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你有愿望没许-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冶吣怯白油飞纤坪跏遣遄偶父鲋轭蔚跏危跏暇醯谜饬└龊谟坝行┦煜ぃ欢嗌偈奔湎缚矗橇┥让疟徽饷匆煌疲丫淮蛄丝

    房内有些暗淡,可是一览无余,这屋中哪有半个人影,空空荡荡,除了陈列的家物与三张床铺,哪还有别的东西。

    刘氏只觉得心神一阵恍惚,刚刚自己听到的究竟是真?是幻?她不知道,此刻,她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个梦,自己在做着一个逼真的怪梦。

    怀中儿子又动了动,似乎在梦中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她缓缓走到长子的那张床旁,将他小心放入被褥之中,盖好被子,又在桌上摸来火折子,点上蜡烛,黄澄澄的炷火下,刘氏来到长子身旁,就这般静静的,温柔的望着他,她轻轻抚摸着长子的额头,露出一丝温暖的笑。

    她又想起刚刚在这房间中俩个秀才的对话,笑容渐渐敛去,心中有些狐疑,这一切究竟是真还是幻像,此刻又是否是个恶梦,等她在睁眼,下一刻是否就会发觉自己依然躺在床上,旁边依然是秀才,不远处是俩个子女。

    就在她这般走神时,她只觉得手中抚摸着长子头发的手,触感有些不对,摸上去毛茸茸,有些顺华,怎么摸怎么感觉不是人的头发,她被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一看,这一看她只觉得五雷轰顶,头脑一片空白,整个人瞪大了眼,全身僵直,似丢失了魂一般。

    长子的床上,被褥中,自己手指尖抚摸的哪是个人啊!这被褥中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探出个脑袋,俩耳尖尖,皮毛绒软,发着绿光的大眼瞟阿瞟,炯炯有神的眼珠瞄呀瞄,正打量着刘氏,这哪里有个人的模样,这分明就是只大狸猫。

    “喵”这狸猫一声尖叫,钻出被褥,跳出小床,跃到地上,扭头发着绿光的眼看着全身发僵的刘氏,它的脸有些诡异,这片刻的回头,那猫脸上似乎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笑,狸猫扭着屁股,来到紧关的房门前,它抬起前爪在门上挠了挠,接着一声轻叫,就见那紧关的房门发出“咯吱”一声,木栓脱离,俩门分开,露出了条缝,它趴下身,沿着这缝就此钻了出去,失去了踪迹。

    房内唯有炷光轻染,刘氏呆愣愣的立在原地,好久,她目光微移,望着空空如也的床铺,似才回过了神,发出有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儿啊!”眼前阵阵发黑,缓缓软倒在地,就此昏迷不醒。

    到得次日午间,刘氏才悠悠醒转过来,她只觉得你四下里一片嘈杂,刚睁开了眼,就听得丫鬟喜鹊惊喜喊到,“夫人醒了,夫人醒了!”

    刘氏疲倦的睁开眼,就见得数个熟悉的人影围了上来,当前一人正是自己丈夫秀才。

    刘氏这一见自己丈夫,整个人萎靡的精神一散,双眼瞪圆,猛的坐起,一把扯住了秀才的衣袖,神色凄厉,嘶吼道:“我的儿呢!我的儿呢!”

    这一番形为将在场众人都给吓住了,那秀才想要挣开刘氏的手,但怎奈用尽力气力都不能将妻子的手拉下,他边拉妻子的说,边连连说道:“夫人,放手,放手,这成何体统。”

    刘氏哪理秀才,只记起昨夜俩个秀才的对话,又想起自己长子变成了只狸猫跑了去,只觉得万念俱焚,心死魂断,扯着秀才的衣袖就是不松手,口中喃喃重复着,“我的儿呢?我的儿呢?你将我儿弄哪去了?”

    众丫鬟看得惊惑,又不敢上前去拉刘氏,只得退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秀才使尽了力气,就是挣脱不开,汗水自额头浮现,神色有些慌张,口中叫道:“夫人,松手,你看,这成何体统!”

