,还真是难得。”

“那你去不去?”她说。

“当然去咯,有美女相邀,不醉无归。”

回来的时候,她并没喝醉,陈华生一直在旁边看着她,才寥寥几杯,便不再让她沾酒。

买醉的事情那样矫情,她胃又不好,理当节制,便只愣愣地坐那里,看着身边人或笑或闹,推杯问盏。

只觉得累,整个身体都是软弱无力的,眼睛沉沉落下来,想要立即入睡。陈华生便送她回酒店,问她还要不要吃点东西。她想也不想就摇头,直接冲进了房间,倒在床上。

还不忘回头对他说,“你先回去吧,帮我关上门,谢谢。”

陈华生看着她窈窕的身体,只得苦笑。然后……然后她似乎听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陈华生同他说了什么……说了什么?她努力地想要集中精神,可是却被突然涌来的睡意打败。

“慕韶光!”她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她,冷漠的声音。

那样耳熟……是在梦里吗?她一定是在梦里,否则明明陈华生已经帮她关好了门,怎么可能有人进来?她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慕韶光!”声音加大了,然后轻轻搭在身上的被子被揭开,微微的冷意入侵。

她终于睁开了眼睛,房间里的灯还亮着,那个高大了身影杵在她面前,如同一尊雕像。

“张总……”她惊了一下,下意识护住胸前,“你怎么在这里?”感觉到自己的衣裳还算整齐,神情微微松懈了几分。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眯了双眸,“我不在这里,你就是这样工作的?”

哦买尬,他是在责备她吗?她做错了什么事情,需要他一见到她就冲到她的房间里来甩脸色?!

她原本就是一肚子气,“张总,即便现在重庆,这个时候也是下班时间,我有一定的自由吧?”

“的确是下班时间,但是……你喝得这样烂醉地回来,你确定不会影响到明天的工作?”他眸子凝得更深,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自己的事情,我有分寸!”

“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他又问。

她转了个身,坐下来,气呼呼地,“你就非得用这样态度对待我?我是什么地方让你看着不顺眼了?”

他怔了一下,难得地又笑,竟然说了一句,“今天吃火药了?谁惹你了?”

你惹我了!然而这句话她只敢腹诽一下,“没有谁,我自找的。”

             39、他向来不和下属发生纠葛(3)

他坐在椅子上,手里握着她昨夜里看了一半的资料,“庸人自扰?”

韶光实在是忍不住脾气,吼了一声,“对,我就是庸人……你们所有的人都精得跟猴子似的,只有我这样的庸人才会被你们玩得团团转!”

张予瀚闻着这话,忧了片刻,又思了片刻,“何必说这种话?”

“饶是我再笨,也看得出来……你利用我吸引陈华生的注意力,陪他回武汉。你才有时间和肖坤联系,改签了合同……”她的表情那样痛苦,就像是……当初她以为他亦怀疑她为内奸的之时,喉间被灌了铅,她多说一个字都困难。

她不过是,他施美人计的一个……棋子!

“能看出这样的缘由,怎么可以算庸人?”

她真是气坏了,这样的时候,他居然还在说个……“你利用了我!”

“我不会利用你。”他轻轻摇头。

“可是你已经这样做了,亏我……亏我……”接下去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眼泪便啪搭啪搭落下来,她恨恨地用手背去抹。

“亏你怎么样?”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不用你管!”她总是这样,难过透了,一哭起来就什么也不管不顾,连对着他大吼的的勇气都有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

“这是我的房间,你出去!”她指着门,下了逐客令。

他突然扬了扬手里的资料,上面有她看过之后留下的笔迹,然而在此之余,还有……还有他的名字!

那样多,几乎写了满满一页纸的“张予瀚”……连她都不知道,那样密密麻麻的是多少……

她想念他,是真的想念他……可她却是那样不愿意承认。压抑着所有的思想,如同儿时的初恋,她在上课的时候悄悄地画郑杨的肖像,一遍又一遍。

而现在……她惊恐地看着他,一步步后退着,“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

“你喜欢我。”他把那资料合起来,放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仿佛在证明他刚刚得出的这个结论。

她闭上眼睛,脑子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他说过,他早就说过,“喜欢别人更好……如果喜欢的是我,就太麻烦!”可是现在……她喜欢上他了,会怎么样?

他会辞退她吗?他向来是不会和下属发生纠葛的……

眼前的人一直没有说话,韶光更不敢睁眼看他的表情,这样的僵持……终于被敲门的声音打断。

两个人都清醒过来,她不敢看他,只说,“我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人,竟然是李子雪……她美丽依旧地笑着,“韶光,听说你喝酒了,我带了醒酒汤过来,怎么样,好点了吗?”

她不希望她看到她脸上的泪子,微微侧过头,“已经好多了,谢谢你。”

子雪便微笑着推开门,似无意般走进去,将汤放在桌子上,不由吃了一惊,“张总,你也在这里?”

张予瀚放下手里的资料,站起来,依然是那种面不改色凝若泰山的容颜,不见有丝毫表情,“是,你们先聊,慕韶光,与武昌那边的合同你明天上午看一下,再看看策划方案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下午要参加一个讨论会,你必须出席。”

“我知道了,张总。”见着他终于开门走了出去,韶光这才放松下来,刚刚弦崩得那样紧,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子雪,你们也住在这个酒店吗?”

