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这些都是我给你的爱-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什么地方害着,也知道她在我们家里没有地位了。因此,她就常常无故向我发脾气。

矛盾、误会、冷战……七年来,我就生活在那样的阴影中。1989的秋天到1991年的秋天,在心灵的阴影笼罩下,两年里我一次也没有回过家。好多次,我骑着自行车走到半路,又折回县城了。

1991年的秋天,我患了肺炎住进医院。同事、朋友、妻子的家人都去医院探望,可是,我的家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我清楚,他们不知道我得了病。然而,还是有一种缺憾折磨着我的心灵。

中秋节前的一天,妹妹突然来到了医院。她哽咽着说:“你得了病,怎么不给家里说一声?”她的手里提着一盒月饼,在我的病床前站了十几分钟,她始终局促不安,欲言又止。走时她把手里提着的月饼放在我的枕边,说:“这是咱爸让我给你送来的月饼。”

妹妹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外,我的泪水不可抑制地流出眼眶。我明白,父亲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的内疚。父亲是那种刚强的男子汉,自打记事起,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在别人面前低过头啊!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父亲不知经历了怎样的情感煎熬。

内疚和痛苦,噬咬着我的心灵。亲情,父子之情,在那个晚上萌发了巨大的力量。我做出了一个决定,并说服了妻子,回家!

第二天早饭后,我偷偷地溜出了病房,让朋友借了辆车,载着我和妻子,还有五岁的女儿回到了沣河边秦渡镇的家。那么熟悉的家啊,可是,我竟然两年没有回来过了!站在家门口,我的腿似有千斤重。父亲似乎有什么预感,站在家门口迎接着我们。相隔几步远,我看见了父亲发红的眼圈,还有躲躲闪闪的目光。他蹲下身子,想抱起她的孙女。然而,女儿对父亲却是那样的陌生,连连后退着。父亲尴尬地笑着。我蹲下来,伏在女儿的耳边说:“这是爷爷啊,快叫爷爷。”女儿这才迟疑着走向父亲。母亲也用笑脸迎出来,说道:“我和你爸今天才准备去县上看你呀。你的病好啦?出院啦?”

那天中午吃的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父亲不停地用一个小锤砸着核桃,递给女儿伸出的小手。父亲喜欢吃核桃,记得小时过中秋节,他总要买回一大堆核桃,让全家人吃。

对父亲来说,吃核桃,是中秋节一个十分重要的内容。但是,吃着那个中秋节的核桃,我刻骨铭心地品尝到了父亲的内心世界。对我和我的父亲来说,是这个节日的含义促成了我们的和解。亲情,通过吃核桃的方式显现了出来。因此,对中秋节,我是那样的感恩。

趁着父亲砸核桃的当儿,我才有机会观察父亲。两年不见,他的眼角已经布满皱褶,两鬓的头发,已经有一些花白。突然,我觉得父亲老了。我的心头,悄悄地升起一种责任。

如果不是我还没有出院,我真的想和父母亲度过一个中秋之夜。虽然,他不会和祖母一样和我在沣河的沙滩上守月——那样的方式,是祖母独有的。然而,在中秋的月光下,父与子无言的对视,隔阂的解除,情感的融合,也是我生命里值得铭记的事件。

有了1991年的中秋节,我才能和父亲恢复父子的亲情。16年来,我们互相体贴、理解。现在,父亲已经年过70,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我每个星期都会回去看望他。我会给父亲送去他喜欢吃的核桃。有时,我陪着父亲下几盘象棋。父亲的棋艺比我高,有时,他故意走错一步棋,让我赢一盘。下累了,我坐在他的身旁,一边给他砸着核桃,一边听着他讲述过去的事情。偶尔之间的眼神对视,是那般的和谐,温馨。

一棵桂花树的爱

◎一路开花

与他相爱时,我正值十八,大好的豆蔻年华。我梦想着要成为一名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于是循规蹈矩,按照老师所说的一步步脚踏实地。

