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这些都是我给你的爱-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身体,而她却在他的怀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在他的住处,他笨拙地给他清洗淋湿的衣服,扎着围裙手忙脚乱地为她做饭。她穿着他宽大的汗衫,躺在床上吃着他一口一口喂来的饭,不住地啜泣着。直到这时,他才知道她的父母几天前出了车祸,还是好心人帮她简单地料理了他们的后事。从记事开始,除了父母她就没见过任何一个亲人。而现在,租住的房子到期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独坐在球场边苦苦等待着他。此时此刻,自己就是她的全部她的家。伶牙俐齿的他一时语噎,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窝着她冰冷的小手,希望可以在这寒冷的秋日,让她感受到一丝温暖。

从她来了之后,本来收入微薄却花钱大手大脚的他一下子变得精打细算起来。他不再出入高档的消费场所,一有时间就在超市里费劲力气地寻找着价格低廉的商品。他拼尽全力继续供她读书,自己的生活顿时变得拮据起来,从不和她说一句抱怨的话。她默默地为他整理房间,异常笨拙地做起家务。她在厨房里忙了一下午才端出生平第一道菜——黑糊糊的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他右手拿起筷子,在她的注视下轻轻夹起菜放嘴里。咽下菜的刹那,他的左手在桌子底下使劲捏着大腿,微笑着对她说菜真好吃,看着一旁的她笑得阳光灿烂。

父母的离去,让她的性格渐渐变得阴郁起来。为了能让她快乐,他开始带着她去溜冰、爬山、看日出。她心烦的时候,他甚至在深夜陪着她在大街上整整逛了一夜。他的才情和天赋渐渐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在这座城市里有了一点点小小的名气。不少女孩儿借着或有或无的理由努力接近着他。不少女孩儿都来过他的家,柔声地叫她妹妹。她不答应,把自己的门摔得山响,来人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她在19岁生日那天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拿出全部存款,又悄悄借了一笔钱才勉强凑够她的学费。要好的朋友埋怨他,为什么那么傻,为了她的前程,居然让自己过得这么凄惨。他微笑着不说话,抢过朋友手中的钱,留下借据,笑骂着转身离开。

他在家里为她准备了丰盛的生日宴。她知道他的不易,却什么也没说。他和她交杯换盏,说着几年来有趣快乐的经历,憧憬着未来的美好。渐渐地,他们就都醉了。他握着酒瓶,满脸通红地坐在瓷砖上,默默地想着什么。她躺在他身边,手里还捏着半块儿生日蛋糕,喃喃自语地说着什么。忽然,她轻轻踹了他一脚,他转身,看见她满脸红晕地坏笑着。我没嫁出去之前,不许你结婚。如果我到30岁还嫁不出去,你就来娶我,听见没有!他还没来得及反驳,她捏着蛋糕倒头便睡。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拉过被子轻轻盖在她身上,然后静静地坐在旁边守候着她。

大学4年,她恋爱了很多次,他也与很多人分分合合。每次她打电话来,不是抱怨学校的伙食,就是大骂负心的男友。他默默地听着,偶尔插科打诨地说上几句。挂上电话之后,就立即跑去银行给她汇钱。他的画廊越开越大,年纪也渐渐大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奔三十了,他开始暗暗地盘算起了自己的将来。

大学毕业之后,生性好动的她做了一名导游。她回到画廊,和前台小姐打完招呼之后,飞一样来到他的办公室。他默默地听她说个不停,忽然之间他发现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笨嘴笨舌、容易害羞的女孩儿了,她长大了。我给你租了房子,东西都给你搬过去了,他说。她愕然,兴奋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她没说什么,轻轻起身离开,其实她懂,她明白他是为自己好,毕竟自己长大了,不能像小女孩儿一样肆无忌惮地住在他那里了。虽然她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可不知为什么她却有种失落感,那一刻她想哭,却发现他的肩膀早已不再。

他给她打电话,她赌气不接。她知道,现在他身边有了一个合适的女孩儿,她见过,那是一个成熟温柔的女孩儿,更重要的是对方看他的眼神中饱含着默默柔情,而她没有。有时,她也在失眠的夜里想他。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他什么人,她也想就这样离开他,可她舍不得,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和他分离,她的心就有种撕裂般的剧痛。

他和那个女孩儿订婚的那天,她向公司申请带着一个去黄山的旅行团离开了这个城市。她想象着他在订婚仪式上的笑容,标志性的坏笑,心里莫名地疼痛着。她忽然想起十六岁那年,球场上那个抱着双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儿,心都揉碎了。突然,旅行车剧烈地颤抖着。她睁大惊恐的双眼望着山上滚落的林木,下意识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接着眼前一黑……

她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疼得厉害,眼前模糊着出现了那个女孩儿的面容。看到她醒来,对方似乎相当惊讶,大声呼喊着医生护士。很快,屋子里就围满了人,所有人都用一种很特别的目光看着她。她隐隐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忽然发觉他竟不在。她的心猛地一沉,挣扎着坐起来寻找着。女孩儿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惶恐不安,轻轻搀扶着她,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她们旅行团遭遇了泥石流,幸亏伤亡不大,不过她的大脑受了强烈的震荡。当他带着未婚妻急匆匆赶来的时候,医生告诉他,她很有可能醒不过来了。她无法想象,一向玩世不恭,异常坚强的他瘫倒在地上,孩子一样无助地放声大哭会是什么样。医生委婉地告诉他们,她这样的病人的费用不是一般家庭能够承受的,如果放弃治疗对谁都是不错的决定。他不是一个富翁,巨额的医疗费完全可以把他压垮。

