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你有愿望没许-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鼠一个翻身,就要在次窜上窗口,那仆人哪肯给它机会,身子向前一扑,破布袋已然当头罩下。

    这仆人裹了老鼠,想起之前老鼠在柴堆那不知偷吃了什么,提着布袋,就朝那走去,到了那,只发现有几截骨碴子,被啃得唯剩一堆碎块。

    这仆人心头火起,暗道:“你个死鼠崽子,大爷我都挨着饿,你倒是先吃上了,好!好!好!今天爷也加个菜。”

    这仆人打了火,烧了柴,将大锅放上水,开始做饭,他将地上一干骨头碎块尽数扔入灶火中,混着拆火就此烧了个干净,接着,他又从破布袋中摸出那只老鼠,找了个火柴棍,就要将它自尾部插起,忽然止住了手中的动作,暗思,“不行,如此这样,那屎尿流出,岂不是脏了这肉。”寻思间,他想着何不先将它刨个干净,就手边拿起厨刀,对着老鼠的腹部切去。

    那老鼠也知自己此次有了大难,竟也不挣扎,只是如人一般抬起了脑袋,贼亮的鼠眼中莹光点点,看着这仆人,似有水渍流出。

    这仆人刀就要落下,忽见这种情景,心中一突,连忙停下,盯着那老鼠的眼睛片刻,却见真有点点泪珠垂落,当时莫名的就是一个激灵,想起老人曾说过天地间万无物皆也灵性,凡开了灵智之物绝非平常,这时它是已诞生了灵性,受上天眷顾,与人一般,切不可轻易谋害了它的性命。

    这仆人暗叹口气,看了看这含泪畜牲,却也是被吓住,放下了手中的刀,对老鼠道:“也罢,今日也算你运气,我积个阴德,你就此离去,日后如何却是与我无半丝毫关系。”

    话毕,仆人割断缚于它四肢的细绳,不在去管那老鼠,起身,向着灶台而去。

    那老鼠重获自由,不敢有半丝迟疑,冲出了灶房门口,钻入草丛,就此不见了踪影。

    如此又过七日,秀才领着家仆与县衙一干人将附近翻了个遍,均无线索,这日清晨,刘氏叫来俩个丫鬟,让其去村中找了师傅,选了上好的灵位一个,前去寻到秀才,让其在上起笔为小儿写下生凭。

    秀才在屋内踱步来回,俩次起笔,俩次落下,终于还是未能撰写下半字,摇着头,出了书房,口中叹道:“惜君,耐何,非所生,非所育,本是九天星降,不识人间急苦,只因误落乱世,魂归九泉,身死法散,可叹,亦可惜,何苦来哉。”

第三章鬼不语(一)() 
第三章鬼不语(一)

    这日午时,秀才去了县衙,请县官撤了告示,辞了村中劳状之力,去了临近的寺庙,请来众多僧侣,不顾族中长者说辞,在家中摆了幼子灵位,设了个衣冠冢,开了个法事。

    这法事直从正午间做到半夜子时方才休止,众和尚用了斋,本要离去,这时秀才却携了个家仆,突然对长老拱手作揖,说道:“小子刚脱孽海,到我家门本是荣华在前,怎无奈受了这无妄之灾,人世未历,又堕无边苦海,恐那小子心有怨念,不愿离去,肯请法师辛劳一二,为小子超渡化解,让他早登极乐。”话毕,接过家仆手中白布遮掩的金漆木盘,双手奉上。

    那法师连连应诺,道了声佛号,自有小沙弥在一旁接过。

    当夜,众僧侣逐一离去,唯留下那金装法师与俩胖和尚徒弟,盘坐于灵台前,口中喃喃有词,诵上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秀才与一干仆人尽去休息。

    佛号声不息,直近寅时之际,自门厅外一阵阴风刮入,吹灭了炷火,几个和尚一惊,觉得有些毛骨发寒,俩个胖和尚急忙取来火折子,点上灯火。

    灯火刚起,四周围阴风又来,直吹得整间灵堂白陵飘响,那俩个胖和尚急急伸手护住炷火,生怕被这怪风吹灭,待这怪风退下,那俩个胖和尚连忙来到金装法师身旁,心惊胆战的说道:“师傅,这其中恐有蹊跷,我看咱们还是快些离去的好。”

