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你有愿望没许-第2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美女子聚精会神,瞪直了眼,收了呼吸,仔细听着四下的动静,好一会儿,屋中依旧死寂一片,见没的回应,美女子长叹口气,“你这小耗子也真是无情,奴家在此心塞难痛,有莫大的委屈只想找个人来说上一说,怎耐你这般铁石心肠!”说完,美女子就蜷坐在地,嘤嘤低泣起来,这哭声,听着直让人心头悲起,莫名的伤心也自心间流露了出,让人不由也跟着落泪,要与之放声痛哭。

    老鼠钻在木柱中,心中悲伤,听着美女子的话不由开始滴泪,鼻子一抽一抽,就要发出声来,却猛的听美女子一声尖啸,突的起身,十指瞬间长长,她绝世的容颜也斗然变了模样,那张吹弹可破的面容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白毛,她如灵泉的眼眸在一眨眼间就散发出阴寒可怖的黄光,额上几条似龙笔蛇勾的墨线交错纵横,勾勒出一个扭曲的‘王’字。

    它尖啸一声,张开牙,向那具干尸扑去,只在呼吸间,虎妖就将这具干尸扯了个碎,它先把干尸开膛破肚,把其内五脏六腑挑出,只见这些脏腑都如风干的腊肉,萎缩干瘪,没了半滴液体,几口落下,锋利的尖牙几个开合就把五脏六腑咬碎吞入腹中,它又把四肢扯断,接着咬碎了干尸的头颅,还剩下腹与两条大腿,虎妖就要把脑袋钻入下腹中,忽的有个黑影一下窜出了肠子,带着秽物没头没脑向前逃去。

    虎妖见那黑影窜出,当时就是一声虎啸,几个虎扑,压下躲在碎木屑下的黑影,虎爪一下拍开木屑,露出下面一只黑不溜秋,肮脏不堪,细瘦的老鼠,老鼠就要逃开,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却是拍将下来,把它压住。

    这细瘦老鼠本是钻进干尸腹中,那干尸胃里没了胃酸等液体,自是难不住它,它把五脏各自咬了口,均是苦涩难咽,于是便顺着胃管直钻进大肠中。

    到了污秽之处,细瘦老鼠先把一段肠子咬破,用四肢把秽物清出了场,然后就去咬那大肠,这一口咬下却并非是苦涩的,四下里虽臭的让它头昏眼花,但这肠子却是好的,吃了一口,它却是暗暗叹气,连声称“可惜,可惜,还是慢了些时候,没了精魄,这已经是块坏肉了。”

    它又在肠道中唉声叹气一会,就要自便门钻出,才露出个脑袋,耳中就响起了嘤嘤啼哭声,它只听这哭声心中就莫名难受,想起自己因饥饿吞食了自己鼠崽子之事,又忆起曾被同类夺去的口中之食,这一想,它便在也控制不住,小眼睛微微一抖,几滴泪珠徐徐流了下来。

    细瘦老鼠是忍不住心中悲伤,‘吱’的一声啼哭了出来,只是它这一声轻,但却是被美女子听了去,当时就现了身,要去抓它。

    细瘦老鼠受了惊,本能的把脑袋一缩,回了便门之中,只是还没等它要往上钻去,所藏身之地就被撕烂,扯碎,它又急急忙忙退回便门,想着从便门出去,就这时一颗怪物的脑袋探了进来,来不及钻出便眼,它本能的向前一窜,直接冲出了肠子。

    细瘦老鼠被一掌抓住,它拼命挣扎,吱吱乱叫,在看清抓着它的是只大猫时,被吓得全身一阵抽搐,口中白沫流出,双腿一蹬,鼠脑袋向后一仰,就此不动了。

    虎妖将细瘦老鼠看了遍,发现不是那只老鼠,又看它被自己吓死了,浑身都被污秽之物所染,没了吃它的兴趣,把它扔了,只是没想这老鼠在要落地时打了个圈,四肢稳稳着地,选了个方向,钻进木屑中,几个眨眼便失了踪迹。

    虎妖勃然大怒,喝道:“好个阴险狡诈之徒,竟诈死来糊弄老娘,看我把你揪出来。”

    虎妖面目狰狞,将鼻子深深一吸,四肢着地,跳蹿着到了细瘦老鼠钻入的木屑,仔细嗅着留下的气味,果然让它嗅出了一股臭味。

    虎妖追着臭味,向着墙角爬去,在到了墙角时臭味却是断掉了,就似条线让人给剪掉了般,虎妖嗅来嗅去,将四周围墙壁的闻了个遍,但就是毫无所觉,在那自言自语一番,“奇怪了,怎的就这般没了影,莫说那老鼠还钻到墙里了不成!”