说到这里,他的未婚妻眼睛湿润了。他的未婚妻告诉她,他听完医生的话之后转身对未婚妻说了一句话:对不起,我恐怕没钱娶你了,我要救我妹妹!他变卖了画廊,将手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却仍旧不能按时交上巨额的医疗费。他开始四处借贷,托朋友找来许多兼职,没日没夜地工作赚钱,每天只睡2个多小时。听到这里,她什么也没说,眼泪静悄悄地流淌了下来。她知道他一定会这么做的,如果不这样,那他就不是他了。他的未婚妻告诉她,他在这期间只来了一次,他跪倒在未婚妻面前,说他对不起未婚妻的爱情。他哭着说,只要他有一口气在,他就绝对不能拔掉她身上的管子。他说,她是他的朋友,他的亲人,他的妹妹,只要有她在,他觉得在这世上就还有亲人。这些年共同的生活,早已经将彼此深深烙在了生命中,血脉相连。他的未婚妻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留下她自己,泪流满面。

当他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打开病房门的时候,她转过头,冲他淡淡地微笑着。他环抱着双臂,轻轻倚在门框上,宛如若干年前他和她初次相识时一样,只是时光荏苒,岁月不在。哥,这个嫂子我认了!她拉着他未婚妻的手,大声说道。他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忽然胸口有种莫名的酸楚,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雨后的阳光穿过玻璃散落一地,他和她相视一笑,胜过千言万语。

从那之后,他放下一切陪伴着她,常常陪着她在医院的花园里散步,用五音不全的嗓子给她唱歌,逗得她像当年一样笑弯了腰。在他的悉心照料下,她不久之后就康复出院了。他帮她找到了一份办公室文员的工作,然后重新筹集资金办起了自己的画廊。他和她的生活又归于琐碎平静。

两年后,她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和她走一生一世的人。结婚的那天,他左手牵着她的手,右手拉着新郎的手,然后将她的手轻轻放进新郎的掌心里。他明显地感觉到,在那一刻,她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他却在心底长长出了一口气,仿佛是交接完了一项重要无比的任务。

新郎带着她离开了教堂,汽车缓缓启动了。望着渐行渐远的汽车,他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感觉心似乎被人一下子抽空了,身体有些轻微的摇晃,妻子在旁边悄悄扶住了他,关切地低声询问着。突然,汽车在人们的祝福声中猛地停了下来。她双手拉着拖到地面的洁白婚纱,哭着向他跑来。他轻轻挣开了妻子的手,下意识地张开了双臂。她狠狠地扑倒在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他。

哥,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最温暖的拥抱。她还想说什么,泪水却已划过脸庞,漫到嘴唇上。他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他告诉她不用再说了,她的一切一切,他都知道。他还告诉她,这辈子他都要感谢她,是她让他体会到了亲人的感觉;是她,让他这个孤儿不再感觉到孤独。来参加婚礼的人大都愕然地望着他们,知道他和她故事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轻轻发出了一声叹息。

在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虽然你只是惊鸿一瞥,但却有着说不出的喜欢。发自内心地想宠着她,爱着她,护着她,心甘情愿地为她遮风挡雨。然而心底却明白,她永远属于内心中最美好的秘密。这一切,都与爱情无关,仅仅是你与她之间最纯净、最真诚的依赖和爱恋。纷杂的尘世里,我们所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个最温暖的怀抱。

如果你在秋天到达

◎张祖文

卓玛和我有一个约定。她说,如果你能在秋天到达拉萨,我就嫁给你。

这句话对我极具诱惑力。我追卓玛已经追了整整两年。

但这两年来,卓玛却一直都与我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

所以,一听到卓玛的这句话,我就欣喜若狂。我想,有了约定,就说明卓玛终于愿意为我敞开了一扇门。

但我却不得不承认,要在秋天到达拉萨,的确是有一定的难度。而且,现在只差一个月,秋天就即将过去。

而我所在的那个地方,是全国唯一没有通公路的县。我工作的地点,即使到县城,也要半个月。

卓玛这样对我说,是因为她自己一直以来,都有着一个梦想,就是能去拉萨看看。

甚至在卓玛的眼睛已经完全看不见光明时,她都还是对此抱着一种强烈的梦想。

卓玛的眼睛之所以看不见,完全是因为我。

那天,我对卓玛说,愿不愿意陪我去登山,卓玛当即就答应了。

于是,在一个云淡风轻的日子,我们就向附近最高的一座山进发了。本来,我是想随便找一座容易登顶的山爬爬散散心就行了。但卓玛却说,干脆选一座最高的山算了。我想自己也难得登一次山,就同意了。这样,我们在那天大清早,就到了当地最高的一座山的山脚下。

站在山下,看着高高矗立在面前的这座山,我突然有了一丝丝的冲动,一种想要尽快地登上山顶的冲动。

一路上,山陡林密,卓玛不停地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慢慢走。但我却惘然无顾,只是一个劲地向上攀缘。

好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在前面往上爬。我想卓玛是本地人,对周围的环境熟,应该不会出事。爬了一段时间,回头一看,却不见了卓玛的影子。

于是我就停下来等卓玛。当她赶上来的时候,喘了一口气,说,我们先歇歇,说一会儿话再走,行不?

从学校毕业来到这山沟的这几年,在我的内心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压抑感。我一看到山,就有一种想尽快登顶并马上振臂一呼的欲望。但看着卓玛喘气难受的样子,我又不得不停了下来。毕竟,卓玛只是一个女孩。

我们在一处比较平稳的地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