“对啊,这家酒店的老板跟长忻的董事长认识,所以长忻的员工来武汉出差都是住这里的,你不知道吗?”

韶光便笑,“我可是第一次到武汉来出差,哪里会知道那样多。张总也住这?”

“他就在最里面那间。”

也是价格最贵的那间……韶光*动了动,细想着。

“韶光,那件事情是我做得不对……与陈华生合同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张总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解释什么,所以……实在是有些仓促,你今天在会议上,没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他们总不能吃了我罢?”韶光坐下来,喝着汤,笑着说道。

“那就好,我真是担心了。”

“这汤不会是你做的吧?”韶光点了点手里的东西,说,“味道还挺好,跟我妈妈以前做的差不多。我爸爸总是喜欢喝酒,我妈做醒酒汤的时候我就会偷着喝一点儿,那个时候觉得……真是难以入胃,可是现在想来,那便是亲情的味道。”

“当然不是我做的了,是请酒店的大厨做的,你知道我这个人,在厨艺上是一窍不通的。”子雪有些遗憾地摇头。

“无论如何,谢谢你,真的。”

“有什么好谢的,你不怪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40、那个家伙吻过她的唇(1)

一直到后来很久都想不通,为什么那天,她会睡到下午才醒过来。她一直习惯性地把手机闹钟调到八点,并且努力坚持着“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可是今天……

她一睁开眼睛就知道,事情闹大了!

果然,一看时间,下午三点!那个会议……还有、需要修改的策划……哦,她捂住脑袋,自己简直是要疯掉了。

一边洗漱一边打电话给李子雪,向她打听情况。

簸簸雪也责怪她,为什么起那样晚,连叫她起床的电话都没有听到。韶光懊恼,“我也不清楚,之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呢,现在是什么情况……会议进行得怎么样了,张总呢,他有生气吗?”一想到昨天他离开时候的那一张脸,她就有些不寒而栗。

“会议已经结束了,张总过会还有一个商业访谈,应该到晚上才会回去。”

“他没有说什么吗?”一听到会议已经结束,她心里就没底。

“还没说呢,不过脸色一直很不好……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李子雪答。

韶光更是急了,“那么会议呢,讨论得怎么样……跟武昌肖坤那边的合同已经定下来了吧?”

“还没有呢,中间出了很大的问题,这个合同恐怕是谈不成了。”

“不是已经签了吗?”韶光停下了刷牙的动作,有些诧异地问。在她的印象里,张予瀚还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吧?那样雷厉风行地毁约,然后跟另外一个人签订合同取代,那么现在是什么意思——他的决策失败了吗?

“是的,昨天的确跟肖坤签了协议,但是华美世界内部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合同的实施进程暂缓。张总今天——脾气很不好,所以……”

接下来的话,她不说韶光也明白,只是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不必,打了他也不会接的……”李子雪想了想,“也许你们今天会碰面呢,到时候跟他解释一下再说。”

“嗯,好……我会小心对待。”韶光想了想,轻轻点头,把盛水的杯子放下,神思转回之间一愣神,继而捂住喉咙,剧烈地咳嗽起来——恐怕是一不小心,把漱口的水喝了下去。

一直心心念念想着今天睡大觉的事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心情,草草地把资料整理起来放进包里。反正看了那样多遍,她也差不多都能记下来了。

坐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劲,打张予瀚的手机,竟然是关机的状态……她叹了一口气又躺在床上——现在恐怕是真的开罪那个冷面霸王了,那么他会怎么样处置她?

也许她真的到了离开长忻集团的时候了……

心里面乱糟糟的,她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妈妈只说是忙着医院家里两边跑,有些疲倦,别的倒无大碍,她便也放了几分心。

想着以后来武汉的机会并不多,便决定先出门去买些特产带回家。以后——恐怕要在家里呆上几天,心里又被伤得这样深,怎么可能不休养?打听了一下商业街的位置,她还是决定乘公交车。

然而……上了车才发现,身钱包里除了几张百元大钞之外,身无分文。她在重庆一直用的公交卡,因而并没留零钱的习惯……她叹了一口气,正准备下车,身后一个人走上来,“正好,我这里有零钱。”

“陈经理?”她简直要感慨上帝创造世界的奇迹,她竟然会在公交车上遇到陈华生!

“怎么?到底是高兴还是不悦,嘴巴张得像是吞了一整个鸡蛋似的。”陈华生一边笑,一边推着她往后面的座位上走过去。

“你……你的司机呢?”按照他如今的身份,不是应该他走到哪里都司机接送的吗?

“刚刚与长忻的合同泡了汤,公司给我降职了呢,哪里还有什么司机?!”他带了些调侃的语气。

“是这样吗?”她又惊了,“就只是因为那个合同?”

“怎么,你觉得还做了别的玩忽职守的事情?”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因为那个事情,这样的惩罚似乎有些……不合情理啊。”

“呵呵。”他倒是笑得欢畅,“是啊,如果天下的老板都像你一样,世界该是如何和谐美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