他有些木讷。直到此时,在我心中已有些模糊的他仍是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从不会在公众场合明目张胆地吻我或在特别的节日买一束玫瑰给我,更不会有烛光晚餐了。他唯一会做的,就是在烈夏时节,为我采来满满一手提袋的米黄色桂花,无枝无叶。

他知道,我喜欢桂花。那些覆盖了我整个床铺的妖娆馨香,就像那时的我所梦寐的爱情一样。

相爱三年后,我也大学毕业了。这三年的时光里,虽说没有任何波澜涌动的回忆,可我还是在临近毕业的那几夜里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

其实,我所想要的只是他的一句挽留,一个坚定的承诺。让我彷徨的心能在瞬间得以安定,和他同苦共乐,一起拼搏。可他不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甚至还怂恿我回家工作。说家中抚养我几年的双亲也已年事过高,万事需要有人照顾。

我再没多说话,按照他的意思,真的回去了。只是,这段在我人生里馨香了三年的爱情,也随之无故地被我抹杀了。我与他说分手的那夜,他仍旧没有多一句挽留的话,只是第一次在电话那头哭得没了声音。

这就是我原本以为会天荒地老的爱情。最后,竟然如此脆弱地夭折了。

颓伤了大半年后,我爱上了一位比我年长五岁的画家。人生的磨难让他有着异于常人的稳重与成熟,而从艺的心又让他生性刚直浪漫。尤其是后者,让我疯狂不已。

当他第一次展出为我悄然而作的一百多幅油画时,我哭得难以自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面前这个双腿稍有不便的男人的求婚。我断定,这就是我此生所要追寻的爱情了。

之后,我默默为他打理好生活中的一切,甘愿做他背后的小女人。而那一个遥远的,要红遍大江南北的旧梦也已俨然成为过去。

几年后,我有了孩子。孩子如我一般,热切地爱着桂花香。丈夫腿脚不灵便,自是不能劳烦他来带孩子。于是,孩子的饮食起居全都落在了我一人身上。

我开始渐渐明白,作为一位母亲的苦楚,也不由想起那位一逢烈夏便为我采来满袋桂花的男子,他当时执意要我回来孝敬家中双亲,不就体现着他的善良与成熟吗?可这样的彻悟终是因为时光过境,刹那间出现,又倏然消失了。

孩子站在大片阴凉的桂花树下,久久不愿离去。

“妈妈,我想要一把桂花儿。”孩子扯了扯我的衣服,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二话不说,取来梯子,仰头摘取。丈夫在内屋不停地笑我,说女儿一定会被我宠坏的。我没多言,因为我心中所想的,只有我的女儿,还有此时正在家中作画的丈夫。我想要尽我所能地多采一些,一部分分给我的女儿,一部分分给我的丈夫。想着一坐就是几个时辰的他,要是有了这些米黄小花做伴,自不会觉得生活索然枯燥了。

于是,当我汗流浃背地把一小捧桂花放到女儿掌心后,便叫她进屋取来手袋,我要多摘一点。

七月的烈日,如火一般炙烤着大地。尽管我站在树荫下,可那灼人的气息还是如此实实在在地撩过了我的身体。那些不争气的汗水顺着我的额头、手臂不停地向下滴落。

大半天后,我扭动着酸疼的脖子向下张望,才发现女儿早已在屋外的长凳上熟睡了。而我手袋中的桂花,才至三分之二。

这些米黄的小花,在每一个枝节上看似簇拥很多,实质只有一点。想要采一小捧,都必须来回越过几十个枝节,一一小心摘取。力道不能过大,要不花瓣会被捏碎。却又不能过小,过小就无法将一个枝节上的桂花在一个举手间全然摘下。