第二十六章 镜中花 水里月() 
第二十六章镜中花水里月

    虎妖猛的瞪大了眼,似被自己的话点醒,笑道:“常听老鼠爱打洞,没想这老鼠穿起墙来也是这般倭铮次野涯忝峭诔隼础!彼蛋眨⒀至吮鞠瘢杖皇且煌钒灼つ频陌谆ⅰ

    只见这白虎将身一转,白尾一甩,带着劲风,一下抽在木墙之上,这

    一下直如铁打的鞭子,将木墙劈出了条深深的豁口,鞭打之处木柱断裂,木屑飞射,一鞭下去,却并未发现老鼠踪迹。

    虎妖把身一转,凑上前去嗅断裂之处,除了一股子木头因湿潮的朽木之气就在没什么异味,虎妖惊疑一声,却没放弃,冷哼了声,“你等鼠辈就只会打洞逃生,却不知我这‘迷魂阵’的厉害,看我把你们给刨出来,定要把你们吸得点滴不存。”

    这边虎妖一鼓作气,誓要将两只老鼠揪出来,且说那两只老鼠此时却是胆战心惊,抖若筛糠,两只老鼠躲在白蚁蛀出的巢穴中,那老鼠埋怨细瘦老鼠道:“你个没把门的,自己要死不打紧,还把我也给害了,似你这害人害己的鼠辈怎没让那母猫给吞了。”

    细瘦老鼠自是不服不愤,提着声回骂道:“你还说嘞,若非你贪生怕死,只顾着自己,那母猫来了你却没义气逃了,我又何尝被它堵在这窝心坑洞里,若给我个半柱香时间,凭我的本事还逃不得了?”

    老鼠耻笑一声,“半柱香,你也不找面镜来瞧瞧你生的是个模样?莫说给你半柱香,就是给你个昼夜,那大猫在外面你就休想出得去。”

    细瘦老鼠“哎呦喂!”一声,喝道:“你个鼠崽子还得劲了,反正是逃不得,看我把你另一支耳也给咬下来,让你做个‘无耳鬼’!”

    说罢,细瘦老鼠将身一扑,窜向老鼠,转眼两只老鼠扭作一团,细瘦老鼠要去嘶咬它的耳朵,那老鼠却比它狠,对着它的鼠颈咬去,细瘦老鼠一痛,失了准,咬在它的眼睛上,两只老鼠翻翻滚滚,撞来撞去,上窜下跳,拼命撕咬,一时间老鼠的吱吱声叫不绝,那在外面抓挠墙壁的虎妖猛的听见后方墙内有响动,急忙调转身形,几个虎扑,悄无声息到了声响处,将耳凑上去一听,果然听见墙后有叫响。

    虎妖以后腿撑地,猛的起身,原地打了个圈,变回美女子模样,巧笑嫣然,一条白毛墨纹尾自屁股后生出,摇了几下,甩了几甩,对着吱吱叫声处猛的一鞭抽下,就这瞬间,木墙被劈开,里面两只缠打在一起的老鼠一下被抽飞了出来,美女子眼疾手快,左右手各向两方虚空抓去,就听得木屑纷飞中几声叽叽的尖叫声,待她将双手收回,只见她手中已各是紧抓着两只老鼠。

    两只老鼠拼命挣扎,那细瘦老鼠被吓得嘶声叫着,“娘娘饶命,娘娘饶命,我有大事相告,妄请娘娘饶我一命。”

    美女子含笑轻说,“你这耗子最是奸诈狡猾,之前就诈死来骗我,所说的话定是违心,相信不得。”

    细瘦老鼠叫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今日所说但有虚言只叫我生生世世做不得人,修不成道,永堕畜牲道。”

