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哔哔读书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你有愿望没许-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蟮脑旎踹酰憔筒幌肴シ直!

    秀才依附的老鼠奋力挣脱,耐何撼之不动,嘶叫道:“不去,不去,你少拿话来诓我,那人我又不是没吃过,有个什么造化,你是想骗我去死!”

    细瘦老鼠道:“这你就不知了,你吃的那些个死人就似块臭肉,惊魄都没了,食之亦无用。”

    老鼠又是一阵剧烈挣扎,不肯听从。

    细瘦老鼠当时一龇牙,发出吱吱怪叫,对着下边老鼠耳朵咬去,将右耳给啃食了个尽,喝道:“你若不陪我去,我现在就咬死你,把你头给吃了。”

    老鼠受痛,挣扎的更加用力,但任是拼尽了气力,也挣脱不开,没片刻,左耳上又传来剧痛,它心中恐惧,连声求饶,答应随细瘦老鼠同去。

    两只老鼠鬼鬼祟祟,先后出了厨房,附在老鼠身体中的秀才暗暗称奇,听这两只耗子讲了那番话,觉得好笑又惊疑,想着莫非世上还真有虎媳妇不成,若是有岂不是个妖怪,这般去了不是予它添肉,他正想入非非间,两只老鼠穿墙过户,在黑暗中潜藏出好远,途中偶见有几个赤身裸体,黑发遮身的男女藏在屋后又或是桃树等后做着交合之事。

    两只老鼠嗅着空气中与这些黑发人迥异的气味,追踪着那气味直向门口走去,在快到门口时,细瘦老鼠猛的停下,鼻尖轻动,疑声道:“不对嘞,那媳妇只是一人,这怎会有三个人味道,这味道中还有酒的气味,那虎媳妇浑身骚臭,定不是她的,想来是别人的,险些误了事。”

    细瘦老鼠又回转过身,在空气中乱嗅一通,片刻后它笑道:“阿…;…;可算让我找到了。”

    两只老鼠重新转了方向,径往西边冲去,没多时,在一间屋前停下,这屋与别家也一般,均由圆木捆绑而成,无门也无窗,就似个密不透风的木箱子,两只老鼠绕着屋子转了圈,在朝向西方之地找到了个被人为挖出的土坑,那坑直通地下,宽有半丈。

    细瘦老鼠一乐,“原以为打洞是咱家的本领,没想这人打起洞来也真是贼得紧。”

    顺着土坑下了去,直钻地下,往下通了半丈远已是漆黑一片,两只老鼠见不到一丝光明,唯靠气味来辨别去路。

    “噗噗”两声,两只老鼠同时撞在一物上,小心靠近,闻了又闻,就听吱吱的叫声,细瘦老鼠高兴道:“咱们到了,来,同我给他开个门。”话罢,两只老鼠各选了个位置,把鼠齿亮出,开始拼命磨起了门。

    黑暗中,渐渐有两道绿光穿出,两道绿光慢慢扩大,缓缓交融,形成一圈似花边的轮廓,有酒盅大小,细瘦老鼠偷眼往里看去,见屋内幽光翠绿,虽明但却不刺眼,一应家具皆全,它环视一圈屋内景象,却没见有半个人影。

    细瘦老鼠将脑袋探入屋中,果真没个人,于是将身一挺,整个钻了进去,后边的老鼠见它钻了进去,心中虽有些惊怕,但又十分好奇,在原地来来回回空自转了几圈,最终也是忍不住,钻了进去。

    两只老鼠先后进了屋,各自寻了个背光掩身之处就地躲藏,好一会儿,听着四下里没的动静,各自互相吱叫几声,又抽动鼻子嗅闻几下,也没的什么人味,这下,两只老鼠胆子就大了起来,光明正大的出了阴暗角落,爬上木桌,将上面五果,苹果、雪梨、香蕉、柑、荔枝、桲仔等都糟蹋了遍,又在屋中乱钻乱咬一通,渐渐没了兴趣,忽见那被蚊帐遮了的床榻,下了桌,直奔那而去。

第二十五章 镜中花 水里月() 
第二十五章镜中花水里月

    两只老鼠沿着蚊帐爬上了床,钻进被窝,在被窝中各自就察觉到了有异物躺在床上,细瘦老鼠把鼻子凑上去嗅了嗅,没的气味,两眼滴溜溜转了圈,张开了嘴,一口咬下,可还是没什么反应,而它这一口咬下,嘴里味道也就知道了。