忽然,我想起那个每逢烈夏就给我送来满袋桂花的男子。终于明白在那一日之内,他需要付出多少汗水与细心呵护。

瞬间,我站在高高的木梯上热泪满面。丈夫在屋内看见,着急地问我怎么了,一边问,一边忙着起身出屋。

我侧过头大声地回答他,是仰头看阳光看的时间太长了,没事儿。

在他坐定后,我看着被汗湿透的薄裙,未满手袋的桂花瓣,再次泪落如雨。

十几年后的今日,我终是懂了,那三年里,木讷的他其实是在用一颗无比细微的心照顾着我,并给予我温暖。那整片整片的桂花树,包括树上的每一个枝节,每一朵花瓣,原来都有着他爱的印记。只是,这爱在我心里就这么迟悟了整整十几年。

十几年的时间,在尘世中的确是无法让沧海成为桑田。却能让一颗本该拥有爱的心,辗转错过了最爱的地点。

1985年的鸡汤馄饨

◎卫宣利

那天,他们下船的时候,天已过了中午,两个人饥肠辘辘。男人摸摸干瘪的口袋,迟疑片刻,带着女人进了路边的饭馆。

那是l985年的春天,男人因为牵涉到一桩官司,赶到千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做证人。新婚的妻子不放心,一定要跟了一起去。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两个人只剩下最后的5块钱。而从这个城市到他们家还有四十多公里的路程。除去每人2元钱的车票,只剩下1元钱。

男人点了一碗鸡蛋蘑菇汤,艰难地咽了咽唾沫,把汤推到女人面前说:“我不饿,你吃吧。”女人吸一口气,又把汤推到男人面前。这样推来推去,男人便火了,甩手出去,蹲在门外抽烟。

男人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他蹲在门外,一动也不动。女人跟着他,没享过一天的福,这是他第一次带她下馆子,却只能让她喝一碗最便宜的鸡蛋汤。

正想着,女人突然拉起他,一直把他拉到餐桌前。餐桌上放着两碗鸡汤馄饨,漂着油的汤,碧绿的香菜,褐色的海带,还有一个个白白胖胖的馄饨,香气蔓延过来,让他垂涎欲滴。他抓住女人的胳膊:“你疯了?”

女人按他坐在桌前:“快吃吧,吃完了咱们好有力气走回家。”他怔住,一下便明白了,女人为了让他吃一顿饱饭,把回去的路费花了。那碗鸡汤馄饨,又麻又辣又酸又甜,升腾起来的热气,模糊了他的双眼。

那天,他们走了四十多公里的路,回到家时已经是午夜。筋疲力尽的两个人,瘫倒在家门口,男人为女人揉着浮肿的腿,虚弱地笑着说:“这馄饨,真香。”

因为男人喜欢吃鸡汤馄饨,女人学会了做馄饨,备料、拌馅、擀皮,包成小巧玲珑的馄饨,煮好后加进熬好的鸡汤。这样一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馄饨,在北方寒冷的冬天里,吃得人通体舒坦,既暖胃又暖心。女人做馄饨的水平越来越高,后来,两个人干脆在城里摆了一个馄饨摊,开始卖鸡汤馄饨。因为价格公道、分量又足,生意一直很好。

时间一晃便是20年,20年里两个人从在路边摆小吃摊变成了这个城市有名的馄饨大王,他们的家也从农村搬到城市,买了房买了车。可是日子好了,感情却淡了。像所有的夫妻一样,女人越来越唠叨,男人越来越暴躁,再后来,终于有了分手的决定。

写好了离婚协议,男人最后问女人:“你还有什么要求?”

女人愣了愣,最后说:“我们再去那个小城吃一次鸡汤馄饨吧。”男人犹豫了下,答应了。

开车到小城的时候,正是中午。男人要带女人去小城最豪华的饭店吃饭,女人说不,她要去找当年他们吃馄饨的那家小店。

20年过去了,小城早已不是他们记忆中的样子,到哪里去找那家小店?俩人只好先在小城住下。

第一天,女人带着男人,从一条小巷出来,再进入另一条小巷。女人心急,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冲过来的汽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