    美女子起了好奇心,手上微微松了力气,细瘦老鼠觉得呼吸舒畅,回过神来,不敢懈怠,缓缓讲道:“娘娘,此山间有眼灵泉,据说乃是当年珑氏因长兄被害,将满腔怨气凝成泪水,化作这眼灵泉,这灵泉有魂,有脚,常奔走于四方,有说称若将自己身影映于泉中,便可看见自己将来祸福生死之事,以此可躲灾避难,逢凶化吉,更有一说,若有生灵有幸饮了这泉水只在周始间就能获得神通,脱了凡胎,延年益寿更不在话下。”

    虎妖微微眯眼,将脸一肃,冷声喝道:“你说这事是个人都晓得,这时竟拿此话想来逃得性命,鼠辈,你可是看老娘我是个妇道人家,不知俗事,好欺哄了,你可信我把你个钻墙挖洞的剥皮抽筋,把你魂扣下,让你永生永世脱生不得。”

    细瘦老鼠被吓的心惊胆战,连连告饶,“娘娘饶命,娘娘恕罪,请听小的将话讲完,娘娘有所不知,众人都只知这灵泉传闻,却从未有人亲眼见过,也便对这灵泉之事半信半疑,但小的却是真见过那灵泉。”

    说到这,细瘦老鼠忽的只觉美女子的手猛的一紧,呼吸有些不畅,偷眼去看,只见美女子双目中迸射出耀眼精光,紧紧盯住了自己,它在不敢懈慢,颤抖着声音道:“那年,小的在山中只因为嘴馋,偷饮了老山猿几口泉酒,竟被它们追得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也算小的命大,打洞钻入了一棵桃树中,借着这桃树的茎脉直往地中逃去,小的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的洞,只知在见青天时已是月上中天,小的出了混沌之地,腹中饥饿,便去寻觅食物,就在三棵林中最大的桃树前发现了那眼灵泉。”

    虎妖沉吟片刻,缓缓道:“你说在桃树前看见那灵泉,又怎知那便是珑氏泪水所化的灵泉?”

    细瘦老鼠连忙回答,“娘娘有所不知,世间任一泉水都要有装护壁挡,无论是那大海湖泊,水洼溪流都要有承载之物,但小的见那泉水却非在泥中藏,不被坚石困,只在虚空虚虚浮浮,不上不下,四野也无得何溪流渠道,在那荒郊野外,除那灵泉还是何物?”

    虎妖把话听完,心中大定,有些欢喜,却还有些疑虑,“若你所说是真,为何你不去饮那泉中水,莫非你还有所隐瞒不成?”

    细瘦老鼠心头暗骂一声短命贼,却只得强颜欢笑,把话说了,“娘娘说的是,只怪小的心急把这事忘了,请娘娘恕罪,当时小的本也想上前去看个究竟,只是在那泉边上有头白猿守着,小的也就没敢上去。”

    虎妖听了哼了声,把眼一立,“你倒是好算计,该说不讲,不该讲的又说了大堆,你是想把老娘我引去那泉畔,与那白猿争个两败俱伤,你好来坐渔翁之利,是也不是?”

    细瘦老鼠一惊,急忙辩解叫屈道:“娘娘冤枉小的了,小的一片赤心忠胆,怎敢去哄骗娘娘,小的一条贱命只在娘娘念想间,又怎敢拿命来欺弄,妄请娘娘明目秋查。”

    虎妖一摆手,斥道:“也罢,量你也逃不出本娘娘手心,虽是不杀你,但我也饶不得你,免得你日后将我行踪透漏,惹来无边麻烦。”话毕,也不等细瘦老鼠在要说什么,一口咬掉了它的下半截身子,几口嚼烂吐在地上。

    秀才与老鼠看得心骇不已,正自担忧自身处境,却听得地上传来一声哎呦,哎呦痛呼声,底头去看,只见只剩上半截身子的细瘦老鼠在地上一番折腾,拖着流出体内的肠子与肝脏翻来滚去,哀嚎连连。

    这时,就见美女子转身去了碎尸前,好一番挑挑拣拣,选了那腹下的皮肉,脱下了他的干皮,就干皮把细瘦老鼠缺口裹住,登时,就听细瘦老鼠也不叫了,血也止住了,在地上打了个滚,去看自己伤口,只见断口处竟是与那干皮粘合一处,似自生便长在一处般,在一细察,那便口与排污处也勿自开了通,大小肠道也各归了其位。

    美女子轻轻一笑,更显妩媚,娇声细气的说道:“自今后你就随我,与我同命相生,我若死了你也逃不了。”

    细瘦老鼠垂头丧气,用两肢缓缓爬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