    它急急松开嘴,‘呸呸呸’连吐数声,叫道:“苦的,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会这般的苦涩,就似那破了的胆汁,药罐中的陈药。”

    另一只老鼠也咬了口,同样龇牙咧嘴,吱吱怪叫,两只老鼠爬出被窝,到了枕边,都不由一愣,只见露在被窝外的枕头上是一颗干瘪,枯瘦,似朽坏了的脑袋,皮包着骨的骷髅头,他双眼远鼓,瞪得如鸡蛋般大,就似两个煎蛋拍在眼眶上,大张双颚,上下三十二颗牙蜡黄如黄玉,看得让人生恶。

    细瘦老鼠怪叫道:“这怎会有个死人头,他都没得两肉了,让我们吃个甚,不行,既是来了怎能错过,看他表面没肉内里指不定还留点,看我进去把他心肝扯出来。”说罢,细瘦老鼠爬上了脑袋,钻进了脑袋大开的口里,顺着喉管进到肚里了。

    外面的老鼠看得心惊胆颤,也爬上干瘪的脑袋,倒转身,四指紧扣着鼻梁,将一条细绳尾巴伸进大张的嘴中,想要探探这嘴有多深,觉得就似个无底洞,它又转过身,四肢依旧紧抓鼻梁,换鼠头探了下去,吱吱叫到,“下面有个什么,可还有能吃的心肝啊!给我也稍点上来”

    没有回应,但当它叫完,就听到似有微微的响动,它以为是下面的老鼠发出的,又吱吱叫了两声,把身子更往下钻去,它的半个身子几乎钻入大口之中,忽然,它重心不稳,身子向前前倾,眼看就要掉了下去,就只觉尾巴一痛,自己悬在了那张嘴中,掉不下也退不出。

    “哎呀呀呀呀!”忽的响起一个刺耳的女子声音,“这只小耗子还真是想不开呢,竟要情愿让人吃了,变做堆粪便。”

    老鼠寻着声音回头一看,在床边站着个巧丽女子,只见她赤条条的一丝不挂,曲线玲珑,肤白貌美,生得是闭月羞花,玉白的手指捏着老鼠的尾巴,将它高高提起,她轻轻笑着,淡眉修细,似画上去的般,两眼微眯,内有星星点点莹光,似灵动的泉,小巧的鼻,如巧匠精雕细琢而成,她的嘴似盛开的桃花,笑意流转,吐气如兰。

    老鼠被这美女子以拇指和食指轻捏住尾,一阵挣扎扭动,却是挣拖不开,惊得它是吱吱急叫,哀嚎连连。

    美女子仔细将老鼠打量了番,看了个遍,轻轻一笑,直似世间最美的风景,“你个小肉球,看来也是不简单,我看你问世也没的几年就有了这灵智,想来是借了别人好运了,如此今日也倒成全了奶奶我。”

    话声一落,就见美女子张开了樱桃小口,露出藏着的一口尖牙与四颗箭刃般的獠牙,那嘴越张越大,两腮直到颊边,开合得整张脸失了美艳不说,竟是比那恶鬼罗刹还要恐怖,她将嘴张得有半尺长,两指夹着鼠尾往上一抛,一口就要接住,岂料老鼠在要坠入美女子口中时竟是慕的离空轻浮,老鼠趁这时机四爪在她鼻梁上一撑,向着一旁跳脱了开,在地上一滚,没头没脑往阴暗处急跑了去。

    原来就在老鼠掉入美女子深渊般的口里时,依附在它身上的秀才也被吓得不轻,本能把手伸出来去挡住她的大嘴,却没想这虚幻的手真就这么挡了下,让老鼠得以逃生。

    美女子一口没把老鼠吞了,气得吼叫一声,一脚踢翻了面前床榻,那具干尸也随被褥等滚落在地,美女子横眉冷目,四下去寻找老鼠,把屋中一干家具都掀翻了,推倒了,可是却依旧看不到老鼠的影子。

    美女子气得呼呼喘气,环顾狼藉一片的屋子,眼珠转了两圈,计上心来,娇笑一声,“喂,小肉球,你就别躲了,我呀看见你了,你快出来吧!”