    那法师心中也打鼓,这时也是因有俩个徒弟在旁,否则也早就失态了,他喉结蠕动,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道:“徒弟啊!我等身为佛门中人,岂可惧怕这些个妖魔邪祟,弱了自家心中大道,来,来,来,你等随我安坐,诵无上法音,驱魔降秽。”

    当下,金装法师位中,俩个胖和尚分左右落坐,口中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强定心神,背诵释迦牟尼无无上真经。

    金刚经一经诵出,顿时整间灵堂阴风散去,三个和尚心中都是一喜,那为首的金装法师这般想道:“佛祖,佛祖,弟子往日口舌虽有些难制,但向佛之心却是不减,今日蒙得佛祖眷顾,日后三牲六品不敢懈怠,望请佛祖保佑。”

    这三个和尚心中淡定,自觉已是万法加身,诸邪不侵,又诵经多时,周围却是在无异状发生,三个和尚此时几乎是在熬时间,就等黎明来临,三个和尚口中念着佛号,但心中却是感觉有些不对味了,这离天明也算并不久了,可是这左等右等,就是不闻那公鸡打鸣之声。

    念了良久的经,几个和尚都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有个胖和尚实在渴不住,偷睁开眼,望向旁边桌上茶盘,咽了口口水,又瞧了瞧师傅与师弟,最终受不住,起身来到桌子边,倒了杯茶,他正要饮下,忽在杯中的水面中看到了恐怖一幕。

    他惊叫一声,手一松,将茶杯摔落在地,硕大的身躯摇晃了几下,向着地上直挺挺的倒去。

    这一声,将金装法师与另一个胖和尚吓得不轻,倆人身体一个激灵,盘着的腿一抽,诵经时的那口气险些卡在喉咙中,上不来,就此归西面见佛祖。

    俩个和尚缓过气来,那胖和尚连忙跑到倒地的和尚旁,一看那和尚,当时就是一惊,自己这师兄俩眼向上翻,口中白沫俩行,喉间咯咯作响,手脚抽搐,竟是昏了过去。

    那和尚当即掐人中,按胸口,费了好大的心力,这师兄却仍是不见醒转,正苦无良策,忽然金装法师蹲下身,朝自己徒弟的肥脸上就是几个巴掌,直打得赘肉乱颤,脸上十指鲜红。

    那和尚看得发怔,就只听一声惨嚎,那地上昏厥了的师兄痛呼一声,猛的弹起,喝道:“哪个龟孙子打你佛爷。”

    这一醒就看见了面前俩人,金装法师一脸正然,目视前方,在看那师弟,满脸的错愕,盯着自己,这一看也不消多想,当即,师兄轮圆了巴掌,向着那赘肉不比自己少多少的师弟甩去,啪啪俩声,打的一个是响亮清脆,将本是呆在原地的胖师弟又给打懵了几分。

    “你个龟孙子,今日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以下犯上,对我都敢出手!”胖师兄打了俩巴掌,心中气也消了不少,看那师弟有些回过味来,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喝道:“闭嘴,你可信,在说在赏你几下。”

    金装法师一脸浩然正气,又回到蒲团,盘腿坐好,对俩个徒弟喊道:“你俩个贪吃的货,心志不坚,佛法未成,活该被那妖邪近身,还不速速归位,正待何时!”