    刘氏眼睛发直,扯着秀才衣袖,就是不松开。

    秀才见实在挣脱不开,连连对周围几个丫鬟吩咐道:“快,快,你等还愣着作甚,去将少爷抱来。”

    当即,几个丫鬟不敢怠慢,急急出了寝室,找到看护孩子的奶娘,将她同孩子带了过来。

    刘氏一见自己长子,连忙抱起,这才算是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人抱着孩子痛哭不已,众丫鬟都是不明其中之意,在一边窃窃私语,都觉得夫人是不是被脏东西惊了,竟如此这般失态。

    哭了一会,有个仆人急匆匆跑到门外,在那大声喊道:“老爷,县太爷已经贴出告示,村东口和村西口也已经安排了人手。”

第六章鬼引路(一)() 
第六章鬼引路(一)

    刘氏咋听门外仆人的禀报,顿时一怔,眼睛发直,木愣愣的盯着前方。

    秀才出了人群,来到门口,负手于后,对仆人吩咐了一番,让他去村中寻上些壮劳力,许他们些好处,赶着天明,将前山后岭寻个遍,看可有可疑之人。

    刘氏抱着长子急奔到秀才身前,也不问什么,就如此泪眼婆娑,双目直勾勾的望着秀才。

    秀才被自己妻子的眼神看得连连后退几步,竟是不敢与其对视,秀才长叹口气,吩咐那仆人下去筹备一切事宜,又让其余丫鬟退下,令喜鹊与奶娘将长子抱下,关严了房门,沉吟片刻,将事情缘由向刘氏娓娓道出。

    秀才祖上本为山中猎户,那年他的祖爷爷还是个少年,与几个同龄少年进山捕野货,自午间至黄昏,几个男孩在山中玩闹,嬉笑,摘了不少的野菜与野菇,又提着几只活蹦乱跳的山鸡野兔,径往家中回去,到了山脚,几人发现有一条被杂草覆盖的山路,几人并不曾记得有这里有这条野路,出于好奇,又是人多胆也壮,天色未黑,几人的家又离此地不远,就决定去看看这条路通向何处。

    这一去,几个少年就直消失了个三天三夜,几家的长者领了全村一百多号人,几乎将附近几座山头翻了个烂,均没有任何发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几个孩子可能是被山中凶兽叼了去,凶多吉少之际,几个猎户这天上山打猎,追着一头野猪进了一个被藤蔓遮掩的山洞,几个猎户都是一喜,觉得这次是要走好运了,拿武器的拿武器,举火把的举火把,要个一窝端。

    一行七八人,小心翼翼,警惕周围,借着火把的光亮,向着更深的洞中走着,没走多久,他们就在石缝间发现了一根白骨,这白骨还很新鲜,上面还残留着些肉牙与腥红的血迹,几人也并未多加理会这根白骨,继续向前,没走几步,几人就又看见了几块残骨和一颗头颅,这一回,他们在不能将面前之物视若无物,面前那颗头颅有被啃食过的痕迹,一些肉质多的地方已经被拉扯出去,整颗头颅已是面目全非,但在头颅不远处,他们发现了一块玉佩,那块玉佩他们认得,正是前几天失踪几个孩子中一人的。

    这几个猎人在不能从容,一人被派出返回村中,将此事告知村中人,另几个猎人当下提起精神,蒙足了劲,向着更深处走去。

    那人拿着玉佩,急急忙忙跑回村中,召集村中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将洞中之事说了个遍,又拿出玉佩给了那户主人家,当时,那主人家的母亲就是惨呼一声,昏死过去,这一下,村子就炸了锅,沸腾起来,男男女女,一百多号人,各自拿出武器,农具,随那人向山洞的方向奔去,气势汹汹,势要将洞中野兽屠个断子绝孙。