    片刻,屋中没得一丝半点的动静,美女子又是咯咯娇笑,“哎呦呦,你还躲什么?这屋就这么点大,你不出来想躲到什么时候,你快出来吧,我呀…;…;见你这么可爱又怎么舍得要害你呢,你若出来了,我认你做干儿子怎样?”

    美女子又左右察看四下,见依旧没任何动静,心中也有了些怒火,把脸一沉,厉声喝道:“灰老鼠,我告诉你,此处我已经布下了‘迷魂阵’只有进的路,没有出的道,你就是把地给我挖穿了也休想离开…;…;”她的话音又一转,变得有些轻柔,“阿,我还真是舍不得吃了你,修行这千载,难得遇上个同你一样开了灵智的,你若愿意啊!我俩可结个伴,也免了日后漫长孤寂之苦,双修大道,如此美妙之事可是羡煞旁人呦!”

    美女子竖着耳,聚精会神,仔细听闻着四下的响动,然而,任凭她将嘴皮子磨破,好话恶语说尽,周围依旧是死寂一片,没得半点声音,美女子气得怒喝连连,握着拳,瞪着眼,把屋中家具又翻腾一遍,更是把一些用来藏肉装米食的箱柜徒手扯了个支离破碎。

    美女子边把家具砸烂,扯毁,口中还骂道:“出来,出来,给老娘出来。”

    说来也是命大,这小耗子自摔落在地,也没辨个什么方向,认准一方就慌不择路的跑了去,它这胡乱一跑也当真是遇上了生路,这屋子建造时有个讲究,便是整间屋身皆由木栓与木扣相合而成,如此这般屋子定是不牢,可这些人也算是奇思妙想,他们又在屋子的外面加盖了一层木墙,由藤条与木桩这些固定,就似给这套木屋如人一般在裹了件贴身棉衣,如此,屋子既起到了将日光隔绝的作用,又解决了房屋不牢之处,而这房屋不牢之处也没人在管,久而久之,内部的圆木长期见不到阳光,只阴暗潮湿下一些紧连一处的木头不牢变得更加松弛,渐渐的,越加松动,滋生出一些虫类寄居其内,将大片圆木啃食成空心木,这小老鼠就刚好误打误撞钻入腐朽的圆木之中,躲在木墙之内,避过这一劫。

    美女子气得不轻,她将屋中家具尽数扯烂,也没见老鼠身影,急喘着呼吸,慢慢平静下来,右手食指抵在尖尖的下巴,两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将头回看,望向那具干尸,笑呵呵边走过去,边说道:“呦,小肉球,你就不想知道我相公是怎么变成这样吗?啊,哈哈哈…;…;”大笑着,美女子到了那具面目可憎的干尸前,讲道:“这说来可就长了,我可与你说上一说,前些日子,我让那金氏兄弟给逮了住,逃不得,哎!”说到这,她双手缓缓抚摸在干尸面颊上,面带温柔,“正当我以为要被他们剥皮抽筋,熬骨炖汤,性命步保时,多亏我夫君,他把我给救了。”忽的她俯下身,樱桃小口吻在那大张开口,干朽的上唇上,嘤嘤道:“我夫君真是个好人,他不仅放我归山,还替我医治伤腿,这等大恩我又怎敢忘记,于是,我在养好伤后便化做人样到了他家,想着报答他的大恩,可是,我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有了妻室,然后我便想了个主意,我先余夜间叼了他的一对儿子,吃了他们后,我又趁黎明夜色,把他妻子也诓入山林中,让别的同伴吃了她,这样我就能去报恩了。”

    说到这,美女子又叹息一声,面有凄苦,流下滴泪,哀哀怨怨继续讲着,“可这男人是个死心眼,只守着他那妻儿,不把我看在眼中,哼,就连他那父母也是与他一般,对我横眉冷目,百般刁难,而他既救了我就该受我答谢,让我报恩,没想他只顾寻他妻子,把我冷落,任他父母把我受气,哼,小耗子,你说我如此真心待他他却这般无情无义,我该如何?”

    美女子聚精会神,瞪直了眼,收了呼吸,仔细听着四下的动静,好一会儿,屋中依旧死寂一片,见没的回应,美女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