    俩个胖和尚都是一惊,回过神来,几不窜到金装法师左右二侧,当时就是一脸肃然,满腔正气,眼观鼻,鼻观心,心念佛,同师傅齐诵无上法经。

    片刻,那师兄睁了眼,面有惧色,挪动蒲团,临近金装法师,凑到法师耳畔小声道:“师傅啊!这屋子真有古怪,刚刚我…;…;”

    “静声!”金装法师低喝一声,道:“魔由心生,清心魔不侵。”

    胖和尚咬了咬牙,也不在多话,当即收敛心神,去除杂念,秉心静气。

    这师徒三人渐入定,不去管那周遭琐屑之事,一心求坲,将那金刚经自口中默诵了有那二十遍,只觉心中安定。

    终于,金刚经在被诵至二十四遍时,远方一声清亮的鸡鸣,打破了这暗无边际的夜色,不多时,就听见四下里有人陆陆续续起床的动静,三个和尚心中一喜,强自镇定,继续口中佛经。

    又诵了多时,有下人端着素食早点进了灵堂,招呼三个和尚享用,吃罢用尽,金装法师叫了下人,前去通报秀才,那秀才前来,见到几个和尚面色有些狐疑与不解。

    只见金装法师拉过秀才,出了灵堂,进了偏间,对他说道:“施主,昨夜我与三个劣徒为小少爷诵法华经,突感佛祖妙音大法,得佛祖真言法经,小少爷本为上天文曲星下界,该有有番作为,但无奈世道不蛊,人心险恶,又有妖邪作祟,我得佛祖法像受音,窥得天机一二,这孩子至落世之前就被邪魔所染,险些胎死腹中,后虽得天护佑,但可惜受气运所限,邪魔作猖,终究无奈,昨夜贫僧劣徒于梦中偶遇令郎,得悉些情由,令公子之事虽有天意所定,但却也有人为藏中,此中事宜需由施主定夺。”

    秀才听了此说,难免狐疑,对金装法师作揖,道:“敢问法师此说何解,其中之事可还有一说。”

    金装法师双掌合十,念了声佛号,道:“施主,贫僧有一说本不该讲,但我佛慈悲,却是不得不讲,我观这宅院中隐隐有股妖煞之气盘踞,虽浊但不恶。”

    话到此,金装法师也就止住了声。

    秀才微愣,话中所示明白,这是处凶宅,在此居住迟早有难,他随即微笑,拱手道:“法师之言,在下定当紧记。”

    金装法师双手合十,不在相劝,道:“谨望施主早日决断。”

    秀才将师徒三人送出府门,三个和尚出了有一里,在林间肠道慢步往回行,那胖师兄问道:“师傅,适才,你与那秀才说了什么?可是那秀才又许了咱些好处?”

    胖师弟道:“想来也是,师傅与那秀才去了偏房,说了那多时,定是得了不少好处,师傅啊!有了这香油钱,这月我等又可增些食材了,说来也怪,我看那秀才手上无力,也无得什么营生手段,府中养了那多的丫鬟,仆人,出手也如此阔绰,真是人各有命。”

    这时,金装法师却是轻轻叹了口气,道:“你这俩个憨货,自鬼门关来回了一趟,竟是还如此不知,今日回了山门,你俩个去藏经阁将那金刚经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抄录百遍。”

    倆个胖和尚一惊,连忙向师傅请教,这一说是何意思,金装法师道:“我观那宅院有妖邪之气,虽不凝聚,却是不散,非是怨灵作祟,也非妖魔潜藏,看不透,在说那秀才,我见他眉心隐约藏了丝杀气,与他气质不同,实属异常,这其中之事我等最是避过,以免沾然因果。”

    “师傅,弟子觉得不可。”那胖师弟觉得有些可惜,道:“依徒弟所看,若是遇到如此美事,师傅您老就应该大显神通,将那妖邪拿住,咱们也可趁此时机叫世人看看咱们的本领,到时那数不尽的香油钱也是滚滚而来,当然,普度众生自是该做。”

    金装法师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罪过,罪过,天作孽尤可活,那自作孽,哎…;…;如今,乱世将至,人心难测,众多邪魔妖秽纷纷出世,我等自顾不暇,唯保清节不污,只得避世隐忍,。”

    三个和尚一路匆匆,返回山寺。

    秀才送走了几个和尚,着下人请了风水师傅,在后山选了个好地处,当日午间便令人请出了幼子的衣冠冢,葬于此。

    时间匆匆,转眼又过俩年,这其中在无异事,夫妻和睦,这夜秀才一家用了晚饭,各自安寝,夜到中时,刘氏又被怪梦自梦中惊醒,刘氏已有俩年未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