    到了山洞口,几人又组织一番,将老人与妇孺留下,守在洞外,派二十几个年轻体壮的青壮年,举着山刀,俩头叉与镰刀进了洞中。

    这一伙人随着之前几人的路径向着洞中深处追去,没多时他们就看见了之前的白骨,其中有人蹲下身,将那白骨捡起,细细观看了一番,虽已经有所预料,但面色依旧有些难看,确定,这乃是人的腿骨。

    他们一路向前,途中发现更多的骨骸,都血淋淋,直如进了尸骨丛林,场面真可谓是让人毛骨悚然,心胆发颤,那角落,一具白骨被扯了个七零八落,尸股不全,离那角落不远,一颗血淋淋,残留部分血肉的脑袋被高高安放在一块丘岭之上,丢失了左边眼珠的眼眶正望着下方,俯视众人,在前几米,那有几具尸骨,同样只剩一堆骨骸,白惨惨,却不是人的,而是动物的,粗略看去,有野猪,有豺狼,还有狐狸等多具。

    众人将人类的尸骨收敛好,分出几人,让他们裹着三具残肢断骸向洞外出去,他们越向深走去,前方的的通道便更宽敞,尸骨也就更多,只看那骨骸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看得众人是心惊胆战,毛骨悚然,外围各类走兽的骨骸杂乱分散各处,到了内部,开始看见有一些人类的骨骸,刚开始有些凌乱,但到了深处则开始有规律的安放,俩具并列,俩具中就有一具较为较为娇小,这看上去有些像是夫妻同葬,整整齐齐排了一排,每队间仅隔几尺,几乎是头顶头,脚挨脚,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心中打鼓,其中有一些见识的人心头开始忐忑,冷汗冒出,牙齿轻颤。

    但没人开口离去,举着火把依旧向前而去,大约走了有十几米的距离,一路上一具具的尸骸排练整齐,白森森,让人觉得可怖,这路下来,略微数下来已有二十多对夫妻同骸。

    “啊呀!”正在行走之际,不远处的黑暗中响起一声惊呼。

    “是阿强!”其中一人当即便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接着,所有人齐齐而动,高举着火把,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快速奔去。

    也就在那声惊呼响起后,前方又传来叫喊声与痛呼声,一时间嘈杂无比。

    众人奔跑间,绕过一条弯道,离那响声也越来越近,在快要接进那响动的时候,前方暗无边际的黑暗中,一束火光忽的亮起,那火光旁,一张人脸诡异出现。

    所有人都是一愣,顿时停下脚步,浑身冷汗潺潺,鸡皮疙瘩瞬间都立了起来,没人敢在上前一步,哪怕村中人的叫喊声就在那束火光之后。

    那张脸与火光很近,他也在盯着众人,片刻后,那张脸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渐渐退回火光无法企及的黑暗之中,接着,就看见火把摇晃了几下,火光似乎变得有些明亮,腾腾跳跃的火苗也窜了几窜,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昏黄的火光下现身。

    “在这,快来!”只见那人朝这边挥了挥手,语气有些焦急。

    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脚下发虚,心中没底,他们都确定,刚刚所看见的那张人脸不是这举着火把之人的。

    “快来,你们还在那干啥?”那人见众人没动静,急声催促着,最后似乎是有些急了,高举火把,跑了上去。

    二十号人都是呆愣愣的,没有人挪动一下,直等这人到来。

    到了近前,火光下,看清这人,这是个身体壮硕的男子,露着上半身,满面虬髯,瓮声翁气,并不陌生,名叫大虎,领着众人边走边将事情与众人说了下。

    这七个人打发一人回村子报信后,就各自举着武器向更深处行去,一路上尸骨一具具,白惨惨,让人心中发毛,好在这几人也是艺高人胆大,不管不顾,到来一条弯道,到这,一具具的骨骸也就此没了,他们刚绕过拐角,忽然只觉得火把下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四肢着地,也没看清是何长相,瞬间就隐入黑暗中。

    几人都是一惊,随后个个大吼一声,抬腿沿着隧道追了下去,没多久,他们就追到了这。

    说到这,众人也到了大虎刚刚所站之地,借着火光一看,各人都是惊呼一声,暗自侥幸,道